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勤工俭学帅痞小天师佛x阴阳眼店老板温润八
私设如山,慎入。

十一•失魂落魄(下)【完结篇】

“你怎么来了?”齐铁嘴看见背个双肩包进店的张日山,有些惊讶。

话刚说出口,他就有点觉得不妥,听起来像他不欢迎张日山一样,他又补充道:“晚上叫上你哥,咱们出去吃顿好的。”

张日山把包放在沙发上,拿出几张符纸,抽出其中一张显形符烧了。

“我哥让我过来保护你。”张日山笑着说,他没那么好心替张启山藏着掖着,漂亮的眼睛眯起来像个小狐狸。

齐铁嘴心觉不妙,忙问道:“他呢?”

张日山一句话的功夫,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玉缘,像之前一样,非常干净。

“他应该是拿着饕餮玉佩把围过来的脏东西引走了。”

听到这,齐铁嘴瞥了一眼,那装着玉佩的小盒子,果然不见了。

小齐老板唇边还是带着抹笑意,只是眼神变得黯然。

他不是没发现张启山神色的不自然,他只是觉得有张启山在,他是安心的。

是那种无条件的信任。

可张启山……

“不用担心张启山,他皮实呢。”张日山看他没反应,还以为他在担心他哥的安危。

齐铁嘴轻笑,缓缓道:“他以为自己把危险引走了,就是英雄了?”

他倒了一杯热水,放到嘴边吹了吹,苦笑道:“把我蒙在鼓里,是什么意思?”

嫌他知道了会拖后腿碍事,还是他们张家的事就轮不到他外人来管?

那干脆给我打晕了,整个玉缘店他张启山看好哪块玉,他随便拿,何必再拿亲他作幌子,亲他大爷。

齐铁嘴握着杯子的指尖微微发白,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齐老板……”生气了?张日山偷偷瞟他。

“我没事儿。”齐老板摆手,啪的一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觉得自己作了坏事张日山也不敢多说什么,忙拿出练习册,写了起来,他要转学,就要先把成绩追上来。

齐铁嘴去里屋拿了件张启山的薄外套穿在身上,他的外套太厚,不方便行动。

“你要去哪?”张日山忙拦住推门要走的齐铁嘴。

齐铁嘴推开挡住他的男生。

“给你哥收尸。”

他冷冷道。

张日山笑了一声,跟了上去。

认识了齐老板那么久,张日山只以为齐铁嘴是个软软诺诺的斯文男人,守着一家生意清冷的店,他做过最坏的事,大概就是忽悠几个人傻钱多的顾客了吧?

但是今天,齐铁嘴却让他刮目相看。

张日山甚至有点马后炮,他觉得张启山应该选择和齐老板并肩作战。

“给他打电话。”齐铁嘴道。

张日山拨了过去,一阵忙音以后,无人接听。

“没接。”

“那就去找。”齐铁嘴的车中午刚修好,就停在店门口,他等张日山跳上车,一脚油门踩到底,绝尘而去。

张日山手忙脚乱的系好安全带,偷偷抹了一把汗。

这样的齐老板,简直攻到爆啊……



张启山攥着玉佩跑到了一处废弃的工厂,身后被玉佩吸引而来的浩浩荡荡的鬼魂,已经不像最初那样尚有几分灵智。

越来越多异化的恶鬼,对着持有玉佩的张启山发起了攻击。

轻盈锋利的黑金匕首被张启山叼在嘴里,已经划了好几道血痕的掌心甩出一道成串的血珠,逼退了好几个冲上来的恶鬼。

怎么就没学群攻的法术。张启山后悔万分,借力跃上身后废楼一楼半的广告牌子。

沾着血的饕餮玉佩微微的发热,张启山顾不得那么多,只以为是张家的玉佩都对张家人的血液有感应。

一股奇异的力量自左胸口穷奇纹身处升腾而起,张启山眸色又深了几分,低声念出咒语,祭出黄符。

那道黄符就是普普通通的辟鬼符,他曾经用过,只能应付一些普通的鬼魂,但凡是手上沾上献血的恶鬼,就犹如鸡肋。

他本想着用辟鬼符将一些好解决的先解决掉,再逐个击破难缠的。

可是这道符,却带着非比寻常的力量向下方聚集着的群鬼击去。

胸口的穷奇纹身像是活了一样发出低声的虎啸。

灵魂撕裂般的疼痛袭来,张启山硬撑着吐出一口鲜血,沉沉的昏了过去。

聚集着的群鬼瞬间被金光打碎,化成一股浓浓的黑色雾气朝张启山飞去。

墨玉雕刻的饕餮玉佩化出黑色的饕餮实体,贪婪的吸收着鬼气,穷奇的半透明幻影从张启山身体中显现出来,踏在张启山的胸膛上凶悍的撕咬着延绵的黑气,阻止饕餮去吸收。

一时之间,竟僵持不下。

渐渐具有实体的饕餮,占据了上风,断了鬼气竟然续上了。

“他在那!!”张日山喊了一句,一连祭出好几道符咒和法器,他顾不得什么,就是一齐向饕餮招呼着。

齐铁嘴趁着饕餮被暂时牵制住,拼命的跑向张启山。

半透明的穷奇冲着齐铁嘴一阵嗥叫,见他过去,张着血喷大口,竟给齐铁嘴生生扑到在地,就要冲着小老板干净白皙的脖颈咬去。

齐铁嘴急中生智扯掉颈上戴着的穷奇玉佩,那凶兽竟真的放开他,去逐那枚玉佩。

张日山见此松了一口气,却被饕餮狠狠一撞,也是飞出去好远,直到撞上墙柱,才停下。

张日山痛出一身冷汗,巨大的疼痛让他维持着神志,他看着借着穷奇玉佩的半透明穷奇渐渐化出实体,低嗥着冲向饕餮。

“张启山,你醒醒。”齐铁嘴不顾被穷奇扑倒时的擦伤,跪在昏迷的张启山身边不住唤他姓名。

“你醒了,给你涨工资。”小齐老板说了一句他很少说的俏皮话,说着说着竟然带了点哭腔,“我不逼你考好大学了,给你花点钱,随便读个大学就好,你也不怕失业对吧,在我这总能找到工作的。”

张启山还是一动不动,连呼吸也渐渐微弱。

穷奇被饕餮踩在脚下,黑色的巨大翅膀不甘的扇动着。

“张启山,你他妈的不是最厉害的吗?想当英雄我同意了吗?”齐铁嘴突然失控,狠狠的对着双目紧闭的张启山砸去,却在堪堪触碰到张启山时,收住了手。

他心里恨的咬牙切齿,却不忍心打下去。

穷奇修长有力的尾巴缠上饕餮,偏头狠狠的咬住饕餮的一只前爪。

饕餮吃痛,不得不退后一步,穷奇凌空而起,扑倒饕餮,对准它的颈动脉,狠狠的咬了下去。

饕餮扑腾了两下,带着不甘,化成紫色的光退回玉佩中去,那玉佩却突然碎成两半,继而四分五裂。

穷奇亦是遍体鳞伤,发出一声长啸,化成一道金光闪现,退回到了张启山体内。

张启山咳了一声,呼吸急促起来,渐渐恢复平稳。

张日山哎呦了一声,有气无力道:“小老板,快打120。”



齐铁嘴身上的擦伤不重,眼看着张启山和张日山都被推进了手术室。

张启山一直在昏迷,张日山倒是躺了两天后又生龙活虎。

“我哥应该是体内的穷奇之魂突然被唤醒,身体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就自我调整了。”
张日山啃了一口苹果,不太新鲜。

“穷奇之魂?”齐铁嘴问道。

他重新把那块穷奇玉佩带在身上,不过他摘下眼镜看过,玉佩上再也没有萦绕不绝的灵气了,就像是普通的一块玉。

“老头子不想让我告诉张启山,他只是说如果他失踪了,就让张启山把玉佩卖了,像个普通人那样,过完一生。”张日山道:“他却必须要跟我说,让我留心着张启山身上的异状,我以为穷奇之魂永远都不会醒来了。所以就没怎么关注他,因为那也只是个传说啊。”

听了张日山断断续续的讲述,齐铁嘴渐渐理清了一些事情。

张家作为一个神秘的家族,纵使是身为族人的张日山也只窥得冰山一角。他说,每一分支,都有属于自己的图腾,每个分支,也会有相应的孩子,体内有强大的力量。这样的孩子生下来就被视作不祥,会被本家带走,作为献祭。

张启山的纹身是生下来就有的。张启山父母为了保护他身亡,老头子是他们那支被逐出张家的人,他偷偷带走了张启山,过了一年又抱回来了张日山。

带走张启山是受张启山父母所托,而张日山,只是他捡来的一个弃婴。

老头子从小训练他们二人,也不避讳他们张家的身份,因为所有人都以为那个身负穷奇之魂的孩子,跟他父母一起,一命呜呼了。

除了张日山和老头子。

老头子一年前匆忙走了,临走时,担心张启山身份暴露,对他说如果他没回来,就让张启山卖掉玉佩,没有玉佩,穷奇之魂是死也不会被唤醒的,那么本家的人,更不会想要追回这个本应该被献祭的人。

张日山道:“穷奇之魂力量强大,若能加以利用,是好事。”只是不知道张启山什么时候会醒来。

他继续道:“本家这几年在内斗,自顾不暇,应该不会有人会在意张启山了。那张淮年,应该是和张启山一样处境的人,只不过他的饕餮之魂不知道被谁分割出来,放在了玉佩里,失去张淮年灵魂支撑的饕餮之魂,自然要吸取鬼魂之力。只不过饕餮生性贪婪,若是放任下去,必有大祸。”

齐铁嘴的世界观被张日山这段话打的碎成渣。

“那该怎么办?”齐铁嘴目光又回到张启山俊朗的眉目上,他就这么静静的躺着,真的像个带着青涩的学生。

张日山叹了一口气,道:“我前天联系上老头子了,他在一个朋友那里养了半年伤,现在好差不多了,在往这赶。估计只有他,才能教会张启山怎么控制好穷奇之魂的力量吧。”

原来是要离开。

齐铁嘴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指努力的描摹着张启山的五官。

张日山默默的退了出去,带上房门。

第二天,张日山带着张淮年和依旧昏迷的张启山跟一个戴着墨镜的羊胡子老头走了。

齐铁嘴托了解九的关系给张启山办了休学,玉缘店又变成只有他一个人。

小齐老板拿出库房里积灰的小黑板,写上了招聘两个字,又烦躁的擦掉。

算了,反正生意也不好,自己也能应付。

齐铁嘴把黑板重新扔了回去。

天色渐晚,春色已经悄悄的将满城的枝桠染绿,放学的高中生们嬉笑着打破黄昏的沉寂,带来的是春天的生机与活力。



第一卷•缘起玉缘(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be,是第一卷完结啦,撒花*・゜゚・*:.。..。.:*・'(*゚▽゚*)'・*:.。. .。.:*・゜゚・*
让张启山先练练,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他就可以被人正大光明的叫佛爷啦,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一八这么萌,再肝五百年也不会讨厌呀。

下面进行有奖竞猜环节,几年后张启山回来的时候,职业是什么。
A 警察(张警官啊,大盖帽啊,名正言顺的保护齐老板神马的)
B 混混 (不好好学习哪有好工作?当个小混混,三天两头的去找小老板收保护费,再劫色!)
C 明星(张影帝长得帅演技又好,关键打戏不用找替身呐)
D 老板 (玉缘店旁边新开了一家店,老板竟然是张启山,打工仔变老板,而且还朝夕相处。)




评论(2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