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勤工俭学帅痞小天师佛x阴阳眼店老板温润八
私设如山,慎入。

本章关键字:齐老板变保姆,虎哥秒变捕鼠达人,陈警官火车站开导失足日山

六•硕鼠硕鼠(下)

“嗯,我知道了,我在陪她。”齐铁嘴压低声音不耐烦的把电话挂断。

张启山从外面买了一些水果放到桌上,挑眉道:“霍老板什么时候回来?”

齐铁嘴给睡着的小女孩又窝了窝被角,调慢了静脉输液的速度,悄声道:“我们出去说。”

二人出了病房,齐铁嘴深吸了一口气,道:“霍三娘她侄女寒假过来找她玩,生病了,她倒好一个电话把我骗来当保姆,自己出去约会了。”

张启山撇嘴,吐槽道:“你给我打电话时候说你在医院也给我吓到了啊,我从学校取完成绩单就过来了,还好半路又给你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齐铁嘴笑的一脸无辜,看着走廊里闹哄哄的熊孩子们,道:“你看最近挺多小孩子生病啊,都是发热,恶心。”

张启山非常不喜欢医院里面的味道,他伸手掩住鼻子,嫌弃道:“赶紧给霍老板打电话……让她回来,我先出去透透气。”

小齐老板唔了一声,还没开口就看见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帅气小哥落荒而逃。

出了住院部大门,张启山呼吸到新鲜空气,状态就好了不少,一个脑袋上贴着白色止血贴的男孩儿哭的撕心裂肺。

他妈妈在一边唱白脸唱黑脸都止不住他的哭泣。

熊孩子哑着嗓子,舞着短胖胳膊:“我不要再扎针了啊啊啊啊啊啊!”

孩他妈抬眼看见了透气的张启山,拉过男孩,低声道:“看见那个高个子的哥哥没,他是卖小孩的,你要是不听话,他就把你卖了,以后妈妈再也找不到你,再也不能陪你玩了。”

“卖小孩”的张启山听见这话,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你想被卖到老虎精那里还是想被卖到光头强那里?”

小男孩果然不哭了,抽答着抱住妈妈:“宝宝不要被卖……”

女人冲张启山笑了笑,继而摸了摸孩子的头:“那我们回去扎针,病好了,就能回家了。”

“好耶!回家就能找老鼠精灵玩了!”男孩开心道。

老鼠精灵?

张启山深深觉得自己已经与熊孩子的时代脱轨了,他小时候也就米老鼠唐老鸭什么的。



张日山回B市接的这单生意比他想象中还凶险万分。

一个富商的小老婆冲撞了吊死鬼,舌头伸的老长,他本来以为几道朱砂符就能解决的小事,由于轻敌,半条命好险没被那厉鬼缠了去。

当他鼻青脸肿的回酒店收拾行李时,前台的热心的接待还以为他遭遇了校园暴力,劝他一定要及时跟老师家长反映。


陈警官没想到在B市还能看到张日山,偌大的候车大厅凌晨时候人并不是很多,他走过去递给张日山一支烟,“好巧。”

张日山抬眼,推开烟,顶着青紫的左眼眶,漠然道:“不会抽。”

陈警官在他旁边坐下,轻咳了一声,道:“离家出走?”

“呵呵,不是。”张日山皮笑肉不笑。

“我是警察,你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说。”陈警官难得这么有耐心。

“我想把揍我那个东西拉过来杀他一千遍。”

“你……这样会犯法的。”

“它已经不用死了。蟹蟹”那个吊死鬼死的不能再透了。

陈皮静静地思考着如何组织语言去解救一个暴力少年,虽然他都工作两年了还总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暴力执法被警告,处分。

没办法,哥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动手的汉子。



“五哥的孩子也在这个医院。”齐铁嘴对张启山道,“等下去看看啊?”

张启山颔首道:“可以啊,看看他们有没有好转些。”

他们俩到的时候,吴老狗和吴夫人正一人抱个碗,给老大和老三喂粥,老二显得老成一些,苍白着一张小脸自己吃。

“齐叔叔!”二白看见齐铁嘴进来,兴奋的撂下饭碗,抱住了齐铁嘴的大腿。“你好像又帅了。”

齐铁嘴心里欢喜的不得了,捏了一把老二的脸蛋,道:“好点了吗?”

吴二白点头,奶声奶气道:“本来我就比他们俩个傻蛋病的轻,那个糖我就舔了一下,不像他们俩都吃了。”

“什么糖?”

“就是老鼠精灵给的糖呀!”吴二白扯着齐铁嘴的衣角,“我们要是不吃,它就不跟我们玩。”

张启山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弯下腰耐心道:“老鼠精灵在哪给你们吃的糖啊?”

吴二白嘟了嘟嘴,道:“就是那天晚上,老三给它开窗,放它进来的。”

“老八,启山你们别光跟老二说话,老三都快急哭了。”吴老狗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他说这几天孩子们的情况好很多了。

张启山若有所思,静静的看着齐铁嘴和吴家夫妇聊天,等齐铁嘴出了病房,张启山才拉住他说:“孩子们的病可能是灰鼠捣的鬼。”

“你说这不是正常的流感?”齐铁嘴表情严肃起来。

“我和日山小时候,老头子跟我们说过,晚上要早点睡,不能偷偷玩,更不要给大老鼠开窗。”张启山想起小时候,表情柔和了下来。

“你是说,这些孩子是偷偷给大老鼠开了窗,老鼠进来时候,他们吃了老鼠给他们准备的糖果,才生的病?”

张启山点头,说:“小孩子们的精力旺盛,灰鼠喜欢吸食孩子们的精气,骗他们吃下糖果不过是窃取精气的一种方式。”

“那怎么办?”齐铁嘴很现实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咪咪呀。”

张启山长臂一伸揽过小老板的肩膀,道:“床他还没赔呢,再说,给他送上门的荤菜,他能拒绝吗。”

齐铁嘴将信将疑,看着张启山带着他去了动物园。

黄北显然是比前些日子过的更好了,看见张启山和齐铁嘴,还下意识的喵呜了一声。

张启山压下心底的恶寒,把灰鼠事件的缘由跟黄北说了个清楚。

“可是……我是老虎啊。”黄北犹豫道。

“灰鼠也不是普通的老鼠啊……而且我听说,它的肉特别的细嫩,比鸡啊兔子啊强了不知道多少。”小齐老板助攻道。

“那好吧,我可不是为了吃才答应你们的。”黄北嘴上那么说,却偷偷咽了口口水。



第二天一早,张启山打开店门,看见一只美短虎斑猫乖巧的坐在门口,脚边放着一只巨大的老鼠头。

“喵呜。”













评论(1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