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无责任番外•张家有女(三)



偷跑出去的张启山木着一张脸被罚去跪祠堂。

月上中天,祠堂内的烛火忽明忽暗,映照着祖宗牌位,徒增几分恐怖的气氛。

窗外几道白影掠过,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们低低的抽泣着,嘴里说着还我命来。

然后,她们发出几声惨叫。

就没有然后了。

齐铁嘴把抄起的木棍随手扔到一边,进了祠堂。

“你姐妹儿们真烦人,没完了。”齐铁嘴坐到张启山旁边,给他拿来几块点心。

张启山不饿,就让齐铁嘴自己吃,小齐老板道:“她们也不想想,还派人扮鬼吓唬你,你能被吓到?”

特殊案件调查组的小警帽组长会怕鬼?

张启山捏了捏齐铁嘴的脸蛋,这两天倒给他养的面色红润,说是张二小姐待遇不好,府上只给拨馒头咸菜,可他哪天嘴都没消停过。

“胖了?”齐铁嘴拍掉张启山的手。

“穿着衣服没看出来胖了,你脱了衣服我看看?”张启山促狭一笑。

“诶诶诶,你可是待字闺中的黄花大闺女。”齐铁嘴正色道。

得,齐铁嘴这个戏精。

张启山眼尖,看见齐铁嘴怀里露出一角的书。

“这是什么?”他问。

齐铁嘴得意洋洋的把书拿出来,一字一顿道:“齐八的手书。”

别以为就张二小姐有手书,咱齐八也可爱写点日记了。

张启山皱眉,吐槽道:“手书?张二小姐的手书就三页,这本得有三百页了吧?这是小说吧?”

齐铁嘴权当他是羡慕嫉妒恨,翻了翻说:“我看完啦。”

他狗五哥青春伤痛文学小说他可是一年看一本来着,光看还不行,他还一度被按头写长评,往网上发。

张启山哼了一声,挑理道:“怪不得过了这么久才来看我!”

齐铁嘴解释说:“我迷路了,不然早来了。”

“那我们走吧?”张启山站起身。

“走?”齐铁嘴一脸懵逼,他可是把过夜的吃食都带来了,还特意多穿了点,就想陪张启山体验一把,被罚跪祠堂的感觉。

“不然呢?”张启山夸张道:“本小姐要是着凉了该怎么办!”

齐铁嘴往地上一躺,懒洋洋地说:“没事的,本皇子陪你。”

“本皇子?”张启山忙翻开那本三百多页的自传。

“这不公平。”张启山翻了几页,把书扔到一边。“凭什么你就是八皇子,我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姐。”

“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齐铁嘴道。

张启山也躺下,翻个身,愤懑的背对着八皇子齐铁嘴殿下。

这齐八,还确实是个皇子,在三年前,八皇子金齐作为唯一一位被封王的皇子,收拾了铺盖卷,就去自己的封地了。

时逢张家二小姐回乡祭拜,没错,他的娘亲因为没有名分,连张家祖坟都没进去。金齐对这个异常英俊的小姐一见钟情,安排好一切事务之后,一年后改名换姓混进张府,成了张绮珊的下人。

张启山看书的时候就一直在怀疑,这个金齐会不会就是个不清楚自己性取向的基佬?不然张二小姐那威武霸气的长相如何让他神魂颠倒,甘愿来当个下人。

“老八,既然金齐也有手书,那么你是不是也有任务啊?”张启山忽然想到,翻过身问他。

齐铁嘴让张启山自己看最后。

“终有一日,我会迎娶张绮珊让她成为我的皇后?!”张启山吓得把书又扔到一边。“他做梦!都是什么玩意!”

齐铁嘴慢悠悠的说:“你再往后看。”

上面写着:皇位什么的写着玩儿的,不管什么身份地位,我都会爱绮珊的,嘻嘻。

张启山看了想打人。

他还嘻嘻!

“睡觉吧,困死了。”齐铁嘴打了个哈欠,

事实证明,齐八想娶张绮珊的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第二天一早,金骁就带了一大堆贺礼来拜访张安远。

还点名要见张家的大少爷。

金骁换下了一身玄色的骑装,穿上了白色的绣银线锦服。

张安远见了皇子,受宠若惊的叫上他唯一的儿子张启文。

张启文是三夫人所生,相貌平平,但是仗着三夫人娘家江南首富的地位,在这京城的公子哥中,倒还吃的开,

看见张启文,金骁笑容僵在了脸上,他转头对张安远说:“他不是张启山。”

张安远忙解释道:“张绮珊是家中小女,行二。”

定是那死丫头昨天扮男装出门,让皇子误会了!张启文把金骁给自己带来的难堪,尽数加到张绮珊身上。

“那方便叫绮珊小姐露面吗?”金骁多疑,他怀疑张安远找了个假少爷糊弄他,而且那张启山,明明就是个男的嘛,女的长那样还有个好?

于是张安远又派人把祠堂受罚的张启山拎了出来,强行沐浴更衣。

“别别别!”张启山跳到桌子上,“我自己洗,你们把衣服放旁边吧。”

丫鬟们面露难色。

张启山继续道:“没事的,我自己洗快,你们出去吧。”

在张启山收拾打扮的时候,张安远也没让金骁闲着,不死心的让自家国色天香的另外三位小姐出来和金骁见面。

张绮玉年岁最长,她的气质也是三个人中最为华贵大气的一人。金骁微微点头,又看向老三张绮虹。

张绮虹受她母亲影响,最为机敏聪慧,长相虽不及老四老大,但是一看就是个通透的女子。

金骁个人不太喜欢这样的女子,但是如果要让他选妻室,他一定会选老三这样识相的。

最后一个是老四张绮梦,年龄最小,身材却凹凸有致,那美艳动人的长相更是随了她曾经是江南第一名伶的母亲。

张绮梦自作主张地说:“殿下,绮珊姐姐还需些功夫才能收拾好,不如让绮梦给您奏个小曲儿,好打发些时间。”

金骁颔首道:“也好,那就有劳绮梦妹妹了。”

听见皇子殿下叫自己绮梦妹妹,张绮梦面露娇羞之色,接过下人呈上来呢琵琶就拨弄起来。

好一个美人含羞,琵琶遮面!金骁暗道。

张安远觉得这老四给自己长脸了,被张绮珊气堵的心情也好了。

只是那张绮玉和张绮虹,再次被夺了风头,气的小脸通红。

一曲终了,金骁抚掌叫好,他四下望了望,问道:“张启山呢?”

张绮梦见自己白忙一场,到头来这皇子殿下还是想着张绮珊,美艳的脸庞染上一层冰霜。

张启山被丫鬟们强迫带了一头发饰,点上唇红,总算有七八分像个女人。

金骁瞪大双眼,薄唇抿成一道,旋即又侧过头,多看了几眼张绮梦。

“听说你要见我?”张启山挑个空位置一坐,望向金骁。

金骁心情复杂,最后脑海里只有一句话:这二小姐可真是……英俊潇洒啊。

张启山摆手,道:“皇子殿下请回吧,我不嫁。”

金骁眼角抽搐了一下,咬牙道:“谁说要娶你了?”

张启山松了一口气,笑道:“那我就放心啦。”

感情二小姐你以为自己有多抢手是吗?

金骁没坐多久就离开了,张启山又被张安远骂了一顿,总归是没在让他滚去跪祠堂。

张启山翻了个白眼,一边走一边把沉甸甸的头饰往下摘。

“张绮珊,你给我站住。”张绮玉叫道。

张启山转过身,看着比自己矮了两个头的大姐,漠然道:“何事?”

张绮玉冷哼一声,道:“你这个耍尽心机的狐狸精,到底有什么招数,你尽管使出来吧!”

耍尽心机的狐狸精张启山挠挠头,一脸茫然道:“你说啥呢?”

张绮玉骂道:“有娘生没娘养的野丫头,勾搭男人倒是有一套。”

张启山冷笑道:“有娘生没娘养?我娘的死不都是拜你们所赐?”

张绮玉心里有鬼,自然没有分清张启山口中的“你们”的范围有多大,狡辩道:“你不要乱说,你娘是心疾!”

“装神弄鬼的勾当……大房不是最擅长了吗?”

昨晚在祠堂外假装鬼魂,吓张启山的几个丫鬟,都是张绮玉的贴身侍女。张启山故意把话说的含糊不清,引导张绮玉上钩。

张绮玉咬牙道:“那也是你娘做了亏心事!”说罢愤然离去。

张启山回了住处,齐铁嘴已经穿戴好锦衣华服,极其骚包的在扯平袖口上的褶皱。

“怎么穿成这样?”张启山把门关上,凑过去亲了亲齐铁嘴的额头。

齐铁嘴难得主动的揽住张启山,靠过去找到张启山的嘴唇,重重的吻下去。

张启山皱了皱眉头,扶着小齐老板的腰,反客为主的加深了这个吻。

空出来的那只手在齐铁嘴的身上来回摸索着。

妈的!老八穿着古装,手伸不进去!

张启山最后只得多揉了两下齐铁嘴的屁股。

“咱们白日宣淫吧!”张启山意犹未尽道。

齐铁嘴也是情动,一双清朗的眸子带上几分媚色。

“还不行。”齐铁嘴道:“我的属下找到了我,让我尽快进宫。”

张启山失望的看着齐铁嘴,可怜巴巴的说:“那什么时候回来跟我白日宣淫啊?”

齐铁嘴捏着张启山的下巴,一副霸道王爷的模样,邪魅道:“待本王成就一番霸业,自会亲自迎娶你!”

张启山不吃那套,又吃了一顿小齐老板的豆腐,恶狠狠地说:“给你半个月时间,你要不来张府提亲,我就嫁给金骁!成为你嫂子!”

金骁才不会情愿娶你吧,不要自作多情了啊喂!齐铁嘴心道,但是为了迎合此刻伤离别的气氛,他说:“你放心!若是本王娶不到你,那么本王就就就就……”

就就就……

“就啥?”张启山问。

“就吃芋头蛋黄酥吃到撑死。”齐铁嘴一甩衣袖,一脸悲壮。

张启山拍手道:“真是好毒的诅咒啊。”

……

齐铁嘴果然在古代就放飞自我了。

张启山还以为他会偷偷从后门,跟着护卫走了算了。

结果呢?

齐铁嘴跟康熙微服私访记最后康熙皇帝穿上龙袍,揭开自己身份那个环节一样,大摇大摆的在张府逛了一圈,并接受张安远等人的行礼。

他可是当朝皇子中,唯一一个封王的王爷啊!

他和蔼可亲的摸了摸张安远的头,道:“本王在你们张府体验生活就到此为止啊,以后给二小姐多拨点例银,还有啊,别一天三顿都是馒头咸菜,多弄点肉。”

张安远笑的比哭还难看,无奈这王爷属实位高权重,只好应下。

“那个……”齐铁嘴轻咳一声,继续道:“张绮珊已经怀了本王的孩子,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她。”







和张启山分别后的小齐老板,会如何在宫中夺权?金骁又会如何横插一脚?别忘了还有沉迷于张启山美色的小侯爷傅明诀!绝美的人儿张启山,如何在几个优秀的男人中作出抉择?欲知后事如何,敬请期待无责任恶搞番外之张家有女!!

评论(1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