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年华不归



先排雷
1.八爷被陷害魂穿张府小亲兵,将会大篇幅佛爷和小亲兵版八爷JQ,介意者慎入(最后回穿回来)。
2.张府小亲兵为张家高配少年,是低配版小哥,有主角光环,介意者慎入。
3.因为在这篇的设定里,是小亲兵版八爷下的矿山,一连串的蝴蝶效应,下矿山的剧情已经开始跑偏,介意者慎入。
最后,凶猛的毛猴承诺此文不坑,he,争取不崩,必要时会上高速,谢谢一直以来小天使们的支持!




“副官,你带弟兄们在这等着,不要轻举妄动。”张启山吩咐道。

“佛爷你要自己进去?”齐铁嘴问,“大凶啊。”

张启山挑眉,“谁说我要一个人进去。”

“就算二爷也进去,也难保万全啊。”齐铁嘴正色道。

“阿霁,二爷,我,各选一条路,一起进去。”张启山道,用手指了指妄想藏到副官身后的某个人“你,准备准备。”

齐铁嘴哭丧个脸,“佛爷你百无禁忌,二爷祖传手艺,我个臭算命的有啥啊……”

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张启山踱步到齐铁嘴身边,拎着他的后领,一脸肃杀,“你说你是什么?”

齐铁嘴悔都悔死了,佛爷是什么人啊,他该怎么说啊……

之前他受裘德考设计陷害,白白丧命不说,那头还派来一个假的老八过来掺合,如今虽能有幸重生成张家少年,但凡事谋定而后动,敌明我暗,且不论佛爷能不能相信,一个从小看大的孩子说自己是老八,就单单看那个顶替自己的假老八,现在才是掌控齐家堂口的人,自己也不能现在就跟佛爷全盘托出。

“我说我臭算命的啊,我打小就爱研究这个,哎呀哎呀,怎么了!”齐铁嘴装傻。

看着眼前少年的眉眼,怎么也不可能是老八,不可能……张启山摇头,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可笑。

“我们拿着这细钢丝,有危险马上原路返回。”

三个人相视一笑,纷纷走进了不同的道路。

齐铁嘴有这一路,是暗暗心惊,这通道四通八达,看似没有条理,实则暗合伏羲八卦,他虽不能正确找到出路,但是却能避开死门,保自己平安,只是不知道二爷和佛爷会不会有麻烦。

越走越深,齐铁嘴心里也越来越没底,不管有没有邪物,单这么走下去,也得走死啊。

又进了一个石室,心理的压迫感让齐铁嘴几乎寸步难行。掏出包里那些小玩意,齐铁嘴都摆在了地上,嘴里还不住念叨着。

张启山看见那个双手捏着耳朵躲在角落带着哭腔念叨的少年时,心里一阵翻腾,忍着颈后的剧痛,快步走了过去。

“佛爷?!”齐铁嘴泪眼汪汪的就要往张启山身上扑,张启山嘶了一声,忙把他推开。

“你受伤了?”齐铁嘴看着张启山一身血污,忙问道。

按张启山的性子,是不愿跟他一个小子细说的,铁马将军,也没把这一点伤放在心上,摆摆手说了没事。

“佛爷你怎么总这样……”齐铁嘴就着刚才要哭没哭出来的劲,说着说着嘴一扁就要在佛爷面前哭。要说这一出放在八爷身上,张启山定能狠下心来,现如今顶着少年的脸蛋,饶是他张启山再坚定,也狠不下心欺负一个小辈。

张启山揉着眉头,“嗯,头发妖怪,还有通道里面的铜镜幻象。”

齐铁嘴是听说过那诱发心魔的铜镜的,再加上深入血脉的头发妖怪,一时间急的焦头烂额,不知如何是好。

“我没事。”张启山用手指轻轻摸了一下齐铁嘴的脸蛋,手上带血,把清秀的脸都蹭花了,张启山想蹭掉却发现越蹭越花,索性笑着作罢。

“蹭我一脸什么?”齐铁嘴顶着血污的脸蛋,眼睛更显得灵动狡黠。

“血。”

对!我怎么这么傻!

齐家三不看中,有一不看,就是身上有麒麟纹身的不看,其实就是暗指一支张家人命数难测,魂魄沉重。

那张淮霁不就是身怀麒麟宝血张家人吗?

顾不上思忖,齐铁嘴默默的给张淮霁道了好几个歉,为救佛爷,先借你点麒麟宝血。

“佛爷,把刀给我。”齐铁嘴伸手接过匕首,对着手心就划了一刀。“到这个关头,阿霁也不愿再瞒着佛爷,还请佛爷让阿霁救你。”

果真是宝血,血刚一滴到那头发怪侵入的伤口处,本来以为已经拔除发丝的伤口处竟然又被逼出几根细发,遇见阿霁的血液,霎时四散消失。

齐铁嘴不放心那铜镜幻象,又挤出点血在张启山额前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才算罢了。

“你有麒麟血?”张启山直直看着齐铁嘴,语气里透着吃惊。他不是血统精纯的张家一支,对于麒麟血也只在传言里听过。

齐铁嘴盘腿坐在地上,简单包扎了手上的伤口,抬眼看着张启山,笑道:“佛爷,你听没听说过有异禀小孩出生,要是去看热闹的人多了,那孩子极易早夭?”

张启山看不惯他说话藏一半,“我知道你有苦衷,今日之事我不会说出去。”

齐铁嘴拱了拱手,“佛爷英明。”




下矿山情节告一段落,佛爷身体应该不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接下来剧情大概就是小亲兵真八爷和佛爷培养奸情,假八爷和尹小姐穷搅浑……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