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完结】


五•山有木兮

商铭索性解开了身上的禁制,着一袭宽袍大袖衣带当风的飘然白衣的墨发金眸的仙人淡然开口:“既然你已经醒了……那么跟我回昆仑去吧。”

齐铁嘴再睁开眼时,神色中多了几分倨傲和漠然。他道:“开明有十八只能辨善恶,通古今的眼睛,竟不知道我入世轮回的真相?”

开明摇头,道:“青龙君是最强大的龙神,关于你的事,我都看不真切,若不是有借你的这双眼睛,恐怕开明在这人世中也找不到您。”

青龙君勾唇笑道:“这是天命对我迟来了七百年的劫罚。”

开明不解,天地皆知,青龙君就是天命的化身,他于乱世中化人,辅佐贤君结束战争,于和平之时中踏遍千山万水,却漠视百姓疾苦。

他是天命,指引着方向,却又只是指引着方向。

七百年前,青龙君化身为一名谋士,辅佐新帝,统一疆土。

本应在十年内完成的任务,却拖了十三年之久。

负隅顽抗的那个国家,民不聊生,唯有一位善于用兵的皇子,守住了国门。

眼看着战事就要继续拖下去的青龙君没有忘记归来和老友约酒的日子,在接下来的两军交战中,将己方已定的败局用法力扭转,被天道警示,惊雷加身,禁锢了法力。

被俘的青龙君像个普通人一样,在敌军的阵营里伺机等待恢复,为了自保,不得不做出归顺的样子。

皇子没让他再参加战事,而是让他去教边关一些穷苦人家孩子识字。

那是青龙君第一次,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了普通的百姓们。

皇子说本国人民愚昧,是上位者昏庸所致,青龙君是他见过最有学识的人,希望他能教给孩子们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天道似乎是跟青龙君开了一场玩笑,他一留就是两年。

这个国家的愈发的衰弱,逃难的百姓也越来越多,时逢大旱,饿殍满地,连听学的孩子,都少了一大半。

而青龙君辅佐过的那个新帝,则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日益强大。

一连输了几场仗,皇子的哥哥千里迢迢的带着圣旨从京城赶过来。

太子病逝,若是除掉在边疆的皇子,那么皇位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那日青龙君教给孩子们一首情诗: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待他回来时,皇子已经尸骨冰凉。

被封为战神的皇子,不是在现场浴血而亡,马革裹尸,而是被自己的亲哥哥,拿着毒酒,亲手逼死。

战争的号角又吹起,这座边陲小城遭遇着史上最艰难的境地。

副将是个年纪不大的男人,平时最爱眯着狐狸眼,调笑青龙君文弱时,总被皇子罚去抄书。

他披着皇子的战甲,手中长刀已卷刃,满脸鲜血的守卫着早应该破掉的故国。

青龙君听道友说过,神龙的眼睛可使人起死回生。

他的眼上缠着三指宽的黑布,用尽好不容易积攒的法力化了药水喂皇子喝下。

然而,却毫无反应。

青龙君抬头问天,难道我不是天命吗?

一道震耳的龙鸣声响彻天际,青色的巨龙腾飞到天际,他口中说着讨伐昏君贼子的话,盘旋于这个残破不堪的国家上空,降下了一连数月的雨。

他再迁怒,皇子还是醒不过来了。

开明不禁打断道:“龙神的双目竟然给了一个凡人?而且还没有用处?不可能!”

青龙君笑道:“若是他从来就不是人呢?”

上古有凶兽穷奇,生性残暴,冷血无情,难以驯服。

后受天劫责罚,奄奄一息,被那国开国皇帝救下。为报救命之恩,答应开国皇帝于几百年后,入轮回,投胎为皇室,保该国五年太平。

开国皇帝简单的认为,五年足以让统治者励精图治,整改朝政。

皇子本就不该是人,青龙君如何能救的起已无穷奇之魂他呢?

凶兽穷奇却早一步窥得天道规律,纵身入轮回,希望转移青龙君暴怒失态,擅作主张,降下天罚之罪。

被蒙蔽的天道竟然就此放过了失去双目的青龙君,在那之后,青龙君没再辅佐过任何一位新帝。

直到七百年的轮回之罚,穷奇已替他受尽,青龙君才得以寻到穷奇。

“就像是你找不到我的踪迹一般,若是责罚不尽,我也寻不到穷奇。”青龙君突然解释道:“我不是没寻过他……”

开明苦笑,风度却依旧翩翩,他问:“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青龙君一愣,摇头:“开明,我只当你是好友。”

开明了然,道:“我是比不得穷奇替你受的七百年天罚,唯有一双眼睛,你拿去吧,待此世结束,也不用再还。”

青龙君低头,心中百感交集:“若不是那小鲛人的三滴心血混的风油精,我怕是连这会儿清明都坚持不了。”

青龙君打了个哈欠,缓缓闭上了眼睛,又陷入了沉睡。

开明宽袖一拢,将齐铁嘴报到卧室的床上,又变回了商铭的模样,拿起代加工的蔬菜和肉类,叮当的做起厨娘。

也就是青龙君,不然这昆仑的开明兽还给谁心甘情愿的做过饭。


张启山站在一米外,似笑非笑的和瑜宣对峙着。

瑜宣身上挂了彩,张启山一身警服依旧笔挺。

“你疯了吧?!”张启山道:“你怎么连自己的鳃都要移植给一个人类?”

瑜宣笑了,他的嘴角很尖,笑起来透着一股妖媚,他说:“他要成为我的族人了。”

张启山冷哼一声:“鲛人还有合群的?别闹了,别拿光复种族来逗我玩,现在把这个无辜的人恢复,我就放你回海里。”

瑜宣舔了舔自己尖锐的指甲,他说:“我不想回海里了,我爱的人已经被我拖进海里杀死了。”

鲛人从来爱的就不是同类,他们喜欢的,是岸上两条腿的人类。

人类觉得他们美,会给他们赞美和食物,哪怕赞美和食物是为了诱捕鲛人回去。

瑜宣的颈部在不断流血,他的生命力在流逝,他早就想死了,可是作为硕果仅存的一条鲛人,又可悲的不想背负绝族的名声。

他想到了改造。

时怀婵还在努力的抢救亮子。

他虽然已经有八分像一个鲛人,但是排异反应和感染已经非常严重。

张启山扼住瑜宣的喉部,冷漠道:“你现在还不可以死,你到底对齐桓做了什么?”

瑜宣苍白脸色终于像人一样微微发红,他没有隐瞒什么,回答道:“只是给他点了几滴混着我心血的风油精,咳,鲛人的心血,还有使灵明清醒,忆起前尘旧事的功效。”

张启山放开瑜宣,瑜宣失去支撑,倒在地上,巨大的银色鱼尾也失去了晶亮的色泽。

他七十岁时爱上了一个书生。

然后他把书生拖到了海里,想和书生永远在一起。

“趁我我还有几滴心头血,你还想要就拿去,青龙君若是忆起前尘往事,你也可以。”

张启山仔细听着,旋即摇了摇头,他说:“我不奢求记起多么轰轰烈烈的前尘往事,只要今生岁月长流,他还在我身边,我不再孤身一人,便够了。”

瑜宣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流下一滴眼泪,落地变成一颗带血的珍珠。

张启山弯腰拾起,握在手心。


“老八,吃午饭了吗?”张启山说话的声音带着不自信的恐惧。

齐铁嘴打了一个嗝,道:“我后来补了一个回笼觉,商铭过来给做了饭,刚吃完。”

张启山鼓起勇气问道:“你可曾记起什么?”

齐铁嘴先是一脸茫然,后半晌道:“我记得你当时说过,你在上面一次,我在上面一次,这么多次过去了,我从来没在上面过!”

张启山把现场交给沐雨收拾,一路狂奔回了家,小齐老板顶着一头乱毛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张启山扑了过去,又是一顿乱啃。

“这次让你在上面。”

佛爷猴急的扒掉齐铁嘴身上的睡衣,露出圆圆的肩膀头。

“诶诶诶,张警官佛爷张启山!你这干干干干嘛?!大白天能不能别……白日宣淫?”

张启山扶着齐铁嘴的腰让他坐到了自己身上,一瞬间被包裹住的快感让他闷哼一声。

齐铁嘴红着脸咬牙骂道:“张大鸭子,这这就是…你说的让我在……嗯啊……上面?”

张启山腆着老脸道:“叫什么张大鸭子,乖,叫老公。”



-正文完-


臭不要脸的标上正文完,没有番外是不可能滴,感谢一路走来这么多小天使的支持,毛猴已经泪目,很爱每一个给我点小心心的,评论支持,讨论剧情还总让我剧透的小天使们,没有你们,这篇估计会坑到猴年马月(⁎⁍̴̛ᴗ⁍̴̛⁎)
应该会写魔教教主八和正道盟主佛的故事……嗯,会不会沿用小齐老板和张警官夫夫穿越的设定还在考虑。














评论(1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