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惟你(四)

张铁嘴X齐布防官,向沈毓伦太太的【布防官齐八爷和神算子张启山】致敬。

有私设,争取不崩,深夜发文,大家食用愉快,早些休息。




第四章

一连递上去的几个改革提案都石沉大海似的没了回音,齐八少爷新官上任的自信劲也泄了大半。

“小满,等会儿跟我出去转转。”合上笔帽,齐桓摘了眼镜,轻轻的捏着睛明穴,“打听打听长沙哪里好玩。”

“今个七夕……”小满堆起一脸笑容,“我约了人……”



七夕乞巧,明月当空,入了夜,长街上张灯结彩,人潮涌动,笑语不断。

留着短发穿着洋装学生也混在这古街彩灯当中挽手嬉闹。

当然最多的还属寻常人家的年轻男女,偷偷的扯着手,双双羞红了脸。

小满倒是负责,给齐桓寻了最热闹的一处街,扔了下来。

“您就逛逛,饿了还有卖吃的的,看好哪家姑娘,你就——嘿嘿嘿”


张启山不太喜欢热闹,七夕晚上主街上人多,他那算命的堂口,倒冷清了下来。

张启山反正也闲的慌,就支使张日山搬来了仓库里生灰的桃木手串和平安符,索性在门口摆了一个小摊。

早上他算过,离卦,生财。

“有钱不赚王八蛋。”张启山看着搬东西搭摊子的张日山,愉快的说。

张日山阴阳怪气的回了他一句:“对啊,大七夕的,老光棍不得赶紧赚钱攒老婆本啊……反正等会儿我要出去溜达,你自己卖吧。”

张启山就穿个灰色的长衫,抿着一张薄唇,看着来往的众人。

这些来往的一对对小年轻们,起初还有几个被摊位吸引,挑了几个小玩意买走,到后来再有人过来,就只是看看不买了。

木着一张脸,张启山趁有摊位挡着偷偷掐指又重算了一下。

张启山:“???”

既然没算错,那祖师爷你怎么解释到现在还没卖出去三分之一。

直到齐桓抿着小酒窝从一双双有情人肩膀后面挤到摊前,张启山才相信这卦象属实没错。

齐少爷挺高的个子,头发看上去软软的,眼睛亮的跟天边的月亮似的,透着一股灵动飘逸劲儿。

“你在这卖东西?”齐桓捞起一个桃木手串,“多少钱?”

张启山垂下眼,仔细归拢归拢摊上的小玩意,开口道:“只批发,不单卖。”

齐桓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三块银元,拍在张启山面前,“我都买了,你给我装上。”

张启山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淡淡的说了句,不够。

“行了啊——”齐桓道:“你先给我装上,明天送到齐府,我到时候把差的钱再补给你。”

张启山点头,那也行。

“你今天可以早点回家了,七夕节快去陪陪老婆吧。”齐桓一边拍掉手上的灰,一边说,笑的露出尖尖的虎牙。

“我不曾娶亲。”张启山递给齐桓一块手帕让他擦手。

可能是因为街上的人都成双成对,突然遇见一个同样形单影只的人会莫名生出几分相惜之感,齐八几乎脱口而出——

“这么热闹,一起转转?”



第二日,府上老仆给齐桓搬来一箱子小玩意,小桃木剑,手串,平安符……

“钱算清了?”

老仆点头:“管家与佛爷结算的。”

齐桓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口豆浆呛住了,咳了半天,“你说啥?谁结的?”

“佛爷啊,东西就是张启山张大佛爷亲自送过来的。”

齐桓眼睛瞪得老大,追问道:“他还说什么没有?”

“说多谢齐八少爷关照……还有多谢昨天晚上,少爷你陪他过七夕。”

齐桓哭笑不得,张嘴闭嘴几次,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重重咬了一口油条。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