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犹记曾相惜(一)

前世今生梗。
想换一种方式解读人物的关系,所有的ooc都是我的锅。



Approach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萧索的背影,心里暗暗咂摸着这句话。

那是他偶然从二爷嘴里听到的对丫头说的情话。

用在他和张启山的初遇,再合适不过。

“你信因果轮回前世今生吗?”齐铁嘴喃喃自语。



Back

“佛爷,这个墓可下不得。”齐铁嘴拦在张启山面前,指着桌上铺开的帛书,“这里外山外水,中心出脉,看似一处风水宝穴。”齐铁嘴的眸光微微闪烁,接着道:“实则为不进生气,不出戾气的一处凶墓!”

张启山推开挡住视线的齐铁嘴,“那又如何?”

齐铁嘴促狭一笑,“嫂子要是听说你要下这么凶的斗,不知道会怎样。”

“算命的,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胡说。”张启山眉头紧蹙,有些不耐烦。

齐铁嘴忙闭了嘴,敛了一脸笑容,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本古书。

张启山抬手要抢,没料到齐铁嘴动作迅速,把古书藏在背后,他只依稀看见书上写着商舆传三个字。

“佛爷,故事这种东西,自己看书哪有听我讲有意思呢?”

齐铁嘴笑的自信淡然,唇红齿白,眉目清秀,看得张启山一阵失神。

“这个墓,据我推断,是商国皇帝商舆的墓,而我呢,最近正好在研究他。”

“商国皇帝?”张启山努力搜刮着脑海里的各位君王,“你仔细说来。”

齐铁嘴抿了一口茶水:“那是一个昙花一现的王朝,存在时间大概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统治的地点是西南一带,最强盛的时候曾统一过长江以南。”

张启山点头示意他继续。

齐铁嘴满脸疑问:“还说啥?”

“你不是要说故事?不说你把书拿来给我。”张启山有些恼羞成怒。

齐铁嘴嘿嘿一笑:“慢慢讲,不要急嘛。”

算命先生全凭一张嘴,讲故事娓娓道来。

商舆十四岁就登基,登基时根基不稳,全凭长他七岁的定北侯陆泽替他内整朝堂外战四方。说到这个皇帝,别的长处没有,倒是个痴情种,十分爱慕他们邻国越国的裳月公主,几次三番求亲无果,只能不了了之。

时逢越国受外敌入侵,孤立无援,定北侯请命出使越国,提出条件:只要裳月公主和亲,他们就出兵帮助越国。

张启山静静地听着,一旁的副官却忍不住道:“趁火打劫。”

齐铁嘴白了他一眼,嘟囔道:“你知道个屁。”冲佛爷笑了笑,又接着说,“郎才女貌,倒也是一桩好姻缘。”

张启山又端详了一番帛书,“这个帛书是前几日我张家亲兵在一个死去的张家人手中找到的,我不管什么商舆和裳月,既然有我张家人因这而死,我就必须一探究竟。”

齐铁嘴苦着一张脸:“那商国善工,墓下定机关重重,加之戾气近千年没有疏导出去,指不定有多少粽子,恶鬼等着呢……”

张启山置若罔闻:“你的意思是大凶?”

“大凶啊佛爷!”

张启山指着齐铁嘴,一字一顿:“我就是喜欢大凶。”

Counterpart

当尹新月知道张启山要下墓的时候,张启山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出发了。

“你不准出事情,也不许缺胳膊少腿的。”尹新月替张启山整了整领子,“我等你回来。”

张启山面无表情的微微侧过脸,躲开尹新月的触碰。

尹新月心里酸酸的,无奈的叹了口气:“张府还有我,你放心吧。”谁叫我从见你第一眼,就那么喜欢你呢。

张启山叫来了副官,让他去请八爷。

尹新月苦笑,若是说上辈子她尹新月欠了张启山的,活该这辈子来还,那么他张启山,合该欠齐老八多少,才至于这辈子这么个上心法?

黑色的小汽车绝尘而去,偌大的张府,又只剩下她这个赖着不走的人了。



tbc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