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勤工俭学帅痞小天师佛x阴阳眼店老板温润八
私设如山,慎入。

本章关键字:陈警官身份有奖竞猜,二五九致富经,苦逼高中佛放假狂撩纯情八

青衣入梦(上)

玉缘店里的小电视上播着养生栏目,专家信誓旦旦的说最近全国心脏病突发在睡梦中猝死的原因就是现代人生活习惯太差了,除了要多吃蔬菜和水果,更要每周坚持锻炼云云。

齐铁嘴摸着心脏,笑道:“你可得好好工作,小爷可不想临死前还是个处男……”


莫测进店的时候,某齐姓奸商玳瑁眼镜镜片上闪过一道光,忙堆起一笑脸,“莫老师来了啊。”

这莫测莫老师是一高中的生物老师,经常光顾玉缘,而且明显是不缺钱又好忽悠的主,齐铁嘴敲她一笔,一个礼拜的营业额就达标了。

莫老师穿了一件淡青色的连衣裙,和之前的网红博主风大相径庭。

“莫老师今天很漂亮啊。”齐铁嘴笑的风度翩翩,道:“想挑些什么?”

莫测垂下眼眸,指了指展示台里那只冰花芙蓉玉镯,“可以试试吗。”

“哈哈,可以啊。”齐铁嘴带上手套取过那只淡粉色的细镯。

莫测笑盈盈的伸手去接,却在葱白手指接触到齐铁嘴手腕的一瞬,眼中闪过一抹阴狠,惊叫了一声缩回手。

她这一叫,吓得齐铁嘴好险没把玉镯给扔了:“莫老师你怎么了?”

“静电吧可能是。”莫测尴尬的笑了笑,“我买了,刷卡。”

目送着今天的大财主莫老师离开,小齐老板摸了摸胸口穷奇玉佩的位置,刚才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感觉它有点发烫。

摇了摇头,齐铁嘴把电视关了,拨通了二月红的电话。

“红二哥,现在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传来二月红温润好听的声音:“现在已经出院了,医生说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那……”丫头……齐铁嘴把话又憋了回去,“那保重身体啊。”

“嗯,我知道了。”

几秒钟后,齐铁嘴挂断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都要努力的生活下去,毕竟二月红从来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



结束了本学期最后一科考试,张启山提前交了试卷,就往外走,坐在前排的尹新月看张启山先走了,也草草涂了卡交卷,追了上去。

“张启山!”

张启山偏头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尹新月,面无表情道:“什么事。”

尹新月从书包里拿出那块欧米茄的特别款腕表,塞给张启山,道:“这个是给齐老板的误工费。”

张启山哦了一声,尹新月又追问道:“小齐老板也跟你一样是……”她想了半天,继续道:“会驱魔降妖的吗?”

张启山被尹新月的中二形容逗得扑哧一笑,摇头道:“没有,他啊,就是一个人很好的老板啊。”

尹新月问道:“那为什么他能见到丫头啊。”

张启山吐槽道:“你不能也看到丫头吗?”

“我只有在镜子里才能偶尔看见她啊,不像小齐老板只要摘下眼镜,就能看到她。”

张启山点头:“在一些上了年头的古镜中,倒是可以看到魂体……不过尹同学你胆子不小啊。”

尹新月得意道:“那当然,诶,你说像小齐老板那样的眼睛是不是能看出来所有的妖魔鬼怪啊。”

“你当他是孙悟空啊?火眼金睛?”张启山撇嘴,解释道:“也全不是这样,一些善于伪装成人类的或者能变成人形的妖怪他就看不出来。”

尹新月点点头,感慨道:“真是超级厉害!那我们没有机会看到那些妖怪了吗?”

张启山想了想,道:“简单粗暴来讲,世上的超自然生物分成两种,一种是魂体,那种我们就看不到,只有像小齐老板那种天生的阴阳眼才可以看到,还有一种是实体的,只要它们出现,我们都可以看到。”

尹新月心里一下子就清楚了,勾住张启山的胳膊就要请他去吃饭。

张启山皮笑肉不笑的挣脱尹新月的控制:“尹同学,谢谢,我还要回店里。”

尹新月哼了一声,愤然离去,冷风中又剩下张启山一个人噙着笑,悠然往学校后面的商业街走去。

“不对。”张启山突然想到他刚才给尹新月解释的话里面有不严谨的地方。

在他十五岁那年和老头子在东北,曾和一个能魂体实体切换的梦魅交过手。

张启山想到这,恨的牙根直痒痒,他清晰的记得梦魅一身淡青色的细密鳞片冰冷的触感和锋利的爪子抓开皮肉的痛苦。

善于变成魂体杀人于睡梦中的怪物,偏偏又有一套逆天的装备。

但是这些不愉快的记忆很快被期末考试后的喜悦冲淡,准备买些好吃的庆祝放假的张启山和从玉缘落荒而逃的莫老师于街角处堪堪错过。

“哥,我回来啦。”

张启山进了店,正好看见齐铁嘴拿个计算器,算来算去。

“天哪。”齐铁嘴一脸悲怆,“我入行时候,谁告诉我以后的日子一定是丰衣足食的。”

张启山摊手,吐槽道:“你狗五哥和解九老板都挺土豪的啊……二月红老师生活的也相当不错。”

“呸,你知道啥,吴老狗还有好几家训狗厂,平时还出书圈钱,解九不光做红木进出口生意,还投资房地产……二月红,二月红人家好歹是个名角好不好,唱一出戏就有多少赞助费呢。”齐铁嘴越说越生无可恋,“不行,张启山,咱们假期做兼职当神棍吧。”

张启山宠溺的笑了笑,“可以啊,你说了算。”说罢把尹新月给的那块充当误工费的腕表拿出来给齐铁嘴戴上。

“挺好看的,适合你。”张启山称赞道。

“尹小姐的误工费?”小齐老板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张启山你真是一棵摇钱树。”

市面价七万多的腕表在小齐老板多次去专柜试戴后,转了个圈,由张启山戴到了自己手上,齐铁嘴看着手腕上自带闪光的手表,开心到不行。

可是经过一番斗争,齐铁嘴还是把手表摘了下来,拉过张启山的手,给他塞了回去。

“我还是不要了,尹小姐是过来找你帮忙的。”

张启山又霸道的给齐铁嘴戴上,大手扣住齐铁嘴的手腕,笑到:“可是你是我的——老板啊。”

齐铁嘴这个小基佬的心被眼前这个小自己四岁的高中生撩的不争气的扑通扑通直跳,脸上的红云直飘到白嫩的耳根。



天色渐暗,下了班的陈警官拖着疲惫的步伐进到了电梯里,按了23层的按钮,电梯门刚要关上,单元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等会儿——”莫测脸色有些发白,虚浮着脚步也进了电梯间。

“莫老师你生病了?”陈警官看见住在自己家对门的莫测虚弱的样子,发挥社区好邻居的精神,善意的问道。

莫测冲陈警官勉强一笑,刚要说没事,就一个踉跄,好在被陈警官眼疾手快的扶住胳膊,才免于摔倒。

“莫老……”陈警官刚要问她要不要去医院,就被莫老师手臂上浮现的青色鳞片惊的说不出话。

好歹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警校优秀毕业生,又在刑警队里摸爬滚打了小两年,陈警官敛去一脸惊讶,开起玩笑道:“莫老师一点都不胖,是不是又乱减肥了,低血糖了吧?”

莫测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眼前嬉皮笑脸的陈警官,扶着打开的电梯门,缓缓的走回了自己的家。

陈警官转过身去,摘下帽子,轻轻的拭掉额头上的汗珠,英挺帅气的脸上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评论(1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