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毛猴

一只等待认领的猴子(*¯︶¯*)

【一八现代AU】我当大魔王的那几年

4-穷逼魔王搬家啦

“张张张张张张总?!”

前一秒还在脑海里模拟讨价还价挑毛病降房租大戏的齐铁嘴,在看见张启山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可能贪不成这小便宜了。

“嗯哼。”张启山似笑非笑的看着背个帆布包的齐铁嘴,道:“请进。”

“这年头姓张的挺多啊……”齐铁嘴摸着后脑勺,尬笑道:“哈哈,我说电话里听着声音那么熟悉呢。张总,这就是你私人手机号呗,我存下了哈哈,下次找您吃饭,哈哈哈。”

张启山嗯了一声,故作不经意道:“下班路上,听见你们红主管说你早退要扣你工资。”

齐铁嘴像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当场,明明他已经跟狗五说好了,让狗五帮忙看着点,跟他信誓旦旦满口完全OJBK的死狗到底有没有办人事?!

“没事的,劳动法规定不会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张启山破天荒的笑了笑。

我他妈……齐铁嘴咬咬牙,马上换上了一副谄媚的嘴脸:“佛爷,我这经济状况您也知道,先前跟霍锦惜合租,也是因为想省点房租……”

张启山点头:“我懂你的意思,之前我想的是把房子全都出租出去,但是你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我倒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张启山的靠谱程度,齐铁嘴倒是相信,他问道:“什么主意?”

“房租减半,条件是,咳,因为工作原因,我会偶尔回来住。”

齐铁嘴笑得跟个狗尾巴花一样顽强又富有活力,他道:“可以呀!您就把这当成自己的家!”

张启山皱眉,感觉这话好像有点不对。

看过了房子,齐铁嘴心里小算盘打的叮当直响。

现在的房租,比他跟霍锦惜合租还便宜了一半,而且室内装修和家具电器、所处地段也都比之前的房子好了不止一个层次。

如果房东不是张启山,他几乎就要以为自己要不是就是遇见了骗子,要不然就是租到了凶宅。

这叫什么?

这叫阳光照进现实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张启山皱眉道。

齐铁嘴道:“没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张启山想了片刻,最后吐出三个字:“憋回去。”

齐铁嘴:“哈哈哈哈哈哈嗝。”

然后齐铁嘴就打了小半宿的嗝。



“齐铁嘴那个二傻子。”霍锦惜捧着一杯咖啡,跟二月红吐槽道:“现在得意的快上天了,真以为张启山是什么好相与的。”

二月红道:“他什么时候搬家?”

霍锦惜翻了个白眼:“搬啥,张总那设施一应俱全,他拎包入住就成。”

二月红点头:“也是,他也没什么家当。”

“两三套衣服换着穿,还有就是那个总死机的破笔记本。”霍锦惜道:“他这么一走我还有点舍不得。”

二月红低头笑道:“他本质不坏,是个好孩子。”

霍锦惜道:“他去了张启山那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我心里总觉得要发生些什么。”

二月红手机响了两下,对她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霍锦惜眼力极好,瞟见陈皮的微信昵称出现在二月红手机屏幕上,只好无奈放人。

张启山隔着玻璃看着一趟一趟里里外外进进出出的齐铁嘴,忍不住问道:“帮你叫个保洁?”

齐铁嘴顶着个沾灰的大花脸,颇质朴的一笑,摆手道:“不用,您有那钱,不如雇我呢。”

张启山语塞,心道上下五千年,没有一个魔王扣门扣的这么接地气的。

还是人界教育的好。

“这房子我不常住,积了些灰。”张启山想了想迈着长腿给齐铁嘴带过去一包湿纸巾。

齐铁嘴接过湿纸巾,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他看着张启山,笑道:“佛爷,你私下里还挺亲民。”

张启山唔了一声,正直的好像从来没克扣过齐铁嘴的奖金和工资,也没有威胁过霍锦惜他们……

齐铁嘴又要说些什么,眼前却一阵晕眩,堪堪抓住桌角,才免于四脚朝天摔倒在地。

张启山连忙扶住他,抬起右手自掌心飞出两束金光,彼此交织,汇成这座城市小小的模型。肉眼可见的黑气,从城市中心蔓延,已经浸染了三、四个街区。

“这??这是什么?”齐铁嘴瞠目结舌。

“没什么。”张启山面色凝重,伸出食中二指在齐铁嘴眉心轻轻点了一下,“你睡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一身黑衣的男子在街边静静地坐着,几个年轻洋溢的姑娘远远的打量着他的样貌,胆子大一些的甚至拿出了手机偷拍。

黑衣男子循着视线望去,英俊深邃的面容透出一丝冷酷与邪气,吓退了偷拍的姑娘。

“有什么好拽的。”姑娘低声抱怨了一句,却用余光看见了好像有一团黑气缭绕在男人身边,不由得叫上同行的姐妹快步离开。

“你又看见什么了!总是神神叨叨的,服了你了。”

黑衣男子看着广场上的巨大电子时钟,食指在腿上敲着点。

直到冰冷的刀刃贴上脖颈。

“佛爷来的比我想象的要晚啊……”

黑衣男子缓缓开口,他微微侧过头,那是一张和齐铁嘴一样的脸。

张启山画出一道结界,将二人与人潮涌动商业街隔开。

“佛爷,好久不见。”‘齐铁嘴’勾唇轻笑,眼角唇畔皆与千百年来张启山日夜心中勾勒的形象并与二致。

甚至更加形象鲜活。

没人比眼前的‘齐铁嘴’更贴近张启山心中所想。

“你不配顶着跟他一样的脸。”张启山咬牙劈出一道光刃,光刃所及之处金光闪耀,将围绕与‘齐铁嘴’身边的黑气悉数斩开,最后将活生生的‘齐铁嘴’劈成两道残影。

糟糕,中计了。

张启山忍下满嘴血腥收回结界,迅速拨通了张日山的手机,铃声响了好一会,张日山才接通。

“日山,你快去齐桓那里!”

张日山一记飞腿踢开与他缠斗的小妖,抽空对着电话喊道:“我被西陵的杂妖困住了,一时半会儿过不去!”

一阵打斗声传来,再听就是一阵忙音了。

张启山心跳的飞快,拼命的往家里赶去。

你可,千万不要出任何事情啊……

评论(6)

热度(59)