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武侠AU】几多逍遥

所有OOC都是我的锅
狗血预警



十八

“这位大侠运气很好。”郎中上完药不禁感慨。

张启山听见人声,模模糊糊的恢复了些意识,只是失血过多,还有些说不出话。

“若是那刀再偏上几分,刺进心脏,那就谁也救不了。”

抱着狗的年轻道士道了谢,把药钱垫付给了郎中,送郎中出了房间,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张启山已经醒了。

“盟主,你醒了啊。”狗五笑道,“你那血跟不要钱似的,把后院大萝卜浇得特别茁壮。”

张启山沉默不语,狗五也不再嬉皮笑脸,摸了两把狗就要出去。

“你是何人?”张启山问道。

狗五背对着张启山,道“多管闲事的人罢了。”

“齐……齐先生在哪里?”张启山忍不住问道。

“你说的是那个魔头吧?”狗五悠悠转身,“跟解九打了一架,又让我放狗咬了,现在关在武当山的水牢里。”

张启山眸色一暗,没再作声。

狗五笑意更深,“这下,不费吹灰之力就除了武林公害。”他低头亲昵的蹭了蹭怀中爱犬的头颅,“时间不早了,今日代掌门师叔设坛讲道,全教的人都需得到场呢。”

张启山起身道了谢,眼底有化不开的阴沉。




狗五刚从恶牢里出去,没多大一会儿解九背着把剑又打来了恶牢的天窗,一跃而下。

“哟,把这当成什么了?”齐教主脸色苍白,那张嘴还是不饶人:“天香楼还是春满园啊,你们哥俩有完没完,这两天轮着班来地牢,烦不烦呐!”

解九彬彬有礼,道:“齐先生来了之后,这里属实热闹了许多。”

齐桓厚着脸皮道:“那也不给白嫖,要想本尊给你们当解语花也不是不行,痛快放了本尊。”

解九道:“我是要把你放了。”

齐桓扬了扬下巴:“我不走。”

解九哭笑不得:“哪有你这样的。”

“也没有你们这样的,又打又放狗咬,还整个水牢,我倒是觉得挺舒服的,一点都不想走。”齐教主说罢,笑得人畜无害。

解九颇有些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感慨,眼下他也不想放了这好不容易逮进来的祖宗,谁料那张启山踩着那武当的山门,抱着一把古刀,说来讨人。

若是不给,武当欠盟主一个交代,若是给了,盟主怎么处置这武林公害,也需得给武当和其余各派一个交代。


齐桓打量着解九的神色,道:“你这臭道士,又在想些什么弯弯绕绕?”

解九一咬牙,从掌心中亮出两枚铜铃,道:“盟主来武当讨人,你要么选择急病突发死在这里,要么选择乖乖跟我出去。”

“妈呀,张启山那破盟主还有那能耐?”齐教主阴阳怪气道:“你们会乖乖听他的?”

解九叹气:“代掌门师叔的意思是还盟主一具尸体。”

齐桓哈哈大笑,道:“听着是那老头子能做出来的事。”

解九把两枚铜铃掰碎,讲里面两枚药丸一并倒出来,混在手心里,在齐桓面前摊开。

“一枚有蛊,一枚有毒。蛊是十日蛊,毒是当下毒。”解九好心提醒道:“都是无解。”

齐桓当初听说过苗疆的十日蛊,那蛊本是一个女子为病入膏肓心上人养的,只为求十日无病无痛的光阴用来缱绻,后来却被有心人用来害人性命。他手腕上戴着沉重的铁腕链,一抬手哗啦作响。

他拿了左边那枚带毒的,又放下,抬眼看着解九。

解九道:“十日蛊发作时痛苦万分,左右是死,倒不如直接吃了那枚有毒的,你又没有什么别的念想了吧,多出那十日又有何区别。”

是啊,又有什么别的念想呢。

“真是不该有什么念想了……”

解九打开锁链,把齐桓抱在怀里,张启山面无表情的在恶牢门口等着他。

后面是颇有些得意的玄中道长和几位师弟。

解九垂下眸子,道:“盟主,这魔头在牢中自尽了。”

张启山瞳孔收紧,眼前发黑,勉强镇定,连道三声好。

玄中道长上前道:“武当山清净之地,解九你快些处理了这贼人的尸首。”

解九双手打横抱着齐桓,面上云淡风轻,他道:“既然武当山是清净之地,不如交由盟主处置。”

这样也能卖张启山一个好。一举两得,何乐不为?玄中想到这,采纳了解九意见。

张启山从解九手中接过一动不动的齐桓,解九道:“他跟我说,在世上也没什么念想了。”

张启山目光静静地扫过齐桓苍白的面颊,半晌道:“怎么会没有呢。”

说罢,转身离去。

“你这魔头。”张启山微微仰头,眼眶发红。

怀中的人前所未有的冰冷安静。

武当山的弟子静默的立在两旁,给张启山让出一条下山的路。

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气让人恐惧。


“师叔。”解九带上房门。

玄中手中的竹笼被吓的掉在地上,咳了几声道:“你怎么进来了?”

解九弯腰捡起那个小竹笼,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玄中。

笼中装着一只黄色的长毛蜘蛛。

“师叔何时跟老五一样,喜欢玩这些小活物?”



“张启山。”齐桓从房中出来,又换了一身红衣,宛如许多年前那次初遇,一双桃花眼张扬又澄澈。

张启山把他抵在门板上,低头看着他还有些苍白嘴唇,在他轻轻磨蹭。

“你当真无事?”

齐桓灿然一笑,唇边酒窝若隐若现。“当然啦,本尊哪有那么容易死。你别蹭了,怪痒的。”

张启山呼出的热气悉数喷在他白嫩的脖颈上,两人身高相近,张启山比他更健壮些,整个人都欺在他身上,让他莫名的心跳加速。

“我们走吧,去魔教也好,回京城也好,还有东北老家,还是去江南找一处院落……”张启山话突然多了起来。

齐桓挑眉:“佛爷这是打算跟了我?”

张启山不轻不重的吻着十分嚣张的齐教主的嘴唇,一吻作罢,看着不住喘息的齐桓,答道:“入赘。”

“真新鲜。”齐教主嘲道,“不说这些,你长这么大,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张启山皱眉,道:“少时想和日山在京城活下去,能吃上顿饱饭。后来遇见你,就想着你能原谅我,能……”

“能什么?”

“能喜欢我,能多对我笑一笑。”张启山揉了揉齐桓的头发。

“这算什么愿望,还有别的吗?”齐教主继续逼问。

“想咱俩好好的,踏遍天下青山,饮遍四处好酒。”

踏遍青山,饮遍好酒。

还剩九天,真的好难啊。

齐桓不禁苦笑,道:“换一个。”

张启山想了想道:“回关外。”

关外有一处神山,懵懂记事时听阿婆说过,和心爱之人同去,便能长相守,至白头。

齐桓看着他,点头道:“好。”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