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勤工俭学帅痞小天师佛x阴阳眼店老板温润八
私设如山,慎入。

本章关键字:一八首次合作圈钱,莫测霍三娘相争为哪般,高二张日山勇斗持刀劫匪打脸陈警官

五•青衣入梦(下)

霍锦惜一脸愁容,戴着个大框眼镜妄想把浓重黑眼圈遮住。

“我真的不信鬼神——”霍老板把杯子哐当放在茶几上,一脸惊恐看着齐铁嘴道:“可是老娘都快被整死了,要不是昨天半夜手机响了,我真就死梦里了。”

齐铁嘴嘿嘿一笑,开解道:“我也做过噩梦啊,梦里有老马猴子追着我跑。”

“不,那种感觉不一样,那个长满了蓝色鳞片的怪物……”霍老板不住打寒颤,拉住齐铁嘴的手:“你去我家陪我啊,你是男的阳气重。要不然你给我找个天师,除了那邪物。”

齐铁嘴吓得连连摆手拒绝。

张启山再也忍不住两人的脑残对话,放下手里的活计,悠悠插话道:“我说霍姐姐,你看看我成不成。”

霍锦惜白了一眼前嬉皮笑脸的帅气男生,心道老娘知道齐老八是个小基佬,才放心邀请他的。开口骂道:“你知道个屁,放你进屋姐姐我清白还要不要了。”

张启山啧啧两声,看齐铁嘴一眼,道:“老板,你还想不想挣点外快了。”

齐铁嘴期待的看着霍老板:“他真的可以!”

“他也是弯的?”

齐铁嘴捂脸深沉道:“我推荐他帮你除邪祟啊……”

张启山意味深长的看着齐铁嘴,装傻道:“齐老板,为什么是‘也’?”

齐铁嘴炸毛道:“滚蛋!干活去!扣你工资信不信!”

“那生意?”张启山指了指霍老板。

“我谈。”齐铁嘴露出小奸商的标准微笑。



“小陈,不是我说你,这种低级的错误的你要是再犯一次,信不信刑警队你就呆不下去了。”局长恨铁不成钢的把陈警官交上去的检讨书扔在桌上。

陈皮揣在笔挺警装裤兜里的拳头倏的握紧,脸上不得不赔上笑容:“我知道错了,多谢局长帮我把这件事情压了下了下来。”

“行了,知道你气盛,下次再打人把眼睛擦亮点。”

陈皮行了一礼,转头走了,几个八卦的女警员见他出来,把他团团围住:“为啥罚你啊?”

陈警官拳头捏的咔咔作响,咬牙切齿道:“就是那个猥亵少女的人渣,我把他打了一顿,他姑父是省厅的领导,上面怪罪下来了。”

女警员们悻悻离开,心道那哪是打一顿,人家肋骨都让你打折了。

“诶,小王。”陈皮叫住一个圆脸的女警员,“你帮我查点东西。”

“哦,陈皮哥你说。”小王拉开椅子,坐在电脑前。

“帮我查下——莫测。”

小王在键盘上敲了敲,电脑屏幕上瞬间拉出莫测的档案。

“奇怪。”小王转头对陈皮说:“她来一高中任职前的档案是空白的。”

“谢谢了。”陈警官微笑,闪瞎了一众未婚女警员的眼睛。



“听你的描述,这次缠上你的妖怪是梦魅。”张启山递给霍锦惜一个桃木手串,“你先把它戴上,能顶几天。”

小齐老板施施然在霍锦惜面前伸出手:“开光神器,两百。”

霍老板从钱夹拿出两百拍在齐铁嘴手上,瞪着眼睛骂道:“怎么没穷死你,死奸商。”

张启山轻咳一声,解释道:“我们必须帮你彻底除掉它的,因为它已经在你身上做了记号,不论你逃到天涯海角,它都会找到你的……霍姐姐你想想,最近几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拉过你的手腕。”

霍锦惜左思右想,断断续续的梳理起自己的记忆。

“我就待在店里啊……”霍老板拍了下小齐老板的大腿,道:“我想起来了!就他,你老板卖给莫老师一个特别好看的玉镯子,莫老师来我们店里买东西,我看见挺喜欢的啊,就试了一下,当时莫老师就拉着我的手腕,她还说我戴比她戴好看呢。”

齐铁嘴默默揉了揉被拍疼的大腿,所有所思道:“莫老师的确可疑——”他抬眼看着张启山,继续道:“那天她的手一碰到我的手腕,就叫了一声。”

张启山心里推测的八九不离十,只是没想到梦魅能大胆到过来对齐铁嘴下手。

“没事的,放心。”张启山这话听着像是对霍锦惜说的,可是全程目光都落在白白净净的齐铁嘴身上。

霍锦惜怎么也是个女战士,戴着两百块钱买的桃木手串就毫无顾忌的回家睡觉去了,店里又剩下张启山和齐铁嘴两个人。

“我……”

“你……”

两人同时开口,张启山笑的阳光,道:“你先说。”

“你那块玉佩很厉害?”齐铁嘴手指轻扶过玉佩上穷奇的纹路,“那天梦魅想在我身上作标记,它突然烫了一下。”

张启山笑的不正经,想都没想就说:“当然啊,我们张家总共就有五块,穷奇就是我们家这一分支的守护兽。”

“我看见过檮杌的……”齐铁嘴道,“这么好的东西说卖就卖了。”

张启山吐槽道,它也只庇护张家人啊,外人拿到,也只能当收藏品啊。

“老板,你知不知道,这块玉佩,是我爸妈留给未来儿媳妇的。”

张启山笑的无辜。

没想到齐铁嘴脸皮比他想象中还要厚,小齐老板腆着脸道:“留给未来女婿也是一个样,你大学毕业了就嫁到我们齐家来吧。”

张启山给张日山打了电话,让他考完期末考试,就往A市来。

张日山正巧今天是最后一科,下午刚下车,齐铁嘴就做东,请小表弟吃了顿火锅。

“你也念高二?怎么看上去这么小。”齐铁嘴嘴唇被麻辣锅底辣的通红,也不忘和张日山聊天。

张日山笑的乖巧,解释道:“我没蹲级啊,所以跟表哥一样,念高二。”

张启山心里早就掀了好几张桌子,心道你小子能不能别揭我短?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干笑了几声,默默给张启山夹了一块肉。

手机接连震动了好几下,张日山冲小齐老板解释道:“我去接个电话。”

张启山抓住时机小声对齐铁嘴说:“看见没,多半是小女生打来的,早恋!”

齐铁嘴没好意思打击张启山,心想你年纪倒是够了,哪怕谈恋爱也不算早恋,可是你还是才——念高二而已。

“嗯,我这边事情办完就回去,很快就帮你解决……不过这要过年了,价钱不能按上次那么算了。”张日山挂断了电话,看着街道上的霓虹闪烁,深吸了一口气,就要往回走,却被一把利刃抵住了咽喉。

“别过来!”一个拿刀的劫匪接连撞开好几个路人,最后看准了高中生模样的张日山,劫持他当了人质。

在后面紧追不舍的陈警官端着枪也逼了过来,阴着一张脸道:“放了人质,争取给你宽大处理。”

张日山感觉脖颈上的刀刺破了血肉,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你放开我。”

劫匪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张日山和陈皮说什么话,他哪里能听的进去,骂陈皮道:“你开枪啊,除了拿把枪装逼,你们这帮人还会干什么,老子就抢劫了,怎——啊啊啊!!!!”

陈皮看到眼前的情景,好整以暇的收了枪,把别在腰间的手铐拿了出来:

张日山抿着嘴,三两下就把那持刀的劫匪按倒在地。

“为人民服务。”笑的跟一只狐狸似的张日山把擒住的劫匪踹向陈皮,转身进了火锅店。

没等上楼,就看见齐铁嘴和张启山二人火急火燎的往楼下跑。

“霍老板说她把梦魅拖住了,我们这就去她家。”齐铁嘴给车打着了火,慌忙道。

“霍老板买了不少护身符,能顶一阵。”张启山倒是镇静自若,“等会下车,日山你把齐老板后备箱里面的桃木拿着。”

张日山嗯了一声,他知道张启山现在也是紧张的。

几年前和那只梦魅交手,张启山重伤到在床上躺了两个月,老头子也折了胳膊。

张日山忘不了,张启山那战后发着高烧说了好几晚的梦话。

“有把握吗?”齐铁嘴看着副驾驶上薄唇轻抿的俊朗少年,问道。

“废话,专心开车。”


这霍锦惜是个有手腕的人,下楼倒垃圾的空档,正好看见莫测在楼下。

霍老板装作没事人的模样请莫测进屋去坐,还偷偷联系张启山他们,这头好茶好水的奉上,两个女人一边喝茶,一边还聊起了电视上接受采访的二月红。

莫测四下看了眼摆了满屋的符纸和辟邪摆件,再加上霍锦惜让她不能近身的桃木手串,心里明了了几分,悄悄运了七八成气力,震碎了那桃木手串。

“哟,它……碎了。”莫测笑得别有深意。

霍锦惜强颜欢笑道:“不值钱的地摊货——门铃响了,八成是快递,我去开门啊。”

霍老板正巧听见门铃,心道祖宗啊你们可算来了,光着脚丫子没命的往门口跑,来了门放张启山他们三人进来。

“霍姐姐,你去去等会儿。”张启山对霍锦惜道,说罢反锁上了门。

“呵呵,原来是三个俊俏的快递小哥……”莫老师阴阳怪气道:“齐老板也跟我那坏学生一起,学的不干正事么?”

三人眼见着青春靓丽的莫老师化成了一只穿着人类衣服的浑身长满青色鳞片的人形怪物,张启山喊了一声张日山保护齐老板,拔出削尖的桃木,冲了上去。

张日山应了一声,咬破手指在门上画了一个封印,把齐铁嘴护在身后,侧过头道:“齐老板,你小心。”

梦魅有鳞片护体,又体力惊人,张启山和它缠斗了几个回合,尖桃木都无法刺中它要害。

被梦魅击中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张启山暗骂了一声,将桃木咬在嘴上,变换了步法,身形轻巧的跃到了梦魅身后,眼看着那尖锐的桃木就要刺入梦魅后心,那梦魅竟然凭空消失了。

“它还在这里。”张日山四处环顾,道:“我下了封印,这么短时间内,它出不去的。”

齐铁嘴吞了口口水,死死扒着张日山的胳膊,紧张的看着张启山。

明明就差一点啊。

时间在静寂中流逝,可能是过了一分钟,也可能是过了三分钟,不论是梦魅还是张启山,都没有发起任何攻击——不是停止了厮杀,而且暴风雨前的宁静。

张启山走到张日山身后,轻轻拥住齐铁嘴,在他白生生的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我看不见它,你做我的眼。”

齐铁嘴一怔,下一秒玳瑁眼镜就被张启山扯下,甩到了地毯上。

梦魅淡蓝色的鳞片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阴冷的光芒,悠闲的坐在桌子上,它勾起尖尖的嘴角,挑衅的看着齐铁嘴,开口道:“就算你能看见我,又能怎样?你能在我躲开前告诉张启山我在哪么?”

齐铁嘴耸肩:“对啊我战五渣不能把你怎样啊,你不也拿我这个战五渣没办法。”

齐铁嘴突兀的自言自语打破了几分钟来的寂静,梦魅跳下桌子,速度极快的跑到张日山身边——

“日山小心!”齐铁嘴大喊一声,推了张日山一把,饶是这样,张日山背上还是被凭空划出了一道血痕。

梦魅舔着利爪上新鲜的血液,挑衅道:“你……这个弱者,站在张启山的身边,你不会觉得羞愧吗?”

齐铁嘴看向张启山的方向:张启山按着桃木,戒备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四周,无助又孤独。

齐铁嘴摇头笑了笑,反问道:“既然你觉得我是弱者,你为什么还先把我这个弱者打败。”

梦魅显然是没想到齐铁嘴竟然能面不改色的调侃它,不过它也丝毫没有一分窘迫之情,淡青色鳞片覆满的脸上闪过狠戾,蓦然冲向张启山。

齐铁嘴和张启山极快的对视了一眼,张启山灵巧的借力一蹬,踢碎了茶几上的杯子,跃到梦魅身后——

“你身后!”齐铁嘴喊道。

几乎是同时,张启山反手一拍,那根削尖了的桃木狠狠的摜入梦魅的后心。

“我虽然弱,但是启山厉害啊。”齐铁嘴在梦魅消失之前,莞尔道。

评论(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