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年华不归

先排雷
此文为老八魂穿张府小亲兵,大篇幅小亲兵版八爷和佛爷JQ(以后会穿回来),介意慎入。


十一

齐铁嘴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阳光打在院中,外墙角有些未化残雪,透着晶莹的阳光。

仿佛自己回到之前每年冬天的雪后初霁,佛爷总是叫着笑眯眯的副官来请自己去吃羊肉火锅。自己也取出腌好的泡椒,宝贝似的捧着到张府,遛到后厨,说佛爷让添一道泡椒凤爪。

下意识的伸长脖子找了找小满,齐铁嘴忽然想起那小满早就被假老八——清原给打发走了。

小满机灵,要是真和清原朝夕相处那么待着,难免会发现一些个端倪,院里也不见别的伙计,那清原也是个独行的人。

一碗冒着白烟的白粥洒了几条细细的咸菜,清原也没比打发要饭的温柔多少,粥碗磕在桌上,一声轻响。“喏,吃吧。”

齐铁嘴白了他一眼:“嗟来之食吃不得,那你的‘喏’来之食,我就吃得了?”

齐铁嘴眼看着那冒牌货说句不吃算了,重新把饭碗拿走。

张家少年身体底子好,修养了几天,齐铁嘴又活蹦乱跳的喂喂驴,逗逗鸟,顺便再监视清原的行踪。

他给原来的堂口后面开了一个小门,平时出入都通过那个小门。齐铁嘴跟踪过几次,每一次,都是上了一辆小轿车,离开长沙城,一走就是小半天。

而张启山,就偏偏挑在‘八爷’前脚刚走,十分赶巧的过来找八爷,一脸无辜的在齐家堂口上,等上半日,再恰恰不巧的赶在‘八爷’回来之前,有紧急公务,匆匆离开。

今天,佛爷又来了。

军官穿了笔挺的军装,披着大氅,大大方方的坐在红木椅子上喝茶。

“佛爷。”少年从高墙上一跃而下,轻巧的像一只燕子,“他又坐车出城了。”

张启山放下茶杯:“这几次,他去的都是矿山附近的一个村庄。”

齐铁嘴神色凝重,“下矿山?”

张启山摇头:“没有,只是停留。那是一户普通农家,他也是待一会儿就出来。”

齐铁嘴心里生疑,连忙卜了一卦。

张启山挑眉,装模作样:“大凶?”

齐铁嘴点头又摇头,“这次不是佛爷您喜欢的大凶了,是祸福相依。”

只是不知道,是因祸得福还是由福生祸。

张启山盯着齐铁嘴平坦的胸脯,“谁说我喜欢大凶?”

莫名其妙觉得很羞耻的齐铁嘴很尴尬的扯了扯自己外衫:“你查到那户人家的底细了吗?”

张启山眯起眼睛,摸了摸齐铁嘴的一头短发:“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普通农户。”

“办什么事?”

“照顾一个人。”张启山把手指插到少年柔软的发间,“这你能算出来吗?”

齐铁嘴任由张启山弄乱了碎碎的头发,抱着胳膊问道:“是我?”

张启山点头。

齐铁嘴笑的一脸得意。这倒不是算出来的,他齐老八,若是被张启山提醒到这地步还算不出来,那真就是不用在长沙城混了。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