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年华不归

先排雷,
1 此文为八爷魂穿张府小亲兵,大篇幅佛爷和小亲兵八爷JQ,介意者慎入。
2 小亲兵版八爷,有些张家人的通性:身体倍棒,天赋异禀,介意主角光环的,慎入。



齐铁嘴投给张启山一记眼刀。

被副官背着的齐铁嘴又投给张启山一记眼刀。

“你要是再瞪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张启山手上的匕首转了转,“副官,让他自己走。”

“张启山明明是你先一脚踩我身上了,现在倒像我在挑衅你似的。”齐铁嘴仗着他现在面上还是个张家小辈,索性任着性子对张启山说怼就怼。

二月红不好意思的捂脸,“阿霁你别这样,我也不小心踩到你了……”

“得,二爷都这么说了……”齐铁嘴从张副官的背上跳下来,揉揉被一二铁蹄践踏过的身躯,坚强的一步一步蹭着往前走。

“佛爷。”张副官看见齐铁嘴行动不便的样子,忍不住想上去帮忙。

张启山拉住张副官,“别管他,装的,我踩的是他胳膊。”

二月红补充,“我踩的也是胳膊。”

齐铁嘴手一挥,心道这一个个的,肚子里都这么黑,没好气的说“对对对,你们都不是过河拆桥了,是过河炸桥,不管人在不在桥上。”

二月红低头抿着嘴偷笑,副官目光炯炯的看着张启山,张启山看着少年气红了眼眶,蹲下身来,“上来,我背你。”

张启山蹲下来也是想给阿霁一个台阶下,小孩脸皮薄,给他个台阶下,他就不闹了,也不能真的不识趣的让张大佛爷亲自背他。

齐铁嘴看张启山那样,通透如他,又怎么能不明白张启山的意思。

那又怎样,我现在又不是九门老八,也不是人前端着架子的铁嘴直断,死都死过一回了,还有什么的。

“那就……有劳佛爷了?”齐铁嘴奸计得逞般捂嘴偷笑,轻轻一跃,牢牢的勾住张启山的脖颈。

张启山莫名其妙竟然被将了一军,侧过头去朝着背上的少年轻声说,“你可要舒舒服服的……”说罢站起身来,托在身后的手狠狠的掐了一把齐铁嘴的屁股。

齐铁嘴疼的直咧嘴,使这么大劲,一定青了。他怎么也没料到堂堂正正的佛爷,竟然跟他一个“小辈”儿玩阴的。

几人提着风灯一路走了许久,齐铁嘴在张启山耳畔小声嘟囔,“佛爷,歇会吧,你不累我都累了。”

张启山掂了掂背上的少年,“你有什么累的。”

“我饿了还不成嘛。”

张启山放齐铁嘴下来,活动活动有些僵了的手臂。“停下来歇会。”

“阿霁,给。”副官打开一袋压缩饼干,递给齐铁嘴。

齐铁嘴冲他笑了笑,低头就啃。

像多好吃似的,跟老八一样,吃什么都吃的那么香。张启山低头想着,仿佛下一秒就有老八在他耳边说,“佛爷,你吃不吃,真的好吃!得,你不吃我吃!”

齐铁嘴看张启山坐一边发呆,忍不住又凑上去,腆着脸问,“佛爷,不吃啊?”

张启山抬手揉乱了齐铁嘴一头黑色短发,“你说你一个小伙子,怎么这么爱撩闲?”

“撩闲???”

张启山笑的露出一口白牙,副官也忍不住插话道,“阿霁你是不是来长沙太长时间东北话都不会说了。”

得,齐铁嘴低头又啃了一口饼干,你们都东北来的,还能不能再骄傲一点。

“副官!给我水!”

吃了饼干,又喝了水,香香的咋吧咋吧嘴,闲不住的某个人,又开始左右排查。

这张家少年的耳力极好,齐铁嘴这次是清晰的听见了上次下矿山,听见的唱戏声音,“佛爷,你听见了吗?”

张启山侧耳而听,微微颔首。

“循着声音,我们走。”

果然是有人在捣鬼,二月红忙拦住张启山,“佛爷,先不要打了。”

齐铁嘴和二月红一同把那个蓬头垢面的人扶了起来,仔细看看,不是怪物,竟是个双目被割瞎的老矿工。

“啧啧啧,二爷,我看我们出去后和报社的记者商量商量,今年长沙尊老爱幼之星给我们俩得了。”齐铁嘴故意大声的说。

副官心里透明白这小阿霁在针对佛爷刚才打老矿工的事儿阴阳怪气。看着那小子扬着下巴得瑟的样子,忍不住替张启山说了句话。“你们俩当之无愧尊老,爱幼的话,还得我们佛爷。”

哟呵,张副官是不是我有一阵没怼你了。齐铁嘴白了他一眼。

“别闹了,我们继续往下走。”张启山和老矿工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矿山下的员工宿舍。

副官重新启动了矿下的发电机,矿洞渐渐被电灯点亮。

“我们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张启山说。

齐铁嘴四周打量一翻,从副官那要回自己的背包,翻出了一沓黄符纸。

“这儿贴上。”齐铁嘴分出几张符纸分给一同来的伙计,“哥们,那上面贴一张,诶,叫你呢,那个大个,我够不着。”

“对对对,佛爷你别动,让我也给你pia一张。”

张启山看着额头上被贴上符纸,一把把黄符拽了下来。“你干什么呢?”

齐铁嘴紧接着给二月红和副官他们人手一张,总算发光了那些黄符,才有空搭理张启山:“外面有头发妖怪,我这防着点,万一我们睡着睡着就被头发妖怪弄死了呢?”

“装神弄鬼。”

“说我装神弄鬼还叫我下来干嘛?”齐铁嘴撇嘴。

趁齐铁嘴在那上窜下跳贴符纸,二月红已经成功的让老矿工敞开心扉,探听到不少先人事迹。

张启山也皱着眉头在一旁研究新找到的资料。“要是老八在的话,他应该怎么想呢?”

副官抱着手臂,“佛爷,八爷还在上面养伤,你听听小阿霁的想法吧。”

老八生着玲珑心,算命更是算人心,一个少年,能与他并肩吗?

张启山本来就心烦意乱,他竟然无比想念那个温润如玉的齐八爷。

“副官,有一个人,要是见不到他,就会非常想念。”张启山抬眼远远看见眉目俊朗阿霁,“甚至对着另外一个人,还想着那个人的样子。我这是怎么了?”

张副官想了想,“佛爷,还是问问二爷吧,你说的这种情况我没经历过。”

“你去问,记住——”张启山挑眉,“别说是我让你问的。”

半晌,张副官红着一张脸回来,“佛爷,二爷问我是不是看上谁家姑娘了。”

张启山轻咳一声,“什么意思?”

“二爷说,那叫相思滋味。”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