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年华不归

这是一个真八爷穿成佛爷小亲兵,和假八爷斗智斗勇的故事。
一 仙人独行

长沙,张府。

“佛爷,解九爷和齐八爷来了。”

张启山放下手中的笔,抬眼道:“叫他们到客厅等我。”

还未到客厅,张启山就听见尹新月的声音,“让我去干嘛?”

“老八,怎么回事?”张启山进来坐下,看见尹新月手中拿着一张请帖。

齐铁嘴用肩膀碰了碰边上的解九爷,“佛爷,你听老九说。”

解九推了下眼镜,缓缓道:“今日陆建勋来送请帖,请我家太太去参加他夫人的生日宴会,也一并带来了尹小姐的请帖让我代为转交。”解九爷看着张启山凝重的面色,顿了一下,继续道:“陆建勋说他夫人好不容易来趟长沙,还望佛爷看在上峰的面上,让张夫人参加宴会。”

张启山轻笑,抿了一口茶水,“你们觉得有这么简单?”

尹新月听了个大概,抱着胳膊扬起嘴角,“有什么的,我堂堂新月饭店大小姐,别说他陆建勋,连你那上峰,见了我爹爹还得礼让三分,夫君你放心,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齐铁嘴忙拱手,“佛爷,就怕陆建勋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解九爷也附和道:“老八说的对,陆建勋走了以后我赶忙去香堂叫了老八一同前来商议此事。”

佛爷微微颔首,“陆建勋许久没有动静,我也感觉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

“我说你们这帮大男人怎么磨磨叽叽的啊,不就是让我这个张夫人在长沙城里露个面吗,都说了他不敢动我的。”尹新月来回翻翻那张请帖,横竖都是一个普通的宴会嘛。

张启山看着尹新月,勾起嘴角,郑重道,“尹小姐,莫要因为我坏了清誉。”

尹新月因为张启山这句话娇俏的面庞气的发红,指着张启山就要开始发作。

齐铁嘴见状忙上前拦住尹新月,“嫂子别生气,佛爷不是担心你的安危嘛。”

“我没担心她的安危。”张启山站起身,“只是觉得此次来者不善。老八,不如你陪尹小姐赴会。”

齐铁嘴应了下来,冲尹新月笑了笑。

“老八,依我看,你还是先给尹小姐卜上一卦吧。”解九道。

齐铁嘴闭了眼,修长白净的手指做着卜卦的动作,只是半晌也不见他说话。


见齐铁嘴停了手上的动作,脸色却一脸苍白,解九爷不禁问,“老八,卦相怎么样?”。

“嫂子福星高照,此行自是有惊无险。”齐铁嘴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

“这就好。”解九冲着佛爷拱个手,“佛爷,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和老八就先走了。”

齐铁嘴心不在焉的附和一句,临行前又看了一眼尹新月手上的大红请帖,刺眼的红渗到了心底。

只是自以为乐天知命,却不能笑对生死……齐铁嘴摇头苦笑。

翌日

陆府张灯结彩,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齐铁嘴难得换下那身灰扑扑的土气长褂,穿了一身西装,帅气极了。

就连送他和尹新月过来的司机也多夸了八爷几句。

尹新月也是精心打扮了的,一件淡粉色大衣,衬的她的模样更加精致娇俏了。

“这就是张夫人吧,真是漂亮。”一个打扮极其华贵的少妇笑着迎过来,“张夫人赏脸,快入座。”

尹新月看着这些穿着华贵的夫人们,低声跟齐铁嘴说,“庸脂俗粉。”

“那是自然,她们怎么能比得上嫂子天生丽质呢。”

落了座,尹新月和齐铁嘴自然被安排在了最前排,院里搭了一个戏台,说是从京城请来的戏班子在台上唱戏。

“张夫人听着他们唱的戏,觉得地道吗?”陆夫人低声问道。

“还不错。”

台上白娘娘和青蛇二人拿着剑在跟法海斗法,咿咿呀呀好不精彩。

“新做的点心。”一个小厮低着头端来盘糕点,刚从齐铁嘴这边走过,那小厮就掏出一把匕首,直直的向尹新月刺去。

“小心!”齐铁嘴奋力推开那个小厮,把尹新月护在身后。

那小厮动作极快,虽被齐铁嘴推开几分,旋即反应过来,又提起匕首刺去。

这一下,饶是齐铁嘴再想护住尹新月,自己全身而退,怕是不能了。

一时之间乱成一团,远远的听见陆府的家兵向这边跑来。

那把匕首被狠狠的插在心口,齐铁嘴奋力保持住一丝清明,看见了尹新月哭花的脸。

“别哭。”小姑娘,哭的这么难看,还指着你帮佛爷呢。

那尹新月是佛爷的贵人,佛爷日后有难还需得她相助,我齐八身无挂牵,不像佛爷是人中龙凤,护着长沙百姓,家大业大。

说到底,那卦相有惊无险的是那尹大小姐,有去无还的是他齐老八。

陆建勋远远的看着那杀手动了手,才按动扳机,将那人杀死。

“张夫人,我府上有军医,不如……”陆建勋抱起已经失去意识的齐铁嘴。

尹新月见状,这杀手敢冲着自己来,这陆建勋必是逃不了干系,还敢让他的军医来医老八?

“去医院!”尹新月一抹眼泪,“开车!”

陆建勋和尹新月眼看着齐铁嘴被推进了急诊室,尹新月看着一身血的陆建勋,恨不得一枪崩了他,“事情是在你府上出的,齐八爷要是要什么事,你也下去陪他!你看我尹新月能不能做到。”

陆建勋赔笑,“张夫人言重了,那小厮分明是混入我府中的,我不也马上毙了他,防止他伤了八爷又伤您嘛。”

尹新月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合着还想让我谢谢你?”

陆建勋摸了摸自己的帽檐,自信道,“八爷定会没事的。”

齐铁嘴再次清醒时,好悬没再吓昏过去,他站在手术台前,边上还有几位护士和一个医生,急急忙忙的对着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自己做抢救。

齐铁嘴果真是变成齐闭嘴咯。

别救了,我都死了!

“医生,病人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护士摘下口罩。

“我看病人还能救醒。”医生说,“你们先出去吧,我再试试。”

“这……”那两名护士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都离开了手术室。

“医生一定是有什么绝招不想让我们看见。”出了门那两名护士低声交谈着匆匆离开。

这医生不会是要解剖我吧?

“医生,我们谈谈,我真不是仙人,给我留个全尸吧,别解剖了,都一样的……”

齐铁嘴冲着医生又喊又跳却徒劳无功。

“刘医生,好久不见。”

裘德考?他也来解剖我?

哎哟喂,佛爷你快来救我吧……

见那裘德考身后又跟进来一个带着帽子的男子,男子身量和自己相似,手上提着一个箱子。

“你要的那些药,我给你找来了,今天的事儿,我不希望让别人知道。”裘德考对医生说。

那个带帽子的男子摘下帽子,躺在另外一张床上,齐铁嘴特意走了过去看看那那男子的相貌,却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分明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不好,这果然是个阴谋。齐铁嘴又要掐指一算,却什么也算不出。

自己都是一缕孤魂了,哪有窥知天命的机会啊。

刘医生给那个齐铁嘴一模一样的人注射了麻醉剂,过了几分钟,递了一个眼色给裘德考。

裘德考笑着拿出了一把小刀,对准那个人的心脏上方就捅了进去。

“没伤到心脏,快医治吧。”裘德考拉过齐铁嘴的那张床,拉过白布,盖住了齐铁嘴的脸,遗憾道“九门中,我最佩服八爷,可惜啊。”

说罢,推走那张床。

齐铁嘴在一旁看着刘医生给那个假八爷缝伤口,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想跟着裘德考出去,却不料一阵眩晕,意识被一点点抽离自己。

死都死了,莫不是要魂飞魄散?

也罢,仙人独行,哪来的家人,哪来的牵挂。

只是佛爷,只怕老八不能继续为你卜吉凶祸福,为你担惊受怕了……




第一章就把八爷写死了,我是不是第一个这么作死的?
终于开了一八的坑,保证不坑保证he,时间点是去完北京回来,然后说一下尹新月,这里没有任何要黑尹小姐及其扮演者的意思,再蓝后呢,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撒花*(^o^)/*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