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犹记曾相惜(七)

前世今生梗,想换一种方式解读人物之间的关系,所有的ooc都是我的锅。



Mad

张启山听他说完这句话,心里凉了半截。

原来你齐铁嘴的出生入死,舍命相陪,不过是为了报我救你之恩。

怪不得你自在逍遥的做世上独行的仙人。

怪不得我一再表露心迹,你却故作不知。张启山指甲攥的发白,面上还一副轻松。“救你不过是为震名声,顺便之举,八爷莫要自作多情了,你还是走吧。”

齐铁嘴笑的恰到好处,微微颔首,在张启山的注视下,背手离开。

小满刚进堂口,被这一地的狼藉吓傻了,齐铁嘴抱着酒壶坐在地上,烂醉如泥。

“哎哟喂,八爷,你这倒底是怎么了。”小满从来没见过仙风道骨恍若谪仙的八爷能失态这个样子,也吓得够呛。

“完了……”齐铁嘴扔下酒壶,“商舆没喜欢过陆泽,这辈子张启山原来也没把齐老八当回事……”

小满扶起齐铁嘴:“我的爷,这都哪是哪啊。”佛爷还能拿你不当回事?

“陆泽又不欠他商舆的……人是杀了,祸福轮回我这辈子不受着呢么?天道罚我,他张启山算哪根葱……呸,整天穿的跟青萝卜似的……”

刚想给八爷弄点醒酒汤,小满一回头,正好撞上张启山。

张启山皱着眉看着齐铁嘴,手中拿着刚翻译过来的帛书。

“佛爷……我家爷喝多了,您大人大量……”小满赔个笑,一溜烟跑了。

张启山揽起胡说八道的齐铁嘴,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算命的醒了几分,吓得腿都软了,手臂赶紧把住张启山的手臂。

“佛……佛爷?”

张启山紧紧搂住他的腰,把他拉近自己,再次凑过唇,连吻带咬。

“不管你上辈子是谁,也不管我欠了你多少,这辈子你合该是我张启山的,别想跑,也别想骗我,我就跟你耗上了。”

嘴上警告着,张启山手上却不歇着,趁着齐铁嘴半推半就就想赶紧把人办了。

算命的穿的不少,扒了半天,终于露出圆润的跟白玉般肩头,色急的刚啃了一口,就被冲进来的人打断。

“佛爷……”副官捂住眼睛,音都颤了“尹小姐听刘老师说了帛书上的内容,到处找你,知道你来找八爷,割腕了。”

张启山细心把齐铁嘴大褂上的盘扣系好,对着副官说:“我马上回去,你去联系新月饭店,三天之内,务必送她回去。”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