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勤工俭学帅痞小天师佛x阴阳眼店老板温润八
私设如山,慎入。

关键字 :捡来的男人属性竟然是三无??一八携手打地铺(˶‾᷄ ⁻̫ ‾᷅˵)


十一•失魂落魄(上)

“混了这么久,张同学终于登堂入室,正大光明的住进了齐老板的私宅。”

黄北一口气用两个成语来证明他还是有点文化的。

张启山没爱搭理自说自话的黄北,背着那个受伤的男人进了屋里。

小齐老板断后,拎了两大兜子东西,一兜子消炎药医用纱布绷带,一兜子零食。

把一个需要照顾的伤员放在店里,还是非常容易引来好事(色)之徒的,就像霍老板——

“老八,我给那个受伤的小帅哥煲了一锅老鸭汤。”霍老板在看了伤员一眼之后,就动了暗戳戳的小心思,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煲了锅汤,化了个妆。

张启山横在中间,接过霍老板手里的鸡汤,笑呵呵的道了谢:“霍姐姐真是很感谢,不过他喝不了,我替他喝了吧。”

霍老板哪能这么就善罢甘休,踩着高跟鞋,从齐铁嘴那边绕了过去,拉着捡来的伤员的手,一脸深情。

“她准是想捡个漏。”齐铁嘴在张启山耳边说悄悄话,“看那个小哥长得不错。”

小齐老板吐出的温热气息就在张启山耳边,酥酥痒痒的,张启山早就心猿意马,哪听得进去齐老板的吐槽,就嗯了一声。

“晚上咱们把他搬我家去,不然我怕霍老板生米煮成熟饭。”小齐老板一本正经道,“你也去我家住,我把书房收拾出来,现在还有地热,我跟你打地铺。”

霍老板把伤员的手贴在脸上,小声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的话,你就以身相许吧。”

伤员小哥浓密的睫毛轻轻动了动,好像是不想醒来。

“真挺帅的诶,他是张启山亲戚?”霍老板看人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就走了出去跟张齐二人聊上了。

“是我一表哥。”张启山随便扯了谎应付霍老板。

“还有上次那个笑起来很个小狐狸似的那个男孩子,他也是你表弟吧?”霍老板豪迈的一拍大腿:“你们家基因真好,都是帅哥。”

齐老板无比赞成霍老板这个说法,不过他还是觉得张启山最帅。

不知道齐老板在张家三帅争霸赛中给自己投了一票的张启山听霍老板的话,笑了一会儿,不置可否。

他儿时随老头子回过一次本家,见到的族人,皆有不错的皮相。

不过躺在床上这位的身份,他还真就不知道了,老头子留下的资料都归张日山保管,现在老头子失踪,只能抓紧联系张日山了。

在店里坐了没多久,取东西的黄北也回来了。

齐妈妈给齐老板带了卤好的猪手和自家灌的肉肠,沉甸甸的一大堆。

齐铁嘴大方的分给黄北和霍老板一些,剩下一多半,让张启山拿着等会儿带回家里。

黄北都回来了,张启山动作迅速的收拾好东西,背上伤员小哥,算上齐老板,四人挤了一辆车回家。

也幸亏有黄北帮忙,书房那些死沉的大摆件,也被搬到了齐老板一直想摆的地方。

一切都收拾好了,黄北也回去了,两个人守在那个捡来的伤员床前,又是一筹莫展。

“我刚才联系上张日山了。”张启山神色有些不自然。

“日山怎么说。”

“那个兔崽子骂我脑子被驴踢了,说我多管闲事。”张启山也有点郁闷,他总不能跟小齐老板开着车跑吧?

张家人体质特殊,那个人就是因为受了伤,在自我恢复阶段才会处于这样昏迷状态。

齐铁嘴想了想,问道:“你们张家内部,不和?”

张启山点头又摇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捡他知道的说:“张家人有不同的分支,血统最好,能力最强的是本家,我和日山这支算是旁支,以凶兽穷奇为图腾,这个人是哪支我不太清楚,他的玉佩上雕的是饕餮。”

齐铁嘴感觉他说的特别神奇,又问道:“那他是本家的人吗?”

张启山摇头:“本家的人,图腾不是凶兽,是麒麟。”

床上的人不轻不重的咳了两声,缓缓睁开眼睛。

长得真的挺好看的,小齐老板觉得他的眼睛最好看,特别黑,像深夜。

“我……”那人开口,嗓音沙哑。

“我们开车的时候,你突然冲出来,不小心……刮到了你,就给你带了回来。”齐铁嘴解释道。

张启山倚着墙静静的看着。

那人好像听不明白的样子,眼神里都是迷茫和恐惧。

“你别怕。”齐铁嘴努力的露出最友好的微笑。“你能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吗?”

“张……张淮年。”

齐铁嘴抬头看了眼张启山,张启山摇头,他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那你…家在哪里啊?”齐铁嘴继续问道。

张淮年十分痛苦的样子,抱着头不停的说着我不知道。

张启山把齐铁嘴护在身后。那张淮年虽然情绪失控但是好在没有暴力倾向,缓了下来,又像个傻子一样,目光呆滞。

“要知道就给霍老板了。”齐铁嘴两手把着张启山的肩膀,把头露出来看张淮年。

张启山偏头看他,凑得太近嘴唇擦过齐老板的侧脸,俩人一愣,又迅速分开。

张启山脸皮厚,先开口道:“躲什么,又不能吃了你。”

齐铁嘴瞪了他一眼,让他把那块墨玉玉佩还给张淮年。

张淮年接过玉佩,漆黑的眸子里有了抹神色。

“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再叫我们。”齐铁嘴拉着张启山出了卧室。

张淮年还是呆呆傻傻的样子,独自坐了一会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应该是失魂症。”张启山道,他抱来一床被子,铺在地板上。

“真挺难办的。”齐铁嘴叹了口气,他把灯关了,借着明亮的月光,躺在地铺上。

“明天带店里去,霍老板要是还想照顾他就让她领家照顾。”张启山把棉被忘齐铁嘴那边盖了盖,自己就留了个被角。

“那……也好。我困了,张启山。”小齐老板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了点泪花。

张启山笑着摸了摸小齐老板柔软的黑色短发,低声道:“晚安。”

小老板偷偷红了脸,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