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中秋贺文】入凡

中秋小甜文一发,私设有,所有ooc的锅都是我的。
祝小天使中秋快乐!!食用愉快!!!



齐桓是一条刚成精没多久的小青蛇,也学着山中化形的精怪来到了人世中生活。

小妖怪初来长沙城,四处游荡了几天,仗着自己能掐会算,也学着街边算命的先生,在一边摆起了摊子——一卦准,不准不要钱。

齐桓别的不会,化成人形也不比普通的健壮男子孔武有力,但这算卦的功夫还是打他是小青蛇的时候,就会的。半月下来,几乎是全长沙城,都知道城中来个诨号铁嘴的铁口直断的小先生。

名气大了,自然也有宵小盯了上来。城中一个开武馆的日本人,非要逼齐桓为他的武馆看风水。

别看小青蛇平时软软糯糯的,可是脾气倔的很,在他还未化形之时,就听说日本人觊觎中华,横行霸道。所以想了一计,巧妙地避开了那前来挑事的武藤。

齐铁嘴化了原形,藏进了长沙布防官张启山的府上,在院中大佛掌心盘着睡觉。

张启山眼力极好,一回府就看见佛像上有东西,走近一看,竟然是一条两指粗细的小青蛇。

那小青蛇刚刚睡醒的样子,红红的信子轻轻吐了两下,跟平时所见的蛇相比,没有凶气就算了还平添了几分呆气。

齐铁嘴看见张启山,就知道眼前坚毅俊朗的军官是不得了的人物,身怀穷奇之魂,命带三味真火。

出于动物的本能,齐铁嘴庆幸自己是原形,要是化了人形,定是会软在张启山强大的气场前。

能认他当大哥吗?齐桓默默的想。

张启山对着望着自己的呆萌小蛇勾勾手指,启唇道:“下来,不然仔细你的蛇皮被我拿来做枪套。”

齐铁嘴快吓尿了,麻溜的爬下来,蹭到张启山脚下,吐了吐信子,逃跑了。

看着呆里呆气的小青蛇,张启山因为公务太多而阴郁的心情,突然变好了很多。

“传我的命令,若有府兵看见那只青蛇,不许打伤。”

副官行了个军礼,领命离开。

第二日,齐铁嘴又开始摆起了小摊。

他算过,今天他命中的贵人会出现。

“算卦了——一卦准——不准不要钱。”齐铁嘴扶了扶圆墨镜,“这位军爷,请留步……”

张启山刚从外面回来,走到这里却被一个算命先生拦下来,漠然道:“不必算了,我不信命。”

齐铁嘴把墨镜拿下来,露出了清澈漂亮的桃花眼,笑出了浅浅的酒窝:“听我说说罢。”

“你们先退下。”张启山摆摆手,对齐铁嘴露出一个微笑:“你要是算的不对,别怪我把你赶出长沙城。”

齐铁嘴心道,你这一天天的,不是要扒我皮就是要敢我走的,命里火旺也不能光烧我一个吧?

“军爷你面相不凡,定是人中龙凤。”

张启山挑眉:“这个张副官也会说,你继续。”

“那有没有人说过您有穷奇之魂呢?”眼前的小先生笑的儒雅淡定,七分仙气,两分人气,一分妖气。

张启山问他:“你想要什么?”

齐铁嘴忙站起来拱拱手,道:“军爷人中龙凤,齐桓一介书生,在长沙城无依……”

“以后你就是我张启山罩着的人。”

张启山撂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齐铁嘴还是被武藤给绑了去,俊俏的小蛇精生生被打成了猪头。

小青蛇开始后悔为什么不跟老虎精学学怎么打架,或者自己托生成一条毒蛇也好啊。

强忍着不让自己因为虚弱化回原形,齐铁嘴也是难受的不行。

反正佛爷快到了吧?

紧闭的大门忽然被打开,霎时猛烈的光线刺得屋内的人睁不开眼,那个强大的男人唇角噙着笑,松了松衣领。

“给我上!”

武藤一声令下,几十名弟子,轮番冲向张启山。

齐铁嘴在上面吊着看着地上和一群人厮杀的张启山。

这哪里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军爷,分明是凶兽穷奇。

东北张家,果然非比寻常,齐铁嘴暗暗吃惊。

明知道佛爷能以一敌百,福大命大,为什么看见他受伤,还是这么难受。

制服了武藤,张启山掷出一刀,砍断了吊着齐铁嘴的那条麻绳。

齐铁嘴心里一时松懈,再也提不起气力支持人形,噗的一声,化回了原形。

张启山半跪在地上,端详着死了一样的小青蛇。轻笑了一声:“原来是你这个小家伙。”



“这麻将到底能不能打了啊?”狗五白了一眼齐铁嘴,“不能打就让位,我们找三娘来。”

齐铁嘴从兜里掏出两张符,放在桌边。搓了搓手:“好了好了!”

打了几圈,等张启山过来接他才下了麻将桌,小算命的手气还真不错,赢了不少,兴致勃勃的给张启山看他赢得钱。

“佛爷,下次老八再出来,千万别让他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有他这样的,刚进来就上香拜,还贴符,烦不烦人呐!”狗五摸着狗,跑到张启山面前愤然道。

张启山冷冷的看了狗五一眼,转身对着齐铁嘴,一脸宠溺:“你把钱还给他们,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小蛇精无辜看着张启山,最后委屈的点了点头,准备掏钱。

“佛爷,我错了,你赶紧带老八走吧……”解九给狗五使了好几个眼色,狗五忙道。

张启山皮笑肉不笑:“你们不会想着下次不带老八玩吧?”

“没有……”狗五扶额。


张府

“今天晚上我让厨房做了莲藕炖猪蹄。”张启山揽过齐铁嘴的腰,“还想吃什么?”

听到美食,齐铁嘴下意识的吐了吐舌头,眼睛晶晶亮亮的:“还有鸡。”

低头吻了吻小算命的嘴唇,张启山轻声问道:“今天晚上要在哪睡?”

齐铁嘴在大佛掌心和佛爷卧房间纠结了半天,刚想开口,唇舌又被张启山堵住。

“你要是敢去佛像上盘着睡,信不信我天天给你灌雄黄酒。”半晌,张启山道。

齐铁嘴连耳尖都红了:“佛爷,那个……”

“说。”

“今天中秋节,能不能再让厨房多做几块蛋黄月饼?”

天际一轮满月,皎洁如盘。
























评论(10)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