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惟你(三)

张铁嘴X齐布防官,向沈毓伦太太的【布防官齐八爷和神算子张启山】致敬。

有私设,争取不崩,大家食用愉快,欢迎讨论。




第三章

七夕前几日,长沙下了好几天大雨,湘江水位暴涨,眼见着就要决堤。

齐八一脸的愁容,顶着大雨,指挥着士兵们筑堤防洪。

起先是穿着军装的军人们一袋一袋传着沙土,渐渐的,江边聚集了许多来帮忙的百姓。

“小满,你组织他们轮下班,给帮忙的人发着吃的。”

小满磕了下脚跟,行个军礼,领了命。

大家伙儿终于松了口气,累了一天,顾不得江边泥泞,都席地坐下,齐桓从小满那拿来几袋压缩饼干帮着发。

有个长得挺帅的大个子,从早上就来帮忙,几次齐桓都看见他干的比当兵还起劲。

“兄弟,辛苦了,跟着累一天了。”齐桓递给大个子一袋饼干。

张启山抬眼看着拿着一个块压缩饼干居高临下的齐桓,扑哧一声笑的露出一口白牙。

“我不饿。”

齐桓也席地坐下,自己打开了一袋,吃的喷香。

“你是哪家的伙计?”

张启山瞪大眼睛,指了指自己,“你问我?”

齐八点头,也不怪他错认,张启山就穿了一件伙计常穿的灰色短打,一条黑裤子也早被泥水溅的看不出料子好坏。

“不是谁家的伙计,自己找事做。”张启山答道。

“今天因为筑堤防洪,耽误了一天的工吧?”齐桓忽然想到,上下翻了翻自己的衣兜。

唉,新换的衣服,兜比脸干净。

张启山看出这傻小子是想掏钱给他,没戳破,忙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湘江要是决堤了,大家都不好做,耽误一天工,换来大伙平安也值当。”

齐桓莫名其妙的有点感动,泛起读书人那股酸劲,由衷感慨道:“若是我中华儿女都有你这样的觉悟,中华复兴指日可待。”

张启山:“……”

张启山偏头看他,眼前小军官年纪不大,脸上沾了几道泥污,更显的一双眼睛晶亮好看。

顶俊俏的小少爷,怎么就想不开非要来长沙当这个布防官?

“诶,雨停了。”

齐八少爷有些兴奋,站起来喊手下的士兵列队回营。

张启山坐在地上饶有兴趣的看着齐桓站着整队,齐桓转身,正好迎上张启山的目光。

回见。

张启山作了一个口型,伸出手弯了弯手指。

齐桓冲他微微颔首,阳光终于透过厚重的云层,打在他的帽檐上,显得他肃穆又庄重。


张日山看见张启山一身泥泞,噙着笑扔给张启山一条毛巾。

“大早上出去,到现在弄得跟泥猴似的回来了。”

张启山一边擦脸一边说:“本来打算看一看情况就回来的,没想到齐桓也带兵去抢险——”

“然后张大佛爷就受教了,也亲力亲为干了一天力工活?”张日山问道。

“也不累,当是为长沙百姓做事了。”张启山端着盆出去:“我去洗澡了。”

张日山斜倚门框抱着胳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当初拦着人家不让进,现在屁颠屁颠帮人家干活——”张日山冲着水声哗哗的里屋喊了一嗓子:“佛爷,你这么两面三刀,小齐长官知道吗?”

“滚。”水声停了一下,低沉好听的声音传到了张日山的耳朵里。“你懂个屁!”

张日山瘪嘴,悻悻离开。



齐桓回家的时候,就招呼管家让厨子准备点好吃的,这几天心总被洪涝牵扯着,没什么胃口,事情算是解决了,肚子也饿了起来。

“你都不知道,今天我们八少爷,那叫一个带劲。”小满刚进门,就跟管家念叨上了。“八少爷跟着大家一起干活,那叫一个亲力亲为爱民如子。”

抬手给了小满后脑勺一下子:“什么叫爱民如子?”齐桓瞪了他一眼,“天赋人权,当官的不是生来就比百姓高出一等的,你懂个屁,乱比喻什么?”

小满忙闭上嘴,一溜烟的跑了。

齐桓叹了口气,又喊了管家一声,“让厨房别做海鲜了,有点荤的就成。”

“成,我知道了。”

管家应了一声,心里却带点疑惑,刚才见面还嚷嚷着要吃蒸飞蟹和油焖大虾,这么快就变卦了?





*\(^o^)/*张铁嘴终于和齐布防官见面了,仰天大笑。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