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无责任番外•张家有女(二)


“你当真看见张绮珊那死丫头跟一个男的抱在一起?”听到这个消息,三小姐张绮虹被宴会搞坏的心情,立马好了起来。

看见张启山和齐铁嘴抱在一起的丫鬟银耳信誓旦旦的说:“绝对是真的,虽然离得不近,但是二小姐院前的灯笼明亮得很,冲出来和她抱在一起的就是个男子。”

张绮虹杏眼微眯,露出几分奸诈的神色,让丫鬟银耳先退下,又提醒她不要忘记散布一下二小姐私会男子这个丑闻。

“可是三小姐,奴婢传二小姐的不好,会不会被她记恨?”银耳壮着胆子问道。

张绮虹摆摆手,安慰她道:“怕什么,你亲眼看到的,又不是捏造。”就算这事儿是假的,父亲大人要惩罚散布谣言的人,她撑死了算是一个管教不严的罪,而张绮珊的清誉,怕是再也没有了。

银耳毕竟是个丫鬟,丫鬟的命在张绮虹看来,倒不如她后院养的小猫小狗。

她兴致勃勃的去找她母亲,二夫人柳如清分享张绮珊的把柄。

柳如清是个颇有城府的人,她不如大夫人娘家有权,也不如三夫人娘家有钱,相貌才艺更不如四夫人,她就是个七品小官的女儿,却在张家有着一席之地。

“你找那张绮珊的麻烦做甚?”柳如清十分理智,她说:“一个不成器,相貌才艺都不入流的贱丫头,你不必把她放在眼里,徒添烦恼。”

张绮虹十分委屈的跟她娘亲说了今天发生在宴会上的事儿,柳如清脸色忽变,心里顿生一计。

……

第二天一早,张启山起的早一些,在院里打了井水洗漱,听见院外有几个丫鬟在闲聊。

“城里新开了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店,质量好不说,价格还便宜。”一个丫鬟说,声调扬的高高的。

“还有一家金店卖的首饰也不错,就是我家大小姐,也想偷偷出去看一看呢。”另一个丫鬟答道。

“哎呀,偷跑出去没事儿嘛?”

“没事儿,哪个小姐没偷偷溜出去过,成天在家闷着多无聊啊。”

张启山打开院门,面无表情的把盆里的水倒掉,还不小心溅了一些在那俩大声说话的丫鬟身上。

两个丫鬟脸色一变,吓得马上转头就跑,其中一个还跑掉了钱袋。

张启山把沉甸甸的钱袋捡起来,喊了一嗓子:“同学你钱包掉了!”

那还有那两个丫鬟的影子,张启山献宝似的把钱袋拿给了齐铁嘴。

齐铁嘴打开钱袋,里面有大半袋碎银子。“一个丫鬟能有这么多钱?”

“反正我要是有这么多钱就不当丫鬟了。”夏夏插嘴,“我就买个店面,卖臭豆腐,卖桂花糕也行,还有烤猪蹄,牛肉饼……”

齐铁嘴吞了吞口水,咬了一口有点凉掉的馒头,他们在吃早饭,早饭只有馒头,没有咸菜。

看着可怜巴巴齐铁嘴,张启山一拍桌子,豪气道:“咱们收拾收拾,出去吃好吃的!”

就算其中有诈,那又何妨?

“好耶!”齐铁嘴和夏夏纷纷拍手,张启山简直太酷了。

“不过……”张启山拖长声音,傲娇说:“去你的房间给我拿套你的衣服,本小姐需乔装打扮一番。”

“我觉得你穿上女装才是乔装打扮。”齐铁嘴吐槽道。

“快去!本小姐这么美!万一被人调戏怎么办!”张启山掐着腰,故作娇憨的模样惨不忍睹。

齐铁嘴捂着耳朵跑去拿衣服,还好张启山是个男人。

张启山很酷,但张绮珊简直太可怕了……

偷偷在张绮珊院落盯梢的两个下人,看见大摇大摆出门的三个人,分别朝不同的方向跑掉,一个跑向大夫人住处,一个则向二夫人报备。

柳如清千算万算,没算到张绮珊能这么快就中计,偷跑出门,张家家风甚严,用着来历不明的银钱未经允许偷跑出家门,已经是要跪祠堂的责罚了,何况,她还在路上给她添了点惊喜。

话分两头,大夫人正和大小姐张绮玉在一处,昨天晚上宴会结束后,两人发觉与世无争的丑丫头竟然是张绮玉有力的竞争对手,不能善罢甘休的两人,干脆派人去监视。

张绮玉小脸上还有红痕,拿着丝绢虚虚掩着,徐夫人出身高贵,自己女儿受欺负,哪忍得下这口气,心里早就盘算着怎么把张绮珊偷跑出门的事儿闹大。


“启山,这个好吃!”齐铁嘴把咬了一口的芋头蛋黄酥递到张启山嘴边。

张启山一口吃完了剩下的半块,点点头,道:“真挺好吃的。”

夏夏看着他俩一本正经的夸赞,不禁翻了个白眼,道:“二少爷,你怎么跟齐八一样土,比这芋头蛋黄酥好吃的东西多着呢……”

张启山知道夏夏有些咬字不清,她把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夏夏在骂他。

二少爷,你怎么跟几把一样?

_(´ཀ`」 ∠)_

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的张启山倒出两块碎银子给夏夏,让她自己去买吃的,找到他们就一起回去,找不到他们就自己回去。

总之就是打发高瓦电灯泡的节奏。

“齐八要保护好二小……少爷哦,嘻嘻。”夏夏跳着走开了,这条街她熟的很,自己逛才好呢。

“好嘞,几把一定会保护好二少爷的。”齐铁嘴憋着笑说。

“有什么好高兴的,被人叫几把很爽?”张启山挑眉,终于换回男装的他神色张扬,抱着手臂的样子,像个年轻的英俊侠客。

齐铁嘴啧啧两声,道:“张启山你傲娇个啥?”

张启山哼了一声,继续跟齐铁嘴在集市上逛着。

京城的集市非常热闹,几条主干道路也是青砖铺的,两边有许多摊子,卖着些小玩意。

“咱们离家出走吧?”安分了二十多年的小齐老板忽然道。

张启山摇头,道:“张府有能让我们回去的线索,难不成你想在这里过一辈子?”

齐铁嘴眼睛一亮,忙问:“什么线索?”

张启山道:“张绮珊手书中,说她母亲的死十分蹊跷,虽然郎中说是突发心疾而亡,但是他从小跟他母亲在一起,深知他母亲并无心疾。”

齐铁嘴恍然大悟:“我们把他母亲死亡的真相调查出来,将凶手绳之以法就可以了呗?”

张启山颔首,道:“我是这么想的——小心!”

集市中疾驰的骏马一连撞飞了好几个小摊,径直就朝路中央站着的齐铁嘴冲去,张启山动作极快,揽住齐铁嘴,借力踢了一脚马腿,轻松跃到一边。

马吃痛,发出一声嘶鸣,马上骑着的年轻男子险些被甩了出去。

“好大胆子!敢踢青风!”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骑装,五官深刻,看上去比昨日宴会上那帮男人,都要硬气坚毅。

一旁有几个老街坊低声探讨,这两个男人惹恼了当朝的五皇子,估计是不得好死。

张启山让齐铁嘴在一旁等他,自己则不紧不慢的走到马前,道:“是在下踢的。”

金骁上下打量着眼前穿着粗布衣裳的高大男子,冷然道:“该当何罪?”

张启山抬头看着他,道:“为了救人,无罪。”

金骁眸中划过一丝杀意,转念一想自己回京,是为了夺嫡,大庭广众之下,把这人杀了,倒显得暴虐。

“你叫什么名字?”金骁忽然笑了,“身手不错。”

张启山心道出来混千万不能掉马甲,于是说:“张府,张绮珊。”

金骁想起来当朝的吏部尚书家是京城里唯一一家姓张的大户,他家是有一独子,原来是他。

“本皇子记住了,你走吧。”

张启山跟个没事人似的回去找齐铁嘴,齐铁嘴可没那么好的心理素质,这人治的社会简直太可怕,他跟张启山说:“咱们还是赶紧把任务完成,回去得了。”

金骁骑着青风跑远,回头再看的时候,匆匆瞥见齐铁嘴那张无比熟悉的脸。

那不是老八吗?!

他不在自己的封地好好待着,也跑回京城参与夺嫡?

那个张府的张启山和他又是什么关系?难道吏部尚书和八皇子已经暗中勾结?

金骁心中疑云重重,回府后又派人备些厚礼,准备这两天去张府拜会一下那个吏部尚书。

据说张府四个千金皆待字闺中……若和张府结成亲家,那么他八弟再拉拢张府的少爷,也无济于事了。


“吃饱了吗?”张启山问道,又指了指前面卖糖葫芦的小贩,“你要吃那个吗?”

齐铁嘴早就吃不下了,他摆手说不要吃了,但是他想带点东西回张府,囤着慢慢吃。

张启山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又回去买了两斤芋头酥,桂花糕,连新出锅的牛肉包子,都买了十个回去。

“钱还剩一多半……”齐铁嘴掂了掂钱袋,又递给张启山。

张启山把钱袋收好,把齐铁嘴护在怀里,压低声道:“有人跟踪我们。”

齐铁嘴侧过头看张启山,自信道:“是你的好姐妹捣的鬼吧。”

“是啊,终于来了……”张启山勾唇轻笑,牵着齐铁嘴东拐西拐进了巷子。

伪装成寻常百姓的打手们离了闹市,纷纷掏出自己的武器,见张启山二人跑进了死胡同,为首的那个男人一脸刀疤,拿着一把钢刀,身型魁梧不输于黄北。

“小妞,别逃了,让爷们儿几个先爽爽?”刀疤男对着齐铁嘴道,这张家的二小姐长得细皮嫩肉,虽然身量高些,但是眉目清秀,比寻常人家的女子多了些端庄大气,上起来应该很带感,刀疤男想着,说罢还擦了擦口水。

齐铁嘴热心的说:“我是男的,纯爷们,他才是女的,叫张绮珊,他身娇体弱易推倒。”

刀疤男后面的一个矮个子小声提醒道:“黑的那个是张绮珊,有画像。”

张启山和齐铁嘴交换了眼神,微微颔首。

“把这个男的绑一边去。”刀疤男可惜道,“等老子糟蹋完这娘们,再收拾他。”

三个身材高大的小弟上前把齐铁嘴绑到一边,齐铁嘴对着张启山喊道:“二小姐!你不要怕!哪怕你变成了残花败柳我也不会嫌弃你!我娶你!”

张启山极其配合的嘤嘤嘤,看的一众打手脸色发绿。

刀疤男拍了一把身边的矮子,大度道:“你你你,你去把她上了!赏你了!”

矮子忙后退,捂着肚子说:“老大,我吃坏肚子,上不了。”

刀疤男目光逡巡了一圈,在场的小弟纷纷作壁上观。

“你们这帮怂样!把脸蒙上都一样!”刀疤男解下自己的裤腰带,脱下全是汗臭的外衫,就要蒙张绮珊的脸。

“不要啊~我还是个清白的人~你们不得好死~”张启山面无表情的喊道。

齐铁嘴恨铁不成钢,骂道:“张启山你能不能走点心。”

“我又不喜欢看苦情剧。”张启山抽空跟他斗嘴。

刀疤男不满的扇了张启山一巴掌,骂道:“你个男人婆,别作怪。”

张启山嘴角沁出一丝鲜血,抬手用拇指抿掉。

“你想怎么糟蹋我?”张启山凑近刀疤男,声调冷得可怕。

刀疤男清了清嗓子,握紧手里的大刀。道:“你乖乖听话,定会少些皮肉之苦,把裤子脱了。”

张启山看了一眼满是期待的齐铁嘴,非常听话的把裤子脱了。

一帮人盯着张启山慢悠悠地把裤子脱了。





“耍流氓啊啊啊啊啊啊!!!!!!”

刀疤男哀嚎一声,他的手下们也作鸟兽散。

“张启山,他们想跑!”齐铁嘴提醒道。

张启山把裤子提上,随手捡了几块石头,砸晕跑在前面的几个打手。

“想跑?”张启山随手又敲倒了几个,“刀疤男,你不是想上本小姐吗?嗯?”

刀疤男当坏人这么多年,没遇到过这样的,求饶道:“我错了,您高抬贵手把我放了吧?”

齐铁嘴添油加醋道:“启山!别听他的,他开始的时候还想上我呢!”

“说谁派你来的!”张启山把大刀架在刀疤男的脖子上,逼问道。

买通他们的二夫人早就自报门户,骗他们说自己是张府的四夫人。

“四……四……你家的四夫人……”刀疤男说完,就被张启山打昏。

“怎么处置他们?”齐铁嘴也自己解开了绑的马马虎虎的绳子,凑到前面去问道。

张启山扛起两个块头大的,道:“卖勾栏院里!当小倌!让他们卖屁股!”

“好!”齐铁嘴也拖着一个人的腿,跟着张启山往巷口的蓝颜苑走。

张启山最后还倒贴了一两银子,老鸨子说他们太差劲,调教起来还得费一番力气,所以得收点钱。

天色渐晚,张启山和齐铁嘴把忘在巷子深处的吃食找回来,就往张府回。

齐铁嘴大摇大摆的从后门进去,张启山则苦逼兮兮的跳大墙。

“还敢回来!”

张安远老脸气的通红,边上还站着大夫人和大小姐四小姐以及若干丫鬟。

张启山一脸吃了屎的表情跨坐在墙头上。睥睨着守株待兔的众人。







国色天香的张二小姐和隐瞒身份且不自知的齐八皇子,会在京城有怎样的奇遇呢?他们又该如何应对不怀好意的姐妹姨娘们?欲知后事如何,敬请期待一八异闻录无责任恶搞番外之张家有女!!!!!!!





















评论(1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