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我当大魔王的那些年

7-极速火车

张启山拨通了内线电话,没几分钟,陈皮就上了盛门大厦二十层他的办公室。

张启山合上一本企划案,十指交差,看着陈皮道:“今天我在电梯里看见一个生魂。”

陈皮眼皮子连抬都没抬:“生魂而已,又不是恶鬼和其他妖族。”

张启山反问道:“连个生魂都能放进来,还能指望你将更厉害的拒之门外?”

陈皮道:“我反正认真的盯着了,最近周围徘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难保有个别不成气候的漏网之鱼。”

张启山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陈皮想了想道:“三五天的样子,西陵的杂妖,还有一些人间徘徊的恶鬼,总在结界外徘徊。”

张启山点头道:“行,我知道了,陈皮,若是你对上魔,你有几分胜算?”

陈皮想了想,道:“北域苍狼一族本就对魔有克制的天赋,若是遇见一般的魔,还能与之一战。”

张启山忽然想到当初与二月红的约定,旋即摇了摇头,道:“不会让你涉险,过几日我让日山来,协助你一起。”

陈皮听他的话也不算是不好的话,嗯了一声,心思却飘了挺远。

妖族北域、南海、东山,分别有狼族鲛族和狐族坐镇,唯有西陵一些稀奇的精怪,若是进不去三大族,自然会聚集到西陵,而西陵群龙无首,内部混乱落后的情况已经延续好几百年了,能不怕死跑到人界的,更是少之又少……

这几天忽然多出那么多,怕是一场有组织有安排的活动。

“二月红有本事,若是能说服他……”张启山扶额叹道:“难。”


“这几日文化乐园有活动。”茶水间里霍锦惜叫住了二月红。

“巧了。”二月红道:“我最近很忙。”

霍锦惜皱眉,道:“说是一家三口一起去免两人通票。”

二月红松了口气,道:“对呀,咱们不符合条件,优惠不了。”

霍锦惜道:“可是,我都跟齐铁嘴说好了。要是我一个人跟他出去,万一出什么事,可不太好解决。”

“齐铁嘴知道优惠前提是,一家三口吗?”二月红把杯子放在桌上,抬手扶额。

霍锦惜想了想,道:“他为了省钱,一定会同意当一天咱俩的大宝贝的。”

二月红听了直摆手:“来不了,来不了,你找佛爷去吧,陈皮也成,算了他不靠谱,你找佛爷吧啊,要不然就别去了。”

霍锦惜满脸可怜又无辜的样子,道:“可是伦家真的想跟你一起去嘛……”

二月红拒绝道:“都说了,找佛爷,不然就别去。”

霍锦惜正要再说些什么,就听见张启山的声音幽幽在背后响起。

“找我?”

霍锦惜一翻白眼,心道糟糕,正欲尾随二月红逃跑,不料被张启山扯住后脖领子。

张总亲切的问道:“听说要约我去游乐场?”

霍锦惜堆出满脸假笑,解释道:“哪能啊,我哪有那胆子呀,都是齐铁嘴,他想约您来着,这不文化乐园有活动吗,他为了省钱,才叫上我的。”

张启山点点头松开霍锦惜,道:“好吧,那就这么定了。”

那就这么……定了?!老娘他妈的要跟红二哥一起去,谁他妈要跟你们俩鬼见愁一起去啊!这他妈是水逆吧!真的是不给狐狸留活路了卧槽啊!!

霍锦惜咬牙泪奔,不忘掏出手机给齐铁嘴发了个语音。

“齐铁嘴,张启山也要一起去文化乐园。”

很快齐铁嘴给她回了消息:嘻嘻,挺好呀,既然有他陪你,那我可以不去了吗?

“不能!谁他妈答应了我要去的!别他妈惹我!”

齐铁嘴许久过后才蔫蔫的回了个“好”。

霍锦惜是个识相的,周六一早就给齐铁嘴发了短信,说自己大姨妈来了,就不跟他们一起玩了,齐铁嘴正想借坡下驴,告诉张启山他也不太想去,就这么算了吧。没想到张启山车都停楼下了。

“这张总也是,霍锦惜都不去了,他跟我一个大男人一起去个什么劲。”齐铁嘴自言自语道。

他不讨厌张启山,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倒觉得张启山值得信任与尊重,但是两个大男人一起去游乐园玩,也有点太尴尬了吧。

没准张启山就是单纯的,想去游乐园玩一玩?

可能公司里人少,怪胎还多,就不显得张启山有多低气压,一旦到了人多且小孩儿巨多的地方,就会很明显发现,这张大佛爷就是有方圆几米无人敢踏进,小孩撞见他必哭,哭闹的小孩见到他必吓得不敢哭的威力。

张启山哭笑不得,他明明就是帮那个小孩抬手够了一下马上就要飞走的气球。

“不要哭啦,大哥哥给你糖吃。”齐铁嘴蹲下来,笑眯眯的掏出一根彩虹棒棒糖。

小孩看他和善,接过棒棒糖抽抽嗒嗒的说了句谢谢叔叔,惹得齐铁嘴当场石化,玻璃心碎了一地。

谢谢叔叔?

张启山皱眉:“那糖是我送你的。”

齐铁嘴抬头望天,假装听不到的样子。

文化乐园里除了被小孩子围绕的旋转木马和玩偶人,自然也有一些专门给成年人玩的娱乐项目。

可架不住齐铁嘴是个打心眼里怂的,

张启山:“凌霄飞车?”

齐铁嘴直撇嘴:“太高了。”

张启山指了指大簸箕。

齐铁嘴一捂脸:“我害怕。”

“海盗船?”张启山看了眼游玩指南上推荐指数最高的项目。

齐铁嘴干脆甩手坐在石凳上自暴自弃:“佛爷,您福大命大胆子大,总得顾着点我等市井小民的感受吧?”

张启山哼了一声:“你不是螃蟹侠吗?”

最后总算是挑了一个听上去不那么惊恐的项目——极速火车。

极速倒没啥,主要别整太高,齐铁嘴是这么跟张启山说的。

张启山拼命甩掉当年那个喝多了就爱从断云崖往下跳的齐老八的影子,从善如流的跟着齐铁嘴往极速火车的入口走。

整个文化乐园占地不小,是A市著名的景点,当初规划的时候,周边本来是建好的度假酒店,后来听说上层的官位调动后,下去了几个主管的领导,最后度假酒店也没建起来,文化乐园周边的地就一直荒着,连着外围湍急的江流,看上去与繁华热闹的文化乐园格格不入。

这种矛盾的美感只有为数不多选择玩极速火车的人能看见。

高高的栅栏将文化乐园包围起来,外面荒草已经长得半人来高。

“这就是极速火车?”

售票员完全没有招揽客人的热情,显然已经是受够了来自游客的质疑。

“是,限高一米五,你俩别来添乱。”

齐铁嘴拉着张启山胳膊就要走,几声嘶哑的吼叫却让他停住脚步望向栅栏外面。

那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穿着看不出颜色的衣服和不对称的鞋子。

她说不出话来,只是看见有人经过,拼命的张大嘴巴吸引过路人的注意。

感觉到齐铁嘴和张启山的视线,女人更兴奋了一些,她挥舞着双手,不太协调的跳起来。

“她好像有事需要帮忙。”齐铁嘴尴尬的对张启山笑了笑,“既然这极速火车,咱俩也坐不进去,不如去看看?”

张启山眯起眼眸,分明看见这女人身上有来自他的法术残留,想探个究竟,于是嗯了一声,道:“好。”

眼下等他们俩再从正门出去,绕上一圈,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齐铁嘴还不知他的身份,贸然飞过去也是行不通……

正当张启山犹豫如何翻墙才能清新自然不做作的时候,齐铁嘴已经骑在没有安栅栏的那块墙头上冲他乐:“佛爷,这你就外行吧?我大学那会门禁后上网吧,全凭翻墙。”

张启山乐得有台阶下,应和道:“那你小心下去。”

齐铁嘴道:“我先过去,然后在下面接你,你要是不敢,就往我怀里跳就成。”

极限火车售票员冷冷插话道:“你俩有完没完,赶紧跳,等会领导来检查,抓到了还得扣我钱。”

张启山给齐铁嘴使了个眼色,他手长腿长,翻起着装饰性大于实用性的墙自然也不成问题。

“张总,深藏不露啊。”齐铁嘴拍了他肩膀一下,也没忘了正事,一路小跑跟那女人。

跑了大概十分钟,那女人带二人来到了一处荒废的桥洞下,那里有施工留下的水泥管子,女人哈着腰钻了进去,从里面抱出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男孩。

若不是那男孩的黄色外套太过亮眼,齐铁嘴几乎就要将他忘了,他赶紧冲了上去,用手探了探孩子的鼻息。

虽然很烫很微弱,但是他还活着。

“啊……啊啊。”女人近乎癫狂的摇着怀中的男孩。

张启山微微侧过身将齐铁嘴护在身后,耐心道:“你把孩子放下,我们带他去看医生。”

女人看着张启山的眼睛,轻轻的把男孩放到地上,然后退后了好几步,从发黑的棉袄里面掏出几枚硬币和零碎的毛钱。

齐铁嘴道:“他的家人在找他,你放心,我们俩这就送他去医院。”

张启山把孩子背在身上,齐铁嘴拿出手机导航了一个最近的公路,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附近的医院去。

“你俩这身上啥味啊?”司机皱了皱眉头。“馊了啊?”

齐铁嘴道:“这孩子丢了小半个月,被一个拾荒的哑巴捡去了,师傅您别嫌脏,下车给您加钱。”

张启山抱着男孩坐在后座,趁着齐铁嘴与司机说话,偷偷牵过男孩的手运起灵力,加固从前离体的魂魄。

他只道当初是遇见一个被吓丢了魂的普通孩子,被他打回本体后就无事了,如今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张总,你刚刚好像在发光诶。”齐铁嘴透着后视镜,看着张启山轮廓分明的脸,笑道。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