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一八异闻录

特殊案件调查组小警帽佛x阴阳眼店老板温润八
私设如山,慎入。


二•佳人卿卿(上)

“原来是这样啊,真羡慕你们。”秦川听了时怀婵的描述,恨不得真的被调到特殊案件调查组。

时怀婵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没发表什么意见,“我吃好了,先走了。”

秦川道了再见,也拿着饭缸去刷。

特殊案件调查组的办公室在三楼的最里面,除了组长张启山以外,其余二人跟他们这些警员们根本没什么接触的机会,最不公平的是,时怀婵说他们上下班根本不需要打卡。

那是什么概念?那说明只要没啥事,不来了也没什么问题啊!

秦川倒了倒饭缸上的水,对于这种上班全凭自觉的制度,内心是十分羡慕嫉妒恨的。

这不,刚刚平复了不平衡心情的秦川又在楼梯口撞见刚来上班的张启山。

张警官的心情看上去十分不错,还送了秦川一块巧克力。

“您这是刚逛完超市?”

秦川手里的巧克力是条装的德芙黑巧克力,只是上面还贴着红底白字的“赠一”

张启山嗯了一声,道:“沃尔玛。”

小齐老板和他买了四大袋东西,到收银台,看见临近保质期促销的商品架上,有买一赠一的巧克力,就随手买了两份。

张启山上了三楼,径直就走向了最里面的办公室,时怀婵坐在电脑前打字,看见组长进来,微笑示意。

“沐雨呢?”张启山问道。

时怀婵道:“染头发去了,刚才李局因为他头发的颜色把他骂了。”

张启山替他捏了把冷汗,“他态度怎么样啊。”

“不忿呗。”

“那他怎么心甘情愿去染头发了?”张启山不解。

时怀婵敲完最后一个字才回道:“我怕他生事端,把他拉过来劝了他。”

张启山给时怀婵比了一个赞。

时怀婵不紧不慢的继续道:“我劝他说,只要他去把头发染了,佛爷回来一定会答应请你吃饭。”

张启山:“……”时小姐,这月没发工资呢你知道吗?现在是齐铁嘴当家我是不是应该早点告诉你?

“最近有什么情况吗?”张启山还是面上云淡风轻的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时怀婵把电脑屏幕冲向他,鼠标的滑轮快速的滑着,道:“这些是记录在册的合法妖精,都按时交税,无违法犯罪行为。”

张启山想了想,问道:“帮我查查商铭。”

时怀婵调出了商铭的档案,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只是一个普通人。”时怀婵道。

张启山眸色渐暗,曲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阵,张日山代写的结案报告也发了过来,张启山改了改,算是合格的交了上去。

虚掩的门被踢开,沐雨顶着一头黑色的短发浑身散发着:本王不爽,请勿找死的气息进了办公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诶,谁家的小帅哥。”张启山继续火上浇油:“用的是一洗黑吧?”

沐雨狠狠瞪了张启山一眼。愤然想道:要不是打不过你,本王绝对不会留你狗命到今天。

张启山翘着二郎腿,欣赏着沐雨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时怀婵恰到好处的提醒道:“佛爷别忘了要请沐雨的那顿饭。”

张启山险些没从椅子上摔下来,这时怀婵啊……

太明显了,她就是个和稀泥的。

沐雨的心情马上多云转晴,小奶鱼俊秀可爱的脸作出万分期待的表情,真的让张启山没办法再拒绝。

本来就只想和小齐老板吃饭,谁想带一个中二期又自大傲娇的熊孩子啊……

有点牙酸的张启山认栽的说:“也不早了,你跟我去玉缘吧,晚上去小齐老板家吃。”

沐雨开心的够呛,心里又时刻谨记着自己无比高贵的身份,千万雀跃的情绪最后只化成矜持说出口的两个字:“欧耶。”



玉缘格外热闹。

虎斑猫和波斯猫吱哇乱叫,上蹿下跳。

齐铁嘴,霍锦惜,商铭三个小资本家围在一起斗地主。

张启山从袋里掏出两包薯片扔给沐雨,让他自生自灭,自己则撸上衬衫的袖子准备替工人阶级进行一下子反抗。

小齐老板抽空抬头对准备掀翻“赌桌”的张警官微微一笑,道:“你回来啦”。

张警官立马没脾气的把反抗的小火苗扑灭,坐在了齐铁嘴的旁边,搭着他的肩膀支招道:“对二。”

地主齐铁嘴连忙扔出对二,憋住了霍老板和商铭两个农民,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张启山边呆着去,烦不烦人呐。”霍锦惜骂道:“好几年没见了,刚回来也不给你姐姐我留点好印象。”

张启山低头把扑克收起来装进盒里,对霍锦惜说:“别玩了,霍姐姐,有这时间还不如去相个亲。”

霍锦惜白了他一眼,一直沉默的商铭赶紧出来打圆场。

商铭笑了笑,起身说:“也不早了,我去把东西拿着,准备晚饭吧。”

“他也去?”张启山把齐铁嘴拽到里屋,低声问道。

“他不去谁做饭啊。”齐老板一副“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张启山。

“沐雨也来了。”张启山说,“他现在是我同事。”

天哪,沐雨还那么小——至少看上去。齐铁嘴想,会有人喜欢沐雨那种类型的鸭子吗?

“不对,张启山,你不是答应我不去做那个了嘛?”齐铁嘴脸阴了下来。

张大鸭子才想起来他忘跟齐铁嘴说真相了,被齐铁嘴的反应逗的不行,强忍着笑把吃薯片的沐雨叫过来。

沐雨看见齐铁嘴还是非常欢喜的,软软糯糯的小齐老板是对他最好的人类。

他用着自己都没想到的声音,无比谄媚的跟齐铁嘴打了个招呼。

呃,刚才那个声音是本王用来迷惑愚蠢的人类的。沐雨捂住嘴,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把你的证给齐老板看看。”张启山说着,也把自己的警官证递给齐铁嘴。

齐铁嘴接到证之前,还有点惊讶,心道这年头还有牛郎从业资格证吗?

沐雨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警官证从裤兜里拿了出来给齐铁嘴,转身原来的地方吃剩下的半袋分享装黄瓜味薯片。

今天他们都没穿警服,但是随身携带证件是必须的。

齐铁嘴才发现自己原来被张大鸭子耍的团团转,又好气又好笑,转念一想属实是好事儿,只狠狠捶了张启山一拳头解恨,没好气道:“真是够呛。”

张启山揉揉了胸口,没羞没臊的揽过齐铁嘴,把自己的工资卡放到他手里,在齐铁嘴耳边低声说道:“我那不是顺你的意思说的嘛,你继续包养我,好不好嘛。”

小齐老板老脸噌的一下红了个彻底,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传说中的告白吗?

张启山轻轻亲了一下齐铁嘴的耳尖,追问道:“好不好?嗯?”

“好。”齐铁嘴笑着说,露出尖尖的虎牙。

“不过……”小老板突然发难,“张启山你知道被包养的基本素养是什么吗?”

张启山:“???”老子就是想泡你,想跟你搞对象,想跟你在一起,想和你好好的生活,上哪知道什么劳什子素养。

齐铁嘴狞笑着扑上去:“让小爷亲一个。”

咱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的佛爷,就这么被轻薄了_(´ཀ`」 ∠)_

“你俩死基佬有完没完了!”霍老板洪亮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俩人迅速分开,一脸尴尬的先后出了里屋。

商铭垂着眸子看不出神情,道:“走吧,我去开车。”

“我跟你一起。”霍锦惜追了上去。

“你把瞳瞳忘了。”商铭无奈道,蹲下身把跟虎斑猫缠斗的纯白的异瞳波斯猫抱起来。

张启山也把三年不见胖了一圈的肥咪咪拎着后脖颈子抱进了怀里。

“沐雨,走吧。”齐铁嘴晃了晃车钥匙。

浩浩荡荡的队伍就这么从玉缘往齐老板家转移。

齐铁嘴的小奥迪开在前面,商铭的车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副驾驶上霍锦惜抱着波斯猫,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你喜欢老八?”

商铭喉结滚动了两下,而后嗯了一声。

霍锦惜没心没肺的笑道:“老八是个不争气的。”早在三年前就丢盔弃甲,还自以为隐藏的很好。

商铭跟着前面的车转了弯,没说话。

“你喜欢他哪?”霍锦惜八卦道。

商铭脑海里浮现一个白白净净穿着背带裤把冰淇淋分给他的小男孩,又想到了偷摸在课堂上吃面包的俊秀少年,还有拜师学艺时,温润如玉侃侃而谈的青年。

齐铁嘴的人生从来都没有他的影子,除了四岁时他递给他吃的奶油味儿冰淇淋,冰冰凉凉的甜味儿好像还在唇边。

商铭抿了抿嘴,他自己也不知道喜欢他什么。

霍锦惜觉得商老板太好玩儿了,就是人有点无趣,可惜是个死心眼,真挺可惜的。

“别跟他说。”到了齐铁嘴家的楼下,商铭把车熄了火,开口道。

霍锦惜抱着波斯猫,细细的高跟鞋踩到地上,像个华贵的富太太,笑盈盈的答应了。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