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勤工俭学帅痞小天师佛x阴阳眼店老板温润八
私设如山,慎入。

本章关键字:暴躁佛和生气八,呆萌傲娇鱼,虎哥的过往和未来西皮,陈警官逮捕失足少年日山,粗长的本章


八•飞来横鱼(上)

“老板啊,这条金鱼好像快不行了。”张启山的大脸突然出现在鱼缸里那条奄奄一息的金鱼面前,可怜的小金鱼作出了最后的挣扎——拼命的游了几下, 最终撞缸而死。

病中垂死惊坐起,要留清白在人间。

张启山心里吟了驴唇不对马嘴的两句诗,挽起袖子准备打捞尸体。

“怎么又死一条?是不是被你吓死的啊?”闻讯赶来的齐铁嘴怀疑道。

张启山瞥了齐铁嘴一眼,道:“我告你诽谤哦,什么时候开饭?”

齐铁嘴道:“菜都洗好了,等黄北来,我们就开始。”

“为什么要叫他?!”张启山咆哮道:“他多能吃你不知道吗!!”

齐铁嘴给他顺毛,道:“今天小年,黄北一个人也很孤独啊,再说火锅吃的人多才热闹呀……”

张启山帅脸上写着:道理本宝宝都懂但是本宝宝就是很不爽这几个字,默默的去摆碗筷。

呵呵,才不会被你发现我是菜买多了怕浪费才叫的黄北。小齐老板推了推玳瑁眼镜,把食材往桌上摆。

黄北进了玉缘,带进一阵冷风,高大的汉子今天格外的兴奋。

“黄北来了啊,快坐下,我们开始吧!”齐铁嘴分给他一双筷子。

锅底是红通通油汪汪的麻辣牛油锅底,黄北这只东北山区来的虎,还真就没吃过这种。

张启山看了黄北那傻样,哼了一声,给他解释道:“这是齐老板特意去重庆火锅店买的锅底,上次去吃过,特别正宗。”

“哦哦。”黄北看着齐铁嘴往汤里又放了两块大棒骨,吞了吞口水。

“这个不是吃的,是提鲜的。”齐铁嘴笑道,“我早就想回家过年之前在店里热热闹闹的吃一顿火锅了。”

“你要回家过年?”张启山和黄北异口同声,出发点却各不相同。

齐铁嘴点头,“对啊,我爸妈在C市啊,过春节总得回老家啊。”

张启山想到小齐老板这么快就要回家了,心情突然有点低落,低头用筷子戳了戳油碟。

黄北嘿嘿的捡乐,看着小齐老板陆陆续续往锅里下吃的。

“快吃啊,张启山,你不会是因为那条被你吓死的金鱼而闷闷不乐吧?”齐铁嘴揶揄道。

张启山反唇相讥:“正好趁它新鲜,拿过来一起涮了吧。”

两人间的火药味就像火锅汤一样,变的格外浓烈。

“啊!”黄北叫了一声,那块被他含在嘴里的冻豆腐,又被他吐到油碟里。

“你傻啊,没听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张启山扔给黄北一罐可乐。

气氛这才缓和下来,齐铁嘴道:“也不知道最近和金鱼犯什么冲,养一条死一条。”

张启山忍不住道:“早就劝你养泥鳅了,下雪天不爱去买饭,还能当道菜。”

齐铁嘴瞪他一眼,愤愤然咬掉半片莲藕。

“不用养泥鳅……”黄北抽空抬头,咽下一大口牛肉道:“我送你一条好养活的鱼,就在我宿舍的桌子上放着,我吃完就回去取。”

齐铁嘴为了不养泥鳅,笑着应下了,张启山撇了撇嘴,也没继续找茬。


在东北的长白山林区,不知从几百年前起,林中飞禽走兽就尊灵虎为王,江河湖泊中则尊横公鱼族族长为王,两股势力看似和平共处,实则野心勃勃的横公鱼族想打败灵虎,一统水陆。

然而横公鱼族谋划的这一切,灵虎都不知道。

因为最近他好像特别喜欢变成一只美短,或者变成一个一米九多的壮汉,打滚卖萌求喂养。

什么长白山林区的统治权,老子才不感兴趣啊喂。

这是黄北拼命逃出长白山林区,被人类用麻醉枪麻醉之前最后的想法。

横公鱼族筹划了近百年的计划因为灵虎的突然失踪而泡汤:灵虎失踪,兽王之印一并消失,统一水陆计划,不得不中断。

被族人寄予厚望的族长,不得不背上十条小鱼干,踏上了去城市中寻找灵虎的征程。



“我真的觉得这里的生活特别好,一点都不想回长白山。”黄北打了一个饱嗝。

“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土皇帝。”齐铁嘴嘴唇辣的通红,但是他更感兴趣的是黄北的身份。

黄北满身都是麻辣火锅的味道,幸福的尾巴都要现出原型摇一摇,张启山煞风景的声音突然在它耳边响起来——

“吃好了就去给齐老板拿鱼啊,还赖在这里干什么,你是不是拿不出来鱼啊?”

黄北虎目圆瞪,忙道:“不可能,我这就回去给你拿!拿不出来我是横公鱼!”

壮汉匆匆的离开了,留下张启山和齐铁嘴大眼瞪小眼。



功夫不负有心人,循着蛛丝马迹,横公鱼族族长沐雨,终于潜进了黄北的宿舍。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不负我横公一族!一统水陆指日可待!!”一头红色短发的俊俏少年笑得邪魅。

不过,那印玺在哪里????

沐雨动用灵力将屋子里里外外的搜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果然是诡计多端的灵虎!沐雨咬牙切齿,那印玺一定被他随身携带了!

若是这样的话,以他的功力,跟灵虎对战——

十个他也不够死的啊喂!

红发少年郁闷的坐在桌前,十条鱼干早就吃完的他已经快成一条废王了,桌子上放了一个脸盆,淡淡的飘来一阵阵鲜活河鲜的味道。

大红塑料脸盆里养了一条七两左右的黑鲤鱼。

这……在长白山,本王都不屑吃这种低等的河鲜。

下一秒,沐雨满意的舔了舔嘴角,有点饱。

“黄北,你回来了?”窗外忽然传来说话声,沐雨往外一看,酒足饭饱的灵虎正朝着这走来。

别拦着本王!本王要和这只臭老虎决一死战!!!

水花一溅,一条通体红色,尾部和鱼鳍部分是金黄色的漂亮小鲤鱼落在了水盆里,他努力的变成一条七两的鲤鱼,可是身体颜色却无法改变。

黄北进屋的时候,察觉到异族的气味,不过因为吃了麻辣火锅,味觉有点失真,还以为是齐老板最后涮的龙利鱼片的鲜味,就一笑置之。

“小北北?!你怎么——”黄北捂脸,悲伤道:“高远不让我拿红盆养你原来是对的,你都被化学染料染上颜色了!”

卧槽本王这么漂亮的颜色才不是化学染料染的!这叫火焰的颜色!王者的风范!你这个臭老虎懂屁啊啊啊啊!!!



“你生气了?”齐铁嘴看着默默洗碗的张启山,有点不忍心。

张启山头也不抬,说了一声没有。

齐铁嘴自顾自道:“我知道你看到我最近为了回老家作准备你不舒服,可是一年到头了,我也不能不回家陪陪我爸妈啊。”

张启山流畅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还是没有理他。

齐铁嘴干笑几声,从沙发上那几个塑料袋里,分别给张启山拿了几个水果洗了洗。

托解九从国外邮过来的车厘子,蛇果,红芒果。

前年他看着新鲜买着玩,没想到老妈竟然很喜欢吃,从去年起,这几样就是他必须带回家的东西之一了。

“我洗了一些给你吃,剩下的我要给我妈带回去,就放沙发上了,你晚上留心点,别坐坏了。”

张启山看都没看,漠然道:“你自己吃吧,我吃不惯外国的玩意。”

黄北回来的也快,齐铁嘴看他抱着一个大红脸盆心里就有点没底了。

他不会是带了一条食用鱼过来吧?

那可好了,回家正好让我妈三十晚上炖了。齐老板默默吐槽。

“这是北北,现在归你养了!”黄北豪爽道。

齐铁嘴跑过去一看,呆在了原地:“好漂亮的锦鲤!!!”

黄北看小齐老板这么喜欢,也不好意思戳破他的美梦,嘿嘿直笑。

体型优美的锦鲤通体是张扬的红色,背上、尾部、两侧的略长鱼鳍则是泛着金光的黄色。

这下连张启山都忍不住称赞:“鱼是正经鱼,盆不是正经盆。”

齐铁嘴从库房里翻出一个脸盆大的青玉海碗,将锦鲤小心的倒了进去。

锦鲤换了地方,显然很满意,轻轻的晃着金黄色的尾鳍,像是在跳舞。

“明天我走之前给小鱼买些高档点鱼食,张启山你好好照顾他。”齐铁嘴道,看了眼表,决定开车把黄北送回动物园,自己再回家收拾收拾。

“好,我知道了。”张启山送他们出门,脸上的表情还是有点阴沉。

“明天还要给你买好吃的,小齐老板对你多好。”准备去洗漱的张启山路过茶几,弯下身对着那条漂亮的小鱼道。

沐雨一听说还有吃的,游得更欢了。

本王就暂且留宿在你们这些诚恳忠诚的臣民的家中吧!

“傻鱼,跟黄北一个样。”张启山失望道,正欲起身,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启山哥,你在哪?”张日山压低声音,“我被抓了,你能不能过来派出所一趟?”

张启山套上外衣,拿上钱夹,“行,我这就去。”

再三确认锁好了店门,关好了灯,张启山打了一辆车就去张日山说的派出所。



店里就剩一条鱼的时候,那条鱼有点饿,在黄北家吃的那条鲤鱼勾起了沐雨的馋虫,小鱼摇身一变,又变成了那个红发的锦衣少年。

“为什么这不是一家饭店呢?”沐雨郁闷道,然后,他的目光被沙发上放着的进口水果吸引。

既然没什么好吃的,本王先吃点野果将就将就吧。



张启山去派出所的时候,陈警官正凶神恶煞的和张日山单箭头的吵架,他相信他表弟笑呵呵就能把别人气炸的能力。

“我不会再解释第二遍,我真的是路过,他们打架我没插手。”张日山眯眼道,“我哥来了,签完字,交完保证金,我就可以走了吧?”

陈皮冷笑道:“作为警察,还需要对你这种高中生,进行一下思想和法律知识教育,之后你才可以走。”

张启山没那个心情听那些,摆摆手道:“我在大厅等你。”

张日山咬牙道:“那么陈警官,你可以开始了吗?”

思想教育结束后,陈皮喝完了一整瓶矿泉水,看了眼手表,凌晨四点钟。

陈警官对此次教育自己的表现比较满意。

张日山眼底乌青,这笔帐算是记下了。

张启山在大厅的椅子上冻得够呛,张日山出来的时候,他都想打死这喜欢看热闹的死小子了。

“你知不知道东北有句老话。”张启山踹了张日山一脚,道:“打鼓上墙头,说的就是你丫的。”

张日山悲愤道:“怪我啊?!我真的只是路过!那个死陈皮就非要拷我!”

张启山又拍了张日山脑袋一下:“那也是你长得太欠儿了!”

张日山回到了店里,蒙着被赶在天大亮之前又睡了一觉。

“张启山!你他妈的给小爷滚出来!!”

齐铁嘴一进店,看见沙发上的进口水果都成了果核,咆哮道。

张启山顶着黑眼圈出来,连带着起床气,不满道:“我怎么了啊?齐铁嘴你真是好心情,大早上起来就骂我!”

齐铁嘴把果核袋扔到地上,吼道:“给你吃你说不吃,那你为什么又反悔把我给我妈买的都给吃了?”

张启山眸色一沉,咬牙道:“我没吃!”

齐铁嘴怒极反笑,道:“你没吃?你张启山从昨天就开始阴阳怪气的,我都让着你了,你还想怎样?”

张启山反问:“你不信我?”

“我很想信你,但是晚上店里只有你一个人,不是你吃的,难不成是它吃的?”齐铁嘴指着撑的快翻白的小鱼。

“行,那就这样。”张启山索性无赖的坐到沙发上,“不好意思,齐老板,你再去准备一份吧!”

齐铁嘴被他气的没话说,从包里掏出两袋鱼食,扔到一边,道:“你好好照顾它,我今天再去重新买,明天再回家。”

张启山伸长腿悠悠道:“那我劝你给你心爱的小鱼交一份保险,我可不确定自己半夜饿了会不会把它吃了。”

齐铁嘴呵呵两声,抱起装鱼的青玉碗,吃力的放到车上。

“我自己带回去养,用不上你。”






























评论(1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