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年华不归

先排雷
1.此文为八爷魂穿张府小亲兵,虽然以后会穿回去,但是大篇幅佛爷和小亲兵版八爷JQ,介意慎入。
2.小亲兵八爷为高配版张家人,低配小哥,有主角光环,介意慎入。






副官纠结了半天,站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请阿霁。

要不然直接打晕,扛过去?

齐铁嘴早就从屋里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小军官了,看他半天不走也不进来,乐得啃着刚才从张启山那顺过来的苹果,假装不知道门口还有个人杵着。

呆瓜。

齐铁嘴暗骂了一句。

“阿霁,是我,开门啊!”门外杵着的呆瓜终于开口喊道。

齐铁嘴扔了苹果核,脸上堆满笑容去给张副官开门。

“哎哟,副官啊,有何贵干呐。”

“那个你没生佛爷气吧?”张副官红了一张老脸。这可该怎么开口啊,刚回府上的时候,佛爷因为八爷,狠狠的说了阿霁,大家伙都眼瞅着这小哭包是含着泪跑走的,现在佛爷还想把人找过去请吃饭。

打脸。

“生佛爷气?”齐铁嘴突然明白了张副官为什么一副便秘的表情了,只见他抿嘴一笑,翘上了二郎腿。阴阳怪气,“生他气?谁敢呢!”

副官翻了个白眼,这不还是生气呢么……

“阿霁,你听我说,佛爷……”佛爷啥来着,这一开口,张副官就后悔没跟齐八爷学上几招,只能暗暗运了气,准备和眼前臭得瑟的小子来硬的。

要是搁从前,齐铁嘴那副小身板,饶是能算命,算人心,也断断是察觉不到副官起了对他动手的意思,可是现在,张家少年身手不错眼力过人,眼看着副官一举一动,大概就能猜出他接下来的动作,齐铁嘴喊了一嗓子连忙躲开。

“你……你你…要干什么!”

张副官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佛爷叫你晚上去他那吃饭。”

齐铁嘴心道他想说的就是这个,摆出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我早就知道啊,佛爷跟我说了。”

你怎么会知道!!!

张副官要不是人设还在,早就蹲一边画圈圈了,他面无表情,“你怎么会去见佛爷?”

早知道你已经知道了,我为什么还要这么纠结,为了哄你,我还特意跑去买了糍粑!张副官心里感慨万千,最后只凝练成了一句话,“吃好,喝好,我先走了。”

“诶,等等,怀里藏了什么吃的,都是给我买的了,就别在带回去了。”齐铁嘴一脸得意的拉住张副官。

张副官心里生无可恋,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掏出用荷叶包着的糍粑,放到了齐铁嘴手里。

“哈哈哈哈,呆瓜,你要是不跑那么远去给我买这个,你一定能知道我去找佛爷了,谢谢啦!”



“佛爷,你……”齐铁嘴欲言又止,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你那碗要是不吃,就给我吃吧。”

“这碗?”张启山抬起自己面前的那碗酒酿圆子。“不要。”

齐铁嘴振振有辞,“还说晚上吃好的呢,连酒酿圆子都不管够。”

张启山扫了一眼这满桌子的菜:莲藕炖猪蹄,清蒸鲈鱼,一盘子新捕的大闸蟹,除此之外还有几样素菜,几样齐铁嘴喜欢的湘菜。

“不管你说什么,我这碗酒酿圆子,你就别想了。”

齐铁嘴其实也吃了八九分饱,一副泼皮模样把筷子一扔,“不吃了不吃了。”

张启山冷笑一声,任由齐铁嘴在那撒泼打滚,自己那碗酒酿圆子,生生是一口没吃也不分给齐铁嘴。

“佛爷,你家厨娘做的酒酿圆子是世上一绝,偏偏你还吊着胃口,不管够。”

张启山轻轻擦了擦嘴角,“你那酒量,要不是今天心情好,连一碗都不想给你吃。”吃完就醉,醉了就作死。感情你醒了后,睁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忘的一干二净。

齐铁嘴看张启山心意已决,多说也无益,开始打起别的主意。

“佛爷,你说我现在是你贴身亲兵了,有多贴身?”齐铁嘴问。

“比副官贴身。”

齐铁嘴凑了上去,“是不是贴身到你得把床让给我一半睡?”

张启山想了想,对眼前这个张扬得意的少年勾了勾手指头,“你过来我告诉你,有多贴身。”

齐铁嘴吓得连连后退,“算了,佛爷我错了。”

张启山对于齐铁嘴这种撩完就跑毫无底限的行为早就深恶痛绝,长腿一迈把作死少年堵在墙边。

“佛…佛佛爷,我错了,真的!”齐铁嘴想逃却被困在张启山双臂之间,“您何必和我一般见识呢!”

张启山勾唇笑的带着股邪劲,“不说我还忘了,下矿山的时候,非得让我背,嗯?”

齐铁嘴没想到佛爷翻后账,一脸生无可恋的说,“不是你自己要背的嘛……”

“堂堂九门八爷,下矿山时插科打诨,装模作样……这要是传出去,啧啧啧。”

齐铁嘴连连作揖,“佛爷,我真的错了,我要知道你现在挑我理,我是怎么也不能当初顶着阿霁这张脸作死啊。”

张启山居高临下的捏了捏齐铁嘴的脸,“我也不能为老不尊,阿霁不会怪我欺负你吧?”

呸,还装上瘾了。

齐铁嘴翻了一个白眼,“佛爷,我是铁嘴。”

张启山笑的露出一口白牙,看见眼前人示弱,再逗他也没什么意思了。

齐铁嘴愣了半天,半晌才抬头迎上张启山,“佛爷,我想到了。”

张启山敛了笑容,“去卧房。”

“如果说,裘德考的计划还有什么漏洞的话,那就是我了,谁也没有想到,一开始就被当成弃子的老八,还能重新活过来,顶着阿霁的样子,回到佛爷身边。”

张启山看着少年唇红齿白,侃侃而谈,一半的心思竟然让齐铁嘴吸引过去。

“我在想,如果给那个假货一个契机,他会不会跟你决裂?”

张启山回过神,“如果他有把握尹新月站在他那边,并且我羽翼折损,回天乏力,他会和我决裂,进而堂而皇之的站到裘德考那边。”

齐铁嘴接着说,“对,不如我们就给他营造一个这样的假象。”

“以你之见?”

“尹小姐倒是好办,就是下一步——”齐铁嘴顿了顿,“佛爷,还希望你多配合我。”


长沙城第一片秋叶落了,夜风卷起残叶,不知吹向了何处。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