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犹记曾相惜(六)

前世今生梗,想换一种方式解读他们之间的关系,所有的ooc都是我的锅。



King

商舆又咳了一口,裳月坐在塌边,轻轻的替他擦掉唇边的血痕。

“我要是死了……”商舆抓住裳月的手腕,“我要去找陆长风。”

裳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又被生生憋了回去。

“我都想起来了。”商舆叹气,“陆长风说要是他先我走了,他会在奈何桥等我。”

裳月反握住商舆帝的有些冰凉的手,“他不会等你。”

商舆听闻咳的剧烈,脸上泛起血色:“我没有!”

“他终生未娶,你却逼他让他助你娶我!”裳月冷笑,“他怎么会不气你?”

月余,商舆帝驾崩,年仅二十八岁,无子,传位于定北侯侄儿陆延。

Left

张启山带了副官和几个东北老家带回来信得过的伙计又下了一次商舆墓。

带回的除了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有一卷帛书。

齐铁嘴依然悠然自在的在监狱里过着他大爷般的生活,张启山手下的兵可能认不出尹新月,但是他齐八可是没有人不知道。

新兵训练,能进营晃悠的,除了那些有军衔,就独他齐铁嘴。

那就更没人敢欺负在监狱里做客的佛爷面前的大红人了。

许是两位九门的爷,偏好这一口?送饭的兵想到这,又给齐铁嘴加了一个鸡腿。

张启山风风火火的进来的时候,齐铁嘴刚吃完饭,心满意足的摸着肚子半躺着。

“走。”

齐铁嘴瞥了他一眼,翻了个身。

张启山脾气上来没惯齐铁嘴毛病,拎着后脖领子就给齐铁嘴薅了起来。

“你再得瑟,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

齐铁嘴这几天也是压着气,看张启山没个好脸,也红了眼眶,喊了回去:“你开枪!我齐老八这条命当初就是你救的,你要拿就拿去!”

张启山冷着脸:“你再说一遍?”

齐铁嘴苦笑,一字一顿:“佛爷舍命相救之恩,老八拿命还总可以了吧。”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