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武侠AU】几多逍遥

十六

张启山敛了神色,不去逗齐教主,话锋一转问道:“可有什么发现?”

“倒没有别的发现,捡了个肥虫子回来。”齐桓从贴身的布袋中倒出一只通体雪白,额间一只黑点的蛹虫,若不是那小东西微微颤动了一下,张启山还以为那是是羊脂玉雕的摆件。

齐教主把它放在桌上,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戳了戳。

那肥虫子十分凶悍的打了个滚,惹得齐桓狂笑不止。

“你别逗它了,也不知有没有毒,当心咬了手。”张启山无奈道。

齐桓越看越喜欢,索性捏着肥虫子放到头上顶着。

“听没听见我说话。”张启山黑着脸强调道。

一人一虫三只眼睛目光如炬的看着张启山。

“算了,教主你赶紧回自己屋休息去吧。”张启山老妈子似的开门撵人。

怎么一遇见这小魔头,就总身心俱疲。

张启山无力的想,灭了灯盏,转身躺上床。

一闭上眼睛,小魔头那几声故作的喘息,就跟猫挠似的,在他耳畔回响,还有那双眼圈泛红的桃花眼,带着三分朦胧似笑非笑的瞧着他。

他叹了口气,无奈起身,去后院冲了一个凉水澡。

齐桓这魔头,倒是没事人一样,玩了半宿虫子,第二天清早儿,梳洗一番之后顶着个黑眼圈和肥虫子找张启山吃早饭。

敲了半天门,却是扑了空。

小二正巧路过,好心告诉齐桓:“你要找的客官一早就被一位年轻道长请上山了。”

“走了多久?”齐桓皱眉,头顶的肥虫子也跟着张大嘴耀武扬威。

小二想了想,道:“能有快半个时辰了吧。”

齐桓点头,叫了早饭到房中来吃,还格外贴心的要了几片生菜叶子喂虫子。

不过这苗疆的蛊虫是吃素的吗?

齐教主对此保持浓厚的实践兴趣。

肥虫子愉快的在大片翠绿的生菜叶子上打了几滚,继而抬头用那只黑豆般的眼睛可怜巴巴看着正在喝粥的齐教主。

“……看我干什么,想喝粥?”齐桓给它倒了点粥在生菜叶子上。

肥虫子努力的往没粥的一边“鼓拥”了半天。

“你被放在玄镇那屋供着,我看台子上也没放什么能吃的啊。”齐桓颇为头痛道。

肥虫子气的直翻白。

齐教主不惯它毛病,一把抓过那肥虫子塞进瓷瓶里,扔在了床下的锦盒里。

“爸爸上山找你哥哥,你先睡会儿啊。”齐桓把面具扣在脸上,摇着扇子走出去了客栈。

解九好像未卜先知一样,背着剑在山门处等他。

“齐先生可是来找盟主?”解九风度翩翩道。

齐教主点头道:“是啊,今早一睁眼,看见启山不见了,心里慌的很,这不追过来了。”

解九脸上的表情十分尴尬,昨日他也是跟着玄中道长一起下山追黑衣人,自然也看见了张启山房中那一幕。

只是想着和张启山欢好的是个女子,跟本没往别处想,眼前齐桓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时时刻刻提醒他昨夜看到荒唐一幕。

清心寡欲的解道长唯恐避之不及的带着齐桓往张启山和代掌门师叔那处去,之前想好的各种问题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齐教主心念电转,人精似的哪里能看不出解九此刻的心情,大发慈悲的提了点正事。

“我昨日瞧过玄镇道长的病。”齐桓道,“后来回去想了想,觉得玄镇道长是中了蛊。解道长可有什么线索?”

解九道:“齐先生是知道的,中原不搞蛊虫那一套。”

齐桓心里冷笑,不搞这一套?

那爷床底下的大肥虫子又是打哪抓的?

解九想了想,觉得齐桓还有点靠谱,道:“三个月前,代掌门师叔抓了一个养蛊害人的苗女,把她关在后山的恶牢里了。”

齐桓心道指不定怎么回事呢,面上却一派平和,道:“玄中道长真是老当益壮啊。”

解九总觉得齐先生用词怪怪的,但是左右咂么着,也是好话,只能微笑着面对了。

齐桓远远看见张启山和玄中道长站在天生的石桥上,解九要去通报一声,却被齐桓抬手拦下。

他摇着扇子慢悠悠的往前走了几步,挑了一处阴凉的亭子,大爷似的坐下。

玄中道长的神情十分激愤,听着好像是在埋怨张启山不思上进,魔教之祸迫在眉睫,他却沉迷酒色。

张启山是个晚辈,垂着眸子听他说教,不时的配合着点头。

玄中道长捋了捋胡子,问道:“事已至此,盟主不妨定个日子,号令中原武林讨伐魔教。”

张启山沉吟片刻,道:“九月初九罢。魔教经过内乱,正在修养生息,不如趁重阳节庆,前去讨伐。”

齐桓耳力不差,张启山这几句话一字不差的落尽他耳中,令他呼吸一滞,刻意忘掉的那份记忆随着九月初九那四个字,被张启山残忍的从心里撕出来,血淋淋的摆在他眼前。

玄中道长称赞道:“盟主年少有为,智谋也是过人,距九月初九还不到月余,武当定辅佐盟主,权力讨伐魔教,还中原武林一个公道。”

张启山笑道:“听说玄云道长快要出关了?”

玄中道:“师兄当年约定之日是九月初一。”

只要玄云道长出关,事情就有转圜的余地。

他听老盟主说过,玄云道长和那傲凌山的小魔头颇有渊源。

只不过这段渊源,甚少人知罢了。

想到这,张启山稍稍松了口气,和玄中道长辞别后,大步流星的往桥下走。

齐桓带着精致的银色面具,呆呆的站在凉亭中摇着扇子。

他欣然的走了过去,道:“老八,今日无事了,走罢。”

齐桓看了他一眼,兀自走在前面。

一路无话,气氛压抑直到晚上。

齐桓逗着肥虫,连饭也不吃,张启山给他夹的菜堆的老高,这祖宗还是不看一眼。

“老八,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张启山皱眉道。

齐桓抬眼,阴阳怪气道:“身体好的很,杀个百八十个正道人士,眼睛都不带眨的。”

张启山道:“你那嘴总是不饶人,隔墙有耳,被人听了去,咱俩又该被追着打了。”

齐桓被气乐了,道:“是啊,自古正邪不两立,是我把张盟主给连累了。”

张启山本来就嘴笨,听他说那噎人的话,也不知道怎么劝,坐在那抱着碗吃了半碗白饭。

齐教主心情没有因为张启山的沉默转好,把肥虫子捏进瓷瓶就往房间里去,收拾了一会儿,换了套夜行衣就要往武当山上闯。

张启山抱着胳膊堵在门口,将齐教主拦在了天字一号房中。

“张启山,够了啊。”齐桓拉下面巾,冷冷道。

张启山态度诚恳道:“别气了,我错了。”

齐教主开门见山道:“别碍我眼了,张启山,张盟主行不行?”

他继续道:“柳色新里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这几日只是互相利用罢了,你让开。”

张启山摇头,坚持道:“武当山上早就设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你去呢。”

齐桓道:“没听错吧?背后捅我一刀的人,担心我?”

“老八,你恨我是不是?”张启山声音有些颤抖,说道:“我待你这般,恨不得把心肝都掏给你看。”

齐桓眼眶有些发红,咬着牙点头。

“你真是残忍,一次次把我从绝境里拉回来,再一次次把我的念想掐断。”

张启山拉着齐铁嘴的手把黑金短刀给他,哑道:“给个痛快吧,齐教主。”

齐桓手指收紧,扬起短刀往张启山胸口刺去。

利刃穿透血肉,张启山闷哼一声,笑道:“这一刀还你了。”

齐桓松开手,转身离开,窗外月色清冷,孤寂淡漠。

自己好像从来没那么认真恨过他,抵喉饮血,也不过是恼他无情无意。

不然的话,怎么能一次次……手下留情呢?

那黑金短刀,在刺向张启山心脏的时候,偏了一寸。

——tbc——

这回过去之后,就该真正的,毫无芥蒂了。
解九是个憋着坏的,故意带人去听谈话。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