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特殊案件调查组小警帽佛X阴阳眼温润店老板八

四•逆鳞反骨(中)

白天随着太阳直射点的北移变得越发的长了,张启山下班的时候,看见小齐老板的黑色奥迪停在警局门口。

“今天什么日子?”张启山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受宠若惊。

“也就是欢迎我来的日子吧……”后座上传来张日山不咸不淡的声音。

啧,张启山看了眼戴着墨镜的齐铁嘴,酸道:“咱俩出去约个会,非带个拎包的小太监。”

齐铁嘴笑道:“日山好不容易来一趟,咱们出去吃火锅,然后再去买点东西。”

张启山大方道:“爷们儿工资卡都放你那了,密码你生日,随便刷。”

齐铁嘴:“哦。”

张日山插话道:“当人民公仆的可不能这么腐败。”

张启山悠悠道:“当大学生的也不能腆着脸蹭吃蹭喝啊。”

齐铁嘴开车挺稳,十来分钟就开到了他们常去的那家重庆火锅店,麻辣牛肉,虾滑鸭肠的没少点。

张启山没那么喜欢吃辣,齐老板和张日山挺喜欢的,于是每次张日山来找他们玩,一就带他过来吃。

“哥,那个陈皮警官现在得混上刑警队长了吧?”张日山突然问道,细长的狐狸眼微微眯着。

张启山刚解决掉一大块白菜叶子,辣的脑门子都是汗,喝掉半杯果汁才说话。

“他?现在是副队,不过局里小孩儿都挺怕他的。”

“张启山你电话响了。”齐铁嘴叼着一块肉,含糊道。

张启山一看来电显示就乐了,“是你心心念念的陈皮皮——”

“陈警官啊,怎么了?”张启山道。

陈皮那头人不少,还能听见秦川吱哇乱叫的声音,他说:“东城区的新湖公园的人工湖里打捞上来一具男尸,刑警队管不了,你们特殊案件调查组派人来吧。”

还没等张启山说话,陈警官就把电话撂了。

“怎么了?”齐铁嘴把筷子放下,擦了擦嘴。

“得去新湖公园一趟,那里有具男尸,陈皮说得归我们管。”张启山起身。

张日山也想凑个热闹,把锅里最后一块虾滑吃进肚里,也追了上去。

最后还是俩兄弟黑着一张帅脸在车前等结完账不紧不慢走出来的小齐老板。

“腿长?跑得快?有本事自己腿儿着去呀?”小齐老板把车钥匙扔给张启山,继续道:“张启山你开,我吃多了,有点坐不住。”

张启山发动了车子,好心劝齐铁嘴道:“那等会儿你在车上等我,我怕你这才吃进去的全吐了。”

齐铁嘴也挺好奇的,再说他大风大浪的也算见过,自认为倍儿见多识广的一个优秀男人,当然有个叫虚荣心的东西作祟。

“得了吧,才不能呢。”齐铁嘴十分不服气。

小奥迪开到公园门口就停下了,他们三个人一路小跑,才到陈皮拉警戒的地方。

一股浓郁的腥臭味儿熏得周围除了警察,连风雨无阻跳广场舞的大妈都躲的远远的。

张启山拉起的警戒线从下面钻了过去,齐铁嘴和张日山作为吃瓜群众远远的看着警戒线里面情况。

“好像不是人?”天色渐晚,齐铁嘴把墨镜戴到后脑,眯着眼睛往里望。

张日山点头:“是人的话,也轮不到我哥管。”

齐铁嘴说的不错,那句男尸脸色青白,乍一看是个溺水身亡的水鬼样子。可仔细一看那裸露出来的手腕脚踝,俱是密密麻麻覆盖着青色的鳞片,周身散发的腥臭味道也是——

“像是烂掉的鱼。”齐铁嘴被熏的脸都绿了。

张日山笑了:“小齐老板,你吐吧,我帮你挡着。”

陈皮跟张启山交接完,带着刑警队的小弟们撤了,几个法医还在辛苦的工作着。

“好久不见。”张日山拉住匆匆离去的陈警官。

陈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张日山几眼,道:“在哪混呢?”

张日山跟着他往公园外走,边走边说道:“没混啊,念大学呢,B大。”

陈皮感觉还挺可惜,道:“这年头当骗子对学历要求还挺高哈。”

张日山道:“可不嘛,国家白培养了一个衣冠禽兽。”

陈皮:“……”



张启山这两天已经不是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了。

眼下这具年轻的男尸还未腐烂,味道不可能这么大,张启山蹲下身仔细端详这个有点眼熟的可怜鬼。

可不就是那天打车时候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浑身腥臭的小流氓!

张启山在法医们把尸体装进袋子里运走之前一拍脑门。

“行了,这事儿还真是得归特殊案件调查组。”

齐铁嘴隔着警戒线,郑重其事道:“我觉得可能是鱼精。”

张启山扑哧一笑:“鱼精的话,还得让奶鱼去辨一辨是什么品种,适合红烧还是清蒸。”

“那不是鱼怎么还长鳞,还这么腥。”小齐老板觉得自己的推理无懈可击。

张启山帮忙把警戒线收了,道:“我觉得有点像人鱼。不过还得等时怀婵作技术分析,暂时没我啥事了,走吧。”

齐铁嘴道:“人鱼?人鱼哪有这么丑的。”

张启山嘲道:“是很奇怪,不管什么鱼,也没有淹死的……张日山呢?”

“刚才跟着那个陈警官走了。”齐铁嘴就要掏出电话,打给张日山,却被张启山拦住。

“日山大啦,管不住啦,他爱去哪去哪呗……”张启山笑道,推着齐铁嘴往外走。

“那你不用去局里吗?”齐铁嘴问道。“不是要尸检吗?”

张启山解释道:“这事儿是时怀婵负责,我去了,没什么用。”

成立了一些时日的特殊案件调查组逐渐形成了十分简单粗暴的分工,警花时怀婵负责整合信息,迅速指定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小怪物在佛爷头上动土,然后佛爷去收拾了。

至于沐雨嘛,应该是,吉祥物?

腥臭的味道随着那具尸体的转移渐渐散去,新湖公园经过这么一折腾,来遛弯的人少了很多,张启山拉过齐铁嘴的手,大摇大摆的走在环湖的卵石路上。

“诶,我好像被蚊子叮了。”齐铁嘴抬起胳膊,手腕上果然有个大包,越看越想挠。

张启山轻轻捏了捏,肿的还挺大,也不知如何是好,无奈道:“等会去药房买瓶风油精擦一擦,别挠坏了。”

“我这有风油精。”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

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细瘦男人脸色苍白,嘴唇很薄还透着不健康的紫色。但是长得很好看,有种雌雄莫辨的美。

“我总在这里慢跑,备了风油精。”男人歪头解释道,从兜里拿出那瓶小小的绿色液体。

齐铁嘴伸手要接,却被张启山抢先一步接过。

“谢谢。”张启山道。

男人微笑:“不客气。”

清清凉凉的液体涂抹在红肿的蚊子包上缓解了些不适的感觉,齐铁嘴非常诚恳的又道了谢。

“我觉得先生很像我的一位故人。”男人收回风油精,喟然道。

齐铁嘴道:“没准在哪见过呢,您贵姓?”

男人道:“瑜宣。”

齐铁嘴介绍道:“哦,余先生,我叫齐桓,这个是张启山。”

张启山挑眉:“时候不早了,就不打扰余先生锻炼身体了,我们先走了。”

瑜宣点头道:“下次再见。”

青龙君,原来是叫齐桓?瑜宣想。

“你我可真是两百年未见的故人呐。”瑜宣感慨道。

瑜宣回道诊所的时候,亮子已经恢复了些意识,他浑身赤裸,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站在两米高的长方形玻璃缸中,略显浑浊的水没过他的腰腹,两条腿的外侧布满了黑色的鱼鳞。

“你到底要做什么……”亮子恐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瑜宣坐在沙发上端起一杯咖啡。

“你的哥哥是个失败品,身为一条人鱼,竟然淹死在水里……不过我反思了一下,我忘了你们人类,是没有鳃的。”

他喝完咖啡,又贪婪的端起另外一个大号的水杯。

“你们这些天生的残次品,我费了多大努力才勉强让你成为一条人鱼……哦,现在还不是人鱼,那两条讨人厌的腿就一点不像人鱼。”

瑜宣把水杯里的水倾倒在自己纤瘦的双腿上。

一条流畅矫健的银色鱼尾挣碎了黑色的运动裤,轻轻的拍打着瓷砖。

亮子吓得啊啊大叫,翻了白眼,昏死过去。

南海有鲛人,形容绝丽,人身鱼尾,能吐人语,常迷惑渔人,溺而食之。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