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年华不归


先排雷
1.此文为老八魂穿张府小亲兵,大篇幅小亲兵版八爷和佛爷JQ(以后会穿回来),介意慎入。
2.小亲兵版八爷有属于高配张家人,低配小哥,有主角光环,介意慎入。
3.私以为没有绝对的反派,假八爷没有一黑到底。
最后,所有锅都给我。




满城飘雪,茶楼里一壶清茶生出袅袅青烟,军官的神色被压低的帽檐遮住。

“副官。”张启山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你去看看阿霁怎么样了!”

张副官面露难色:“佛爷,八爷之前说,在冒牌八爷出现之前,不要暴露……”

张启山把枪狠狠一撂,颓然坐下。

雪还在下,要不是白色里衣上一道道血痕,少年单薄的身体几乎被积雪融为一体。

齐铁嘴又咳出了一嘴血沫子,风声依旧,雪却突然停了。

他抬头一看,披着白色大氅的旧时书生,撑着一把伞,替他挡了大半风雪。

“我当是谁,这不是佛爷府上最风光的阿霁吗?”书生扶了扶眼镜,俯下身将少年拦腰抱起。

齐铁嘴第一次从这么近的角度看见和自己一样的脸,这么久没在镜中看见,还以为是个快遗忘的故人。

“八……八爷。”少年哑着嗓子。

“你最好别说话。”

茶楼上副官冲佛爷行了一个军礼,“佛爷,小八爷被大八爷抱走了。”

张启山若有所思:“抱?”

“是的,我亲眼看见,小八爷被抱进了齐家香堂。”

张启山的枪拔起来又放了回去,“回府。”

齐铁嘴在变成小亲兵之后第一次重新躺到了自己的床上。

伤口疼,但是床不错。

他齐铁嘴算人心,算到那冒牌货定会对自己施援手,却没算到,他能让出齐家最好的床给一个一直和自己对立的陌生人。

“喝了这碗药,好好睡一觉。”被一点也不温柔的灌了一肚子药的齐铁嘴来不及回味药的味道就被塞了一颗糖渍话梅。

“齐八爷……”齐铁嘴别别扭扭的对着冒牌货叫自己的名字,“为什么救我?”

“被毒打一顿赶出家门的狗,捡回来喂喂,留着看门——”那人抻长了尾音,“叫八爷叫的那么别扭,不如叫我清原。”

清原?齐铁嘴满脸疑惑,这是冒牌货的诨名还是冒牌货本来的名字?

清原脸色不变:“齐铁嘴是我的名号,殊不知清原是我本来的名字。”

呸呸呸,齐铁嘴翻了一个白眼,你再编一个!你现在比张启山冒充彭三鞭还大言不惭的要显摆东北话的时候还不要脸!

老子什么时候叫清原了?你自己的名非得往我齐八爷身上安!

齐铁嘴心里一阵咆哮,面上却忍住了:“那清原可要看仔细了,拣回来的是家狗,还是野狼……”

清原轻笑,那张风雅惯了的脸难得露出阴狠的表情,哪怕一闪而过,也被齐铁嘴捕捉到了。

“我可不是东郭先生,那匹野狼崽子,也仔细点自己的皮。”


张启山回了府,冒着雪去了靶场,顶着火气,打光了自己配枪和副官配枪的所有子弹。

“佛爷……”张副官欲言又止。

“说!”

“佛爷,你这大下雪天的,不瞄准靶子打,多容易打伤人。”

张启山把枪扔给他,与此同时,二十个立靶应声倒地。

“重新弄好。”

军阀转身离开,留下属蛇的副官重新把那些木柄根部被打断的立靶插回原处。

八爷身上的鞭伤也是您抽的,那鼻梁,脸颊青紫也是你揍的,同意配合人家计谋的,还是你……现在知道自己舍不得了……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