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武侠AU】几多逍遥

私设如山,所有的ooc都是我的锅。
一八武侠设定
身份成谜佛X魔教少主八
大纲已定争取不坑




傲凌山 八卦峰

八月十六

远山绵延,古松苍翠,日上中天。

“少主,醒醒!教主来了!”

齐桓宿醉之后头痛欲裂,仍不忘抬脚蹬飞扰他清梦的侍卫。

在齐桓还没出生的时候,江湖人就称傲凌山的红叶教是恶贯满盈行事乖张的魔教,久而而久之,就连红叶教中的人,都快忘了自己不是魔教而是红叶教了。

“少主还在睡?”教主保养甚佳,看上去并不老,但是却不妨碍他不怒自威。

小满吓的结结巴巴,望着紧闭的卧房门,解释道:“昨个…中中中秋夜,少主跟几个堂主,喝喝的有点多……”

教主冷哼一声,正欲抬手推门,那卧房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

“早醒了,在床上钻研剑法呢。”

齐桓一身正红色长衫斜倚着门框,低头正了正黑色的腰封,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

“藏宝阁昨夜失窃了。”教主开门见山,“就在少主你和堂主门划拳行酒的时候。”

齐桓抬眼,正色道:“寒玉床炎阳石还在吗?”

“在。”

“那那那是钱没了?丢了多少金银叶子金银鱼儿?”

教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穷奇玉佩丢了。”

齐桓唔了一声,“魔教还有那玩意?”

教主眼角抽搐:“镇教之宝。”

齐桓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嘀咕道:“我还以为镇教之宝是我。”

一旁的小满急得快哭了,忙打圆场道:“教主,少主的意思是宝物丢失您先不要急……”

齐桓点头:“我寻那玉佩回来便是。”

“凭你?”教主嗤笑。

“那……莫非爹您今天是专程来叫我起床的?”齐桓皱眉。

据说少主这次下山非常狼狈——是被教主提溜着后脖领子扔出门的。

小满背着包袱匆匆追上盘山道上的齐桓。

“东西都带着了吗?”齐桓道。

小满气喘吁吁,掰着手指头给他数:“您柜子里的瓶瓶罐罐都带着了,还有银票,几根小金鱼,碎银子。”

“行,下次再出门,多带几套衣服。”齐桓屈起手指,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齐桓是擅长用毒的人,手比姑娘家的手还要白皙修长。

小满偷偷翻了个白眼,心道您在教里成天花枝招展就罢了,带任务下山还要像在家里那样,一天换三套不成?

过了中秋,秋意更深,凌傲山气候宜人,阵阵清风拂过,竟令人生出几分活跃欢快恣意放纵的心情。

“少主,出了山门,往东走……”小满小声在后面提醒。

十二岁起就跟着护法、堂主们走南闯北的齐桓又怎能不知这些。

齐桓折扇轻收,少年风流,作弄小满道:“我记得是往西走啊。”

说罢就坚定不移的往西边走去,小满哎哟了一声这活祖宗,毫无办法的跟着这倒霉孩子往错误的方向走着。

山的西面人迹罕至,有许多毒蛇虫蜴,奇花异草,齐桓在这里有一处别苑。

“唉呀,我说少主,您倒是早说你要来‘黄金屋’拿东西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您走错了。”

这黄金屋是齐桓从小跟师父陆十娘学艺的地方,自从师父走后,除了炼制毒药,齐桓并不常来。

说到这陆十娘,也是个江湖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十五年前武林正道围剿傲凌山红叶教,她炼制毒尸,残杀百计正道人士。

小满曾问齐桓,齐少主的能耐较陆十娘如何。

齐桓笑而不语,只是伸出一根食指,半晌才开口道:不到十分之一。


傲凌山自古就有中原第一山之称,景色之美自不必多说,这黄金屋所在之处,乃是此山中最有幽秘清净之处,周围高树通天,狼虫频出,齐桓又刻意布下陷阱机关,有九条命的狸猫也不敢走近半步。

没有九条命的狸猫,却有半条命的男人,浑身是血吊着一口气,昏死在苑外。

齐桓拿着折扇虚掩住口鼻,着缎面镶金线的皂靴的脚,嫌弃万分的挑捡男人身上没有血污的地方踢了踢。

“好像还有口气儿。”齐桓又风度翩翩的闪到了一边,指使着小满把男人抬进黄金屋的密室里。

小满只能心里替男人祈祷,到了少主手里,还不如在山林里被豺狗咬死吃了去。

“少主,你不会是想炼药人吧?”

齐桓捏着男人的下巴仔细端详,旋即又检查了男人的脉象,皱着眉头冲小满招了招手,道:“你把他洗干净点,顺便再搜下他身上有没有穷奇玉佩。”

此人脉象奇异是中毒之相,衣衫上多处破损,浑身是血,刀伤处处致命。

是个抗活的,齐桓扶额轻叹。

小满动作麻利,寻了件齐桓早先弃置的中衣给昏迷不醒的男人套上,齐桓少年身量,衣服穿在男人身上短了一截,却能将就。

被点了几处大穴,男人闷哼一声,似有苏醒的迹象,齐桓俯下身附在男人耳边笑道:“你落在我齐桓手里,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毒尸,忍着。”

男人呼吸渐缓,身体变得滚烫,胸膛上浮起栩栩如生的异兽纹身,逐渐蔓延至肩膀。

两天后

青岚城外

齐桓没想到男人能醒的这么快,他没那么好心给这个来路不明的人用上好的药材,齐少主坚持着“以毒攻毒”的理论,信手拈了几味毒性不小的药就喂给男人,任其自生自灭。

小满买了辆宽敞的马车,行在官道上还算平稳,探子来信,说重阳教将在九月初九举办鉴宝大会,展出的宝物,好像就是那穷奇玉佩。

齐桓没正形的靠在锦被上,相比之下,明明是伤员的男人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一身粗布衣服,端坐着闭目养神。

“傻大个,你叫什么?”齐桓拿出折扇轻轻扇了扇。

男人睁开双眼,英俊坚毅的脸充满迷茫。他看上去二十岁刚出头,可能还会更大一些,因为他的武功很好,内家高手都不显老。

打从这傻大个醒了,齐少主这个问题问了不下十遍,每次都是这样。

别是个哑巴吧。

轻叹一声后,齐桓从锦盒里拈出一块精致的点心,眯着眼睛咬了一口。

天香楼虽然是个风月场所,但是他家的甜点师傅,可是这江南一带最好的。

就像是这荷花酥,简单的油酥面,人家天香楼的师傅做出来,就是香甜酥脆,别有风味的。

齐少主吃了小半个,就感觉一道目光灼灼,看的自己浑身不自在,转头过去,那傻大个可不是就在盯着自己嘛。

“想吃吗?”齐桓笑容灿烂,一袭红衣衬得他越发明艳。

男人喉结滑动了两下,斩钉截铁的说出来一个字:“吃。”

声音有些沙哑,但是至少是推翻了他是哑巴这个结论。

齐桓拿着吃了一半莲花酥在男人面前晃了晃,道:“我是魔教的人,我还是陆十娘的徒弟,我给的吃的,你敢吃吗?”

男人没接他话,就着齐桓抬起的手,把那半块莲花酥吃进嘴里。

倒像是堂堂魔教少主主动喂他。

齐桓没想到这个傻大个胆子这么大,噌的一下火气就上来了,正要发作。

“甜。”男人忽然傻笑,“还要。”

齐桓心里咯噔一下子,拉过男人的手腕,果真是心脉受损,哀嚎道:“你别是个傻子吧!”

下一秒男人就被踹出去跟小满赶车。

“少主,你不是说他长的好看,让他在车里陪你解闷么?”小满的声音传来。

齐桓没好气道:“让他滚,我对傻子过敏。”



tbc







评论(15)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