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犹记曾相惜(四)

前世今生梗,所有的ooc都是我的锅。

Hades

旌旗猎猎,定北侯陆泽身后数千将士发出一声不怕死的怒吼,催动马匹冲向敌军。

陆泽拔剑挡下来敌方势汹汹破风而来的利箭。

“商国儿郎!冲啊!”

定北侯大喊了一声,他银白的铠甲反射着阳光,即使英气的脸上早就染上血污,他依然像个战神。

仗打到现在,敌方几乎是倾巢出动,三万的将士对上陆泽手中六千兵马。

陆泽不怕折在这里。

他征战沙场,更不怕马革裹尸。

只是遗憾,没能看着小皇帝言笑晏晏的穿上一身大红的喜服。

更遗憾,与小皇帝携手白头人不是他陆长风。

“杀!”

“杀!”

“杀!”

身旁的副将是个年纪轻轻的世家子弟,和小皇帝年纪相仿,却少年老成,武艺高强。

“若是赢了这场仗,侯爷要请我喝三天的酒!”斩敌落马,副将忙偏头对陆泽说。

陆泽看着他晶晶亮亮的眼睛没有说话,提起剑,策马冲了上去。

————————
张启山越看大殿上的壁画越觉得齐铁嘴之前说的有问题,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深。

“老八,你到底在隐藏些什么。”张启山轻轻扣住齐铁嘴的脖颈,“说实话。”

齐铁嘴没忙着求饶,反倒是恃宠而骄一般勾唇轻笑。

“老八要是不说,佛爷可真下得去手?”

张启山松开他,反手揽他在怀,轻声说:“当然舍不得你死。”

“我会把你锁上,你哪里都不要去,只能在我身边。”张启山补充道。

齐铁嘴苦笑,“既然你不信命,我也没什么能跟你说的,你且当个故事听吧。”

陆泽早就对商舆生了情愫,时日一长,积在心里,只增不减。

那商舆年纪尚轻,偶然间得到了一幅裳月公主的画像,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几次提亲未果,恰逢越国遇难,那商舆就逼着陆泽带兵帮越国击退敌军,自己好能赢得美人归。

陆泽自然是不同意,小皇帝气的砸碎先皇最喜欢的玉砚台,又哭又闹,逼得他不得不出使越国进行谈判。

几次硬仗下来,陆泽都扛住了,最后一次,更是险胜。

杀红眼的陆泽丧失理智,带着几百仅剩士兵冲向了越国的边陲小城,开始屠杀百姓。

定北侯像是从地狱来的阴君,所到之处,横尸遍野。

他身边的副将阻拦无功,与他缠斗起来,逼迫他清醒过来。

“然后呢?”副官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眼睛晶晶亮亮的,一脸好奇。

齐铁嘴摆摆手:“自然是回过神来后悔万分,自杀谢罪。他的副将只说他是寡不敌众战死沙场,故意隐去了这件事情。那些百姓也分不出是哪来的军队大开杀戒,得了抚恤金,也都不了了之。事情就压了下来。”

副官当成了故事听,张启山却步步追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齐铁嘴白了他一眼:“你管呢!”

张启山拿他没有办法,齐铁嘴明摆着不配合,他再探下去,也无功。

唤来了其他亲兵,张启山长腿一迈,就要原路返回。

齐铁嘴乐不得张启山打道回府,拍拍屁股就要跟着他们走。

张启山一脸冷漠,推开了贴上来的齐铁嘴,指着他:“不说清楚,你别跟着我。”

张启山就这样,从墓里到长沙,晾了齐铁嘴好几天。

尹新月看他们俩冷战,半夜都偷着乐醒。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