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特殊案件调查组小警帽佛X阴阳眼温润店老板八

私设如山,慎入

二•佳人卿卿(下)

吃人嘴短。

张启山撂下筷子,看着正在慢条斯理擦嘴的商铭,眼神里也少了几分戒备。

齐铁嘴揉着肚子,给客人们倒着果汁,霍锦惜只摆手说实在是下不去。

只有桌下的虎斑猫和桌上的沐雨头也不抬的扫荡着余下的饭菜。

张启山早抱着胳膊等着他俩吃完好收拾碗筷了。

沐雨吃下最后一块牛肉,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张启山悠悠道:“吃完赶紧走吧,没有夜宵了。”

少年瞪了他一眼,起身绕到齐铁嘴面前,单独跟齐铁嘴道了再见,还冲着主厨商铭投以友好的微笑。

齐铁嘴塞了两条巧克力给他,又亲自给他送到门口,让他路上小心。

沐雨软软萌萌的说了声好。齐老板是他最喜欢的人类,哪都好,就是眼光不太好,张启山有什么好的……

埋头吃的虎斑猫闻声抬起头,肥胖的猫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喵呜一声,飞快的冲了出去。

沐雨还是三年前十六七岁少年人的模样,只是张扬的红色短发染成了沉郁的黑色。

虎斑猫在十米开外悄悄的的跟着,路过一处阴暗的角落,化成一个身型高大的英挺男子,不紧不慢的走着。

少年左拐右拐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从一家诊所的广告牌后拿出了一个行李箱。

黄北在夜里视力极好,远远看着沐雨拉着坏了一个轱辘的行李箱,一边走一边哼着歌。
 
A市最近几年发展很快,等夜色渐深,华灯便将城市点亮,宛若仙境。年轻的男子拉着吱啦作响的行李箱走了好久,终于驻足在一处高档小区的门口。
 
凌傲庄园。
 
沐雨垂下晶晶亮亮的眼眸,若有所思,他算过,在房价不涨的情况下,只要在特殊案件调查组干两百年,他就可以在这个小区里,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单身公寓。
 
有遛弯晚归的住户,看见小区门口站着个单纯无害的少年,以为他忘带了门卡,热心的招呼道:“忘带钥匙了吧!进来吧!”
 
沐雨一愣,连忙道谢,提着行李箱跟了进来。

还需要门卡?黄北皱了皱眉头,只好跟着一帮跳完广场舞回来的大妈一起,混了进去。
 
凌傲庄园是A市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小区里基础设施齐全,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中心广场中的那眼活泉,开发商别出心裁的引出泉水,建成一湾悠长清溪,添百尾小鱼于其中,取名流觞曲水,以附庸风雅,供业主观赏。
 
在溪畔的长椅坐到月上中天,等最后一个住户也回了家,沐雨放下箱子,四下望了望,修长白皙的手移至领口,迫不及待的解下了第一颗纽扣。
 
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
 
沐雨细心的把脱下的衣服叠好放在长椅上,勾着唇笑的邪气十足。
 
黑发的少年在月色下一丝不挂,流畅的肌肉线条把人显得又修长又有活力,几阵夜风吹过,他竟不觉得冷,一道火红色的光闪过,流觞曲水飞溅起水花,他消失了。
 
流觞曲水的水声潺潺,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悦耳祥和,黄北好奇的走过去,看到水中的景象,不禁莞尔。
 
水中的小红鱼潜到池底,匆忙中被吃进口中的那几条小鱼噎得直翻白眼。

终于回到了水里,矫健的小奶鱼连翻了好几个跟头,张着嘴肆无忌惮的吃着流觞曲水里供人观赏的小鱼。
 
生长在泉水里的鱼,对于他来说,自然是像餐后的甜点般,怎么吃也不够。
 
天际露出鱼肚白,撒够欢了的小奶鱼,两只金色的鱼鳍,扒着岸边,看到岸边黄北魁梧的身型,两眼一翻白,竟是跌回了水里。

黄北蹲下身捞起翻白的小红鱼,放到长椅上衣服堆里,缓过劲来的沐雨害羞的把自己埋了进去。

我的天呐,竟然让这只臭老虎看到本王这副样子!

成何体统!
 
最后黄北仗着身高优势,提溜着沐雨的后脖领子,替他拉着行李箱,笑盈盈的跟着早起晨练的大爷,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凌傲庄园。

黄北带着他到了一家早餐店,他是吃了一晚上,黄北可是滴水未进。

“你不是把兽印带回去了吗?”黄北问道。

“我出来找兽印的时候,我四弟打动了政变,四弟就是沐雷。”沐雨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搅着放了挺多糖的豆浆,继续道:“我回去以后,发现沐雷的人都在追杀我,就去齐老板那里避了一些时日。”

黄北趁着他说话,飞快的吃了两个包子,“后来呢?你怎么又回去了?”

“后来沐雪求情,沐雷答应她我回去之后封个王位给我,刚开始还会有沐雷的人看着我,后来就没人管我了。”沐雨道。

黄北大手揉了揉小奶鱼的黑色短发,颇有些感慨:“那条黑漆漆的鱼可能是发现你真的对他的统治没有威胁了,索性都不派人盯着你了。”

沐雨咬了一口油条,有点腻,刚想吐出来,就被黄北突然严肃的目光吓得咽了下去。他继续说:“后来人类要建立特殊案件调查组,用来制裁一些作恶的妖怪,沐雷不知道从哪争取了一个名额,就打发我过来了。”

黄北点头道:“眼不见心为净,沐雷那条小黑鱼挺讨厌的。”

沐雨被黄北的风凉话气的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

鱼落平阳被虎欺!气煞本王!高贵的小奶鱼愤然地把豆浆一干而尽。




张启山早起去局里呆了小半天,沐雨在补觉,时怀婵又是个不好相处的,逗了会儿秦川,又跑到玉缘去打杂。

“霍老板呢?她的猫怎么放这了?”张启山一进店,险些没踩到那只白胖的波斯猫。

齐铁嘴在看着电视,目不转睛的说:“霍老板出门了,瞳瞳放我这养两天。”

“原来是这样……”张启山把瞳瞳抱在怀里,波斯猫的毛软软的,摸起来是比咪咪舒服。“她怎么不去宠物店寄养,商老板多专业。”

“她不太好意思吧。”齐铁嘴说,“她从商铭那买这只猫的时候,商铭就象征性的收了她点钱。”

齐铁嘴坐的端正,看着电视上的文物鉴赏节目,张启山一只手抱着猫,腆着一张脸凑过去,道:“哟呵,老板你看,这幅画上的猫像不像它。”
 
“它有名字,叫瞳瞳。”齐铁嘴开口道。
 
波斯猫也跟着响应一般,喵喵的声讨了张启山两声。
 
“对,叫瞳瞳,霹雳无敌巨帅猫瞳瞳。”张启山笑道,电视上那幅古画上一个清代贵妃怀里抱着一只异瞳的波斯猫,端庄的有些古板。
 
看了没多大会儿,张启山就看不下去这种无聊的纪录片了,手也不闲着的对齐铁嘴动手动脚。
 
摸摸肩膀又摸摸腰,眼看着就要伸进衣服里。就被进来一个牵着导盲犬的年轻女人打断。
 
“安小姐。”齐铁嘴起身打了声招呼。
 
安小姐循着声音的方向点了点头,张启山这才看清她的长相。
 
未施粉黛却足够清丽,就像是电视上古画里的贵妃,透着一股子沉静典雅。

安小姐穿着灰色毛衣外套和牛仔裤,算是穿的多的了,张启山看着她脸色苍白,体贴的关上了店门。
 
“齐老板,帮我清洗一下这个摆件,之前被瞳瞳弄到了沙发下面,落了不少灰,前几天才被它叼出来。”
 
齐铁嘴觉得挺巧的,没想到这只导盲犬也叫瞳瞳。

店里有专门的超声波清洗设备,齐铁嘴把巴掌大的貔貅摆件放了进去,耐心的等着。
 
张启山放下从安老师进门就不安分的瞳瞳,凑到齐铁嘴身边“偷师学艺”,瞳瞳一被放下,就窜到了安小姐身边,喵呜喵呜低低地叫着。
 
“安小姐别害怕,那是邻居寄养在店里的猫,好像很喜欢你。”齐铁嘴道。
 
安小姐说了个好字,弯下身摸索着找瞳瞳,波斯猫轻巧一跃,跳到了她的怀里。
 
“坐吧,还得等一会呢。”
 
张启山给安老师倒了一杯温水,抱着胳膊看着一人一猫相处的融洽。
 
“你是新来的伙计?”安小姐问。
 
张启山摇头后他才意识到对面那个人看不见,清了清嗓子声道:“是齐老板的朋友。”男朋友,登堂入室那种。
 
“齐老板人不错……”安老师想了想,发现没什么好形容的,只好继续道:“斯斯文文的……不过现在的小姑娘不就喜欢这种型的吗。”
 
张启山哈哈哈一笑,打趣道:“难道我这种类型不是最受欢迎的?”
 
安小姐低头摸了摸瞳瞳背上的软毛,道:“听声音就知道你很帅。”
 
齐铁嘴皱着眉头把清洗好的玉貔貅递给安小姐,将两人之前的话听个囫囵,什么乱七八糟的。
 
安小姐重新牵回导盲犬,离开了,张启山眸色渐深,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对瞳瞳招了招手:“瞳瞳过来。”
 
波斯猫目送着一人一犬走远,迈着小短腿跑向张启山。
 
张启山弯腰把它抱起来,低声说:“她瞎了,过了这么久,你还能认出她。”
 
波斯猫咬了咬张启山的袖口,露出尖锐的牙齿。
 
晚饭是张启山出去买的炒菜,应齐老板要求,还给瞳瞳带了一份干炸小黄鱼。
 
“先给胖瞳瞳一条干炸小黄鱼。”齐铁嘴夹了一条小黄鱼,屋里屋外的找那只白色波斯猫。
 
上下走了两圈,齐铁嘴心就开始凉上了,不会是丢了吧?!
 
“卧槽,张启山,瞳瞳好像跑了。”
 
张启山慢条斯理的夹了一条干炸小黄鱼咬了一口,等咽下去才回他的话:“没事,它会回来的。”
 
齐铁嘴看张启山那波澜不惊的表情,心想也是,猫都聪明着呢。
 
可这么一等,瞳瞳再回来,就是两天之后。
 
齐铁嘴早起倒垃圾,店旁边的垃圾堆里,趴着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猫,依稀还能看出是个白毛的,不过也是有出气没进气了。
 
他突发奇想,不会是瞳瞳吧?
 
齐铁嘴把流浪猫翻过来,饶是刚见识过不少怪物的他,也是一惊。
 
波斯猫漂亮的异色双瞳被生生剜掉,两道血痕淌过猫脸,已经结成血痂。
 
齐铁嘴顾不得脏乱,把瞳瞳护在怀里就往隔壁宠物店里跑,商铭不是兽医吗,找他来救瞳瞳,

 
商铭轻轻的把瞳瞳身上的血污清理了一遍,“你帮我把工具箱拿来。”商铭给瞳瞳注射完一针麻醉剂,抬眼对齐铁嘴说。
 
目送着齐铁嘴赶跑着去找工具箱,商铭收好了针,轻轻抚了抚瞳瞳颤抖的身体,道:“百年道行换一双眼睛,疼也挺着。”
 
齐铁嘴费老大劲在角落里找到了那个工具箱,等他回到二楼简易的手术室时,商铭已经在洗手了。
 
“结束了?”齐铁嘴有点不敢相信。
 
“嗯,你自己去看。”商铭友善的笑了笑。
 
那只胖猫,静静的躺在那里,小肚皮均匀的起落着。
 
“瞳瞳那么漂亮的眼睛,真可惜,瞎了。”齐铁嘴挺难过,“老霍回来一定会生气。”
 
商铭打断道:“它眼睛好着呢。”
 
齐铁嘴轻轻用手扒开瞳瞳的眼皮,不敢相信漂亮的眼睛好好的在那里。
 
齐铁嘴再傻也看出了门道,哪有剜掉的眼睛自己长好的啊,他把眼镜摘了下去,看了眼瞳瞳,又看了眼商铭。

他什么也没看出来。

这可真是奇怪了。
 
瞳瞳是个成了精的。不过眼下,百年的功力废了,也就是个普通的猫咪,齐老板哪里能看得出来。
 
商铭不动声色的想。

齐铁嘴道了谢,抱着猫回了店里,张启山正要上班,一身警服穿的笔挺有型。

小齐老板把刚才的事儿都跟张启山描述了一遍。

张启山掌心运起一丝灵力,向瞳瞳探去。半晌道:“它应该是用道行换了眼睛,挺稀奇的,我抓到过一只抢夺别人手臂来弥补自己断臂的妖怪,正常妖怪的想法都会是抢,因为修为对它们来说真的特别珍贵。”
 
而且瞳瞳这么着急恢复,也是因为霍锦惜大概要回来了。
 
“看着主人快乐,也是宠物最大的心愿吧?”张启山看着瞳瞳,无奈道。

“齐老板,今天有案子,晚上可能不回去了!”张启山走之前突然说道。
 

白色的警车在开过两旁栽着法国梧桐的街道,鸣了警笛,停靠在一旁。
 
安小姐牵着她的导盲犬,慢慢的走在人行道上。
 
张启山放下车窗,“安小姐今天气色不错。”
 
女人大概能猜出张启山的性格,她盈盈一笑,问道:“齐老板的朋友?有什么事吗?”
 
“你的眼睛,很漂亮。”张启山下了车,在旁人看来像是在泡妞的小警官。
 
安小姐垂下无神的眸子,苦笑:“可惜看不见。”
 
张启山绅士的伸出手,邀请道:“上车。”
 
瞳瞳不安的狂吠,安小姐摸了摸它的头,它低低吼着,发出恐吓张启山的声音。
 
张启山把瞳瞳放到后座,牵着安老师,安排她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车子重新启动,道路两旁的景色飞快的掠过。
 
“瞳瞳的眼睛归你了,不要再偷普通人的眼睛了。”张启山开门见山。
 
安小姐忽然笑了,她转头对着商辞,本来暗淡无光的黑色眼珠忽然变成了蓝黄二色异瞳,就像瞳瞳那双漂亮的眼睛一样。
 
“竟然被你发现了?一定是那个畜生偷偷跑回去找你了吧?”安小姐幽幽道,“你放心,这双眼睛好用得很,我不会再想用普通人的眼睛了。”
 
 
张启山觉得这个女人有些恶心,他问道:“怎么会这样?”
 
安小姐恨的咬牙切齿,她的指甲突然变长,长到划破了坐垫,她说:“都是那个负心人送的东西,没杀掉它算是本宫仁慈了。”
 
张启山心疼警车的坐垫,心里不免吐槽道:修炼了三百年的老僵尸,在这谈仁慈?

这一路向南,开了快一夜。
 
天际渐渐泛白,半弯月牙还隐隐约约的挂在天上,公路牌显示他们已经到了临省。
 
“没杀你,算是我仁慈。”张启山把安小姐的话还给她,又补充道:“你可以带着你的狗下车了,再出现A市,我可以让你再死一次。”
 
“我叫安卿卿。”安小姐恢复了柔柔弱弱的样子下了车,自言自语,异色的双瞳显得她更加的妖异。“十五岁进宫,十六岁被封为安常在,皇上赏了很多的珠宝首饰还有一只波斯猫。”
 
张启山跟在她身后,静静的听着。
 
“我不喜欢猫,不喜欢它们夜里蓝幽幽的眼睛,这只更可怕,可是它是皇上赐给我的,我需得好好的养着……后来,我失了宠,都怪那个畜生,一定是它天生不祥。”
安卿卿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
 
“不怪瞳瞳,你不小心摔倒,小产了,孩子没了,再也无法怀孕,导致你后来的失宠。”张启山打断她。这是文物鉴赏节目解析那幅画时说的。
 
“对,还要怪那个负心汉,听信那帮贱人的话!”
 
“三尺白绫,安妃命陨。”张启山说出文物鉴赏节目中,那幅画背后故事的最后一句话。他绅士的补充道,“还请卿卿遵守承诺。”
 
白色的警车绝尘而去,剩下一人一犬沿着公路,缓缓的走着。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