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武侠AU】几多逍遥

私设如山,所有的ooc都是我的锅。
一八武侠设定
身份成谜佛X魔教少主八
大纲已定争取不坑





少侠最爱做的三件事:烫一壶浊酒、拔刀相助、英雄救美和中奸计。

等等,这明明是四件事吧?

如果第二件和第三件恰好是一件事呢?

重阳教的首席弟子宋子益把马车让给了文月公子和他的贴身侍卫,自己骑着马在一旁保驾护航。

时至午后,一路车马寻了处破庙整顿,宋子益搀扶着一名俊俏的蓝衣公子哥,在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宋子益是重阳教掌门大弟子,武功样貌具是当今武林翘楚,更是一个出了名的老好人。

“文公子,你的伤势如何?”宋子益道。

文月公子抿着嘴,忍着痛把鞋袜脱下,脚踝处果然是红肿不堪。

“让宋大侠见笑了。”文月苦笑,“果真百无一用是书生。”

旁边半眯着眼的高个子侍卫轻蔑的哼了一声。

宋子益道:“文公子不要妄自菲薄,在下最羡慕的就是读书人,满腹经纶挥毫泼墨,不像我们成天打打杀杀的。”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这是重阳教特制的断续膏,可以治疗跌打损伤。”

文月一怔,忙推脱道:“这都是小伤,养养就好了。”

宋子益看文二公子满脸为难,就没有再提上药的事情,转身拿了些干粮给文公子和他的侍卫。

只是那个沉默寡言的侍卫,依旧抱着胳膊冷个脸,让宋子益拿着干粮的手悬在半空,收也不是,伸也不是。

“傻大个,可以吃。”文公子没好气道。

“傻傻……傻大个?”宋子益一脸惊讶,读书人也可以这么称呼别人吗?

文公子扶额道:“他姓沙,叫达阁。”

宋子益笑了笑,道:“原来是沙少侠,失敬失敬。”

傻大个把脸别到另一边,漠然道:“难吃。”

宋子益脾气虽好,但身份毕竟在那放着,一旁的其余弟子有些坐不住。

文月表情十分有趣,半晌赔罪道:“我这侍卫脑子有些问题,宋大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宋子益摆手道无事。

“大师兄!”一位骑着马的弟子从青岚城方向过来,远远的就听见他的声音。

文月见状,扶着一旁的傻大个勉强起身行了礼,道:“在下先回马车里休息了。”

宋子益定睛一看,策马扬鞭之人正是重阳教派到青岚城接应八方来客的弟子之一,青岚城被齐桓那小魔头搅得人心慌慌,这事自然是要上报的。

“你说的可属实?”宋子益眉头紧蹙。

来人道:“句句属实,那魔头骗各派侠士吃下毒药,吃了药的二十余人……”

宋子益心觉不妙,问道:“如何?”

“腹泻足足三天,第四天俱暴毙而亡。”

“无人生还?”

“无人。”

宋子益暗暗心惊,倏地紧握腰间佩剑,这该是多阴狠之人,毒害那么多与自己无冤无仇之人。

来人道:“这下那魔头可把天下武林正道得罪光了,师兄,我这里有他的画像,你看见定要提防些。”

宋子益颔首,接过那张画像。

纸上画着一个意气飞扬的俊俏少年,眉眼间还有些稚气,那双含笑的桃花眼却熟悉得紧。

倒有六七分像那半路搭救的文月公子。

宋子益暗道不妙,飞奔到马车前,强作镇定道:“文公子,车辕出了些毛病,需要修理一下,你还是先下车吧。”

在场的重阳教其余弟子俱亮出刀剑摆出阵型将马车团团围住,一时间杀气四溢。

四下叶落可闻,唯有车内细碎的滋滋声,宋子益大喊一声散开。

俄顷,马车轰然爆裂,腾起一阵刺鼻白雾,久久不能消散。

只听见清亮戏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谢谢宋大侠相助,愚弟感激不尽,九月初九那日,定敬宋大侠一杯好酒。”

宋子益心里涕泪横流,面上却强作云淡风轻,直到师弟清点完物品后——

“师兄,那盒请帖,丢了。”

重阳教此次鉴宝大会,出手十分阔绰,连请帖都是请京中工匠特制,分给各大门派的数量也都是有限的。

武当派地位甚高且与重阳教有很大渊源,掌门派他亲自去送请帖,也是体现对武当的重视。

而今飞来横祸,宋子益一口老血哽在喉中,只得下令返回教中领罚。

“失帖事小,让那小魔头混进鉴宝大会才是最头疼的。”从青岚城来的那名弟子道。

宋子益冷笑,道:“以他的手段,纵然不偷帖,也能轻易混进去,这次恐怕是在向我们重阳示威吧。”



“这次小爷就敲打敲打重阳那帮伪君子们。”齐桓得意道,刚得瑟不到一秒,又面容惨淡的圈紧傻大个的脖子,“你你你你稳当些,这树太高,我害怕。”

岭南一带气候湿润温暖,过了中秋,树木仍枝繁叶茂,傻大个背着齐桓躲在树上,静静地看着重阳教一路人马打道回府。

“傻大个,我……”齐桓打了个呵欠,漂亮的桃花眼染上些水雾。

其实那些人不是我杀的。

傻大个偏过头唔了一声。

齐少主侧着脸枕在他宽阔的背上,嘟囔道:“算了,反正我都坏透了……你走的稳些,我睡一会儿。”

夕阳将影子拉得老长,张启山每一步都走的很轻,背上的少年好像只有熟睡时才不那么乖张恶劣。

“真是个……小魔头。”张启山无奈的轻笑。




tbc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